姐妹兄弟劇情介紹

1-6集
姐妹兄弟劇情介紹

姐妹兄弟第1集劇情介紹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神州大地到處都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改革浩蕩的春風也來到了寧州。東方機械廠的大禮堂里,正在召開改革表彰大會,青年突擊隊代表宋建國胸戴大紅花正在臺上慷慨陳詞,沒想到翻開講稿卻是一張胡涂的漫畫,他急中生智,索性即興演講起來,沒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坐在他身后的廠長老爸宋子堂帶頭鼓起掌來,全場掌聲雷動。這一幕正好被趕來的唐家二女兒小雪看到。

  小雪到鍋爐房幫老爸唐獻民推拉煤車,唐獻民本是廠里的高級工程師,因為政治原因淪為了廠里的鍋爐工。唐家大女兒宋小雨是一名歌舞團的舞蹈學員,她擁有驚人的美貌和出色的舞姿,號稱寧州第一大蜜,熱愛自己的專業,而隊長張小兵覬覦她的美貌,竟然趁指導她跳舞的機會占她的便宜,不堪受辱的小雨當場憤然離去,好友程潔勸她忍耐。剛回城就翻墻進來的宋家長子長青來偷偷找自幼青梅竹馬的小雨,不料被看門大爺發現,勒令他馬上翻墻出去。 大會結束后,唐獻民還在對兒子諄諄教誨,不料宋建國支吾了他幾句,就撒腿跑走了。這時,廠里的人員向他匯報,唐獻民不肯出山復職,堅決要求宋子堂親自給他道歉,而廠里的德國設備卻是非唐工不可。

  宋建國手下的弟兄小旺跟別的幫派頭頭麻三爭風吃醋惹了麻煩,宋建國二話沒說帶著人去找對方,兩幫人眼看就要打起來。小雪給爸爸準備了好酒好菜, 小雨在街上聽到了長青的歌聲,激動萬分,久別重逢的二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她打開暗門,偷偷把長青帶回了團里的宿舍。程潔在門外給他們放風。正當長青飽含深情地給小雨朗誦詩歌的時候,程潔來報告建國帶人去和別人打架的消息,聞訊趕去的長青在走廊里碰到了張小兵。眼看兩伙人一觸即發的時刻,長青趕到了。 張小兵在宿舍里逼問宋長青是誰,并且用能否轉正威脅小雨。 宋子堂親自到鍋爐房找唐獻民談心,希望他出山,不料碰了一鼻子灰。唐獻民對他愛理不理,要求他必須以個人名義在全廠職工大會上給自己道歉。宋子堂對他的固執惱羞成怒,拂袖而去。宋子堂的妻子古月梅去食堂打飯,遭到食堂賣飯的唐獻民的妻子周麗萍的冷語,原來周麗萍原先是中學老師,正因為宋子堂的出賣,才受牽連淪落到工廠食堂賣飯,兩人言語不和,大吵了起來。唐工聞訊趕來,把兩人拉開。

  宋家哥倆兒回到家,宋建國堅決反對他哥和唐小雨談戀愛,結果被回到家的媽媽古月梅聽見了。古月梅追問兒子,得知真相氣得差點暈過去,兩家的恩怨絕對不允許他們相愛。唐家那邊,回到家的小雨也一樣遭到小雪的質問,她覺得姐姐不該和宋長青來往。

姐妹兄弟第2集劇情介紹

  唐獻民下班回到家,勸妻子以后不要再和古月梅吵架,自己和宋子堂之間的恩怨和他老婆沒關系,小雨也勸媽媽不要為難古阿姨,周麗萍一聽他們的話更來氣了,大吵大鬧起來,一家人不歡而散。小雨去勸媽媽吃飯,周麗萍讓女兒好好奮斗,為自己將來能揚眉吐氣。

  宋家家宴上,宋子堂給宋長青訓話,訴說著自己為給他弄一個進紅星棉紡廠的指標,是多么不容易。宋建國希望老爸能讓他當供銷科當科長,沒想到父母都不同意。晚上宋家哥兒倆談心,建國告訴追小雨的人很多,讓他知難而退。

  宋建國來到廠里,把馬科長風風火火地推進辦公室里,還把正在辦公室辦公的人給推了出去,然后神神秘秘地東西拿了出來,馬科長還以為是撲克牌,表示沒興趣,在宋建國的再三要求下馬科長打開,發現是他最喜歡的外國女人裸照,一下子興奮起來。宋建國見狀,趁機要求馬科長一定把供銷社空缺的那個位置給他留著。馬科長表示只要宋建國把他爸爸宋子堂搞定,供銷科的那個空位置就是他的,宋建國覺得自己穩操勝券。

  唐小雨跟程潔氣沖沖地走進排練室,劉雯雯已經穿上了唐小雨的演出服在練功,唐小雨質問劉雯雯憑什么穿自己的衣服,劉雯雯要唐小雨去問張小兵。唐小雨問張小兵為什么不讓自己跳吳瓊花,張小兵表示在歌舞團里,誰演吳瓊花自己說了算。張小兵故意讓劉雯雯跳起來,還大聲夸贊她跳得好,來氣唐小雨,小雨憤然離開排練室。

  宋長青回到家,他媽媽開始給他張羅相親的事,宋長青根本沒興趣,勸媽媽不用費心自己會找對象。他來到唐小雨家,周麗萍接待了他,看到他非常冷淡,宋長青討好,拿出了自己為唐獻民治哮喘用的好不容易搞到的野生天麻,沒想到周麗萍連門都沒讓他進,一番冷嘲熱諷把他轟了出去。正要離開的宋長青在樓下遇到了剛下班回家的唐小雪,唐小雪非常冷淡,警告他離小雨遠一點兒,小雨前程遠大,他一個修地球的配不上。宋長青滿懷信心的告訴唐小雪,總有一天她得叫自己姐夫,請她把野生天麻捎回家就離開了,唐小雪認為不要白不要,便拿著野生天麻回家了。

  程潔正在排練室里排練,盛氣凌人的劉雯雯把程潔推開,表示這個地方是自己的專屬地盤,程潔氣不過,跟劉雯雯爭執了起來,唐小雨幫程潔把劉雯雯挖苦了一頓,剛要和程潔離開,氣壞了的劉雯雯提出要跟唐小斗舞,唐小雨欣然接受挑戰。劉雯雯根本不是小雨的對手,當眾出了丑,跌倒在地。唐小雨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可是張小兵把她叫到自己的辦公室,告訴她斗舞贏了沒用,會做人才行。讓他答應和自己交朋友,否則一輩子出不了頭。小雨告訴他自己晚上在廣播站值班。

  宋建國硬拉著劉曉旺來到醫院,要劉曉旺冒名頂替抽血,劉曉旺表示自己血小板低,容易暈血,可宋建國還是強行要求劉曉旺抽血,正巧被當護士的唐小雪撞見。唐小雪帶了口罩,遮得嚴嚴實實,宋建國根本沒認出她來。取化驗結果的時候,唐小雪故意嚇唬他們,驗血的人得了白血病,這把宋建國和劉曉旺都嚇了一跳,劉曉旺驚嚇之下說了實話。唐小雪摘下了口罩,拆穿了他們的把戲,見到原來是唐小雪,宋建國十分吃驚。宋建國表示自己是為了工作調動才做假報告的,請唐小雪成全自己,什么事兒他都答應唐小雪,唐小雪讓他告訴他哥宋長青別再纏著她姐。宋建國笑了,他滿口答應。

  宋子堂又來找唐獻民,兩人促膝談心,宋子堂對目前唐獻民的處境表示心疼,唐獻民再次問他是否曾經出賣過朋友,宋子堂矢口否認,這讓唐獻民十分失望,起身離去,決定不再跟宋子堂廢話。

  宋子堂在辦公室里回想當年的一幕幕往事,他認為自己作為一個老黨員,向黨組織如實匯報,根本沒有任何捏造的成分,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不明白唐獻民為什么就是不肯原諒自己。宋建國來到宋子堂的辦公室,把虛假的驗血報告交給了宋子堂,表示自己血小板太低,不能再在鑄造車間干了,必須調動,宋子堂指責他思想覺悟太低,要他別再想工作調動的事兒,教育他作為軍人的兒子,堅決不能當逃兵。宋建國氣壞了,一言不發。

姐妹兄弟第3集劇情介紹

  張小兵還以為小雨改變了心思,果然在晚上來到了廣播室里找唐小雨。張小兵對唐小雨深情告白,要唐小雨答應轉正之后就跟他好,沒想到唐小雨偷偷地把廣播給打開了,歌舞團的人通過大喇叭聽到了張小兵的無恥的話,都悄悄的來到廣播室外看熱鬧。當張小兵想要欲行不軌時,唐小雨告訴他外邊有人,張小兵覺得不可能,唐小雨打開門,張小兵看到外邊黑壓壓的人群傻臉了。唐小雨當眾宣布,請歌舞團的人做個見證,假如有一天她演不成吳瓊花,那就是張小兵求愛不成,公報私仇,張小兵丟盡了臉,灰溜溜地走開了。

  宋建國為了實現自己調動的計劃,回到車間,一橫心把自己的胳膊放進了正在運轉的機器。古月梅見兒子因工受傷,強硬的要求宋子堂趕緊給宋建國調到供銷社去,宋子堂看出這不過是宋建國的苦肉計,氣憤離開。唐小雪負責給宋建國打針,宋建國在言語上討好她,并告訴她自己手上的傷是自己為了能夠順利調動工作故意弄傷的。

  宋長青裝傻用計成功地把跟自己相親的崔小莉氣走了,開心的帶著唐小雨還有程潔騎自行車到江邊玩兒,不料被暗戀小雨的高干子弟裘正宇開車跟蹤。小雨他們三人說說笑笑特別開心。宋長青一本正經的給唐小雨和程潔朗誦自己創作的詩歌,深深打動了兩位少女的心。唐小雨面對自己的戀人,載歌載舞,宋長青情不自禁跟唐小雨一起配合跳起紅色娘子軍,躲在暗處的裘正宇把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如刀絞。他跑到醫院向宋建國訴苦。宋建國鼓勵他去找宋長青決斗,裘正宇沒有底氣,苦著臉說自己不會寫詩,宋建國建議他馬上開始學,裘正宇決定執行計劃。

  因為相親出丑,宋子堂回家訓斥了宋長青一頓,宋長青根本不服,把宋子堂氣壞了。古月梅和宋長青談心,可兒子鐵了心,就是要娶小雨。古月梅看老伴兒長吁短嘆,問他是不是在廠子里有什么不順心的事情,宋子堂告訴古月梅,自己已經放低了姿態,多次去請唐獻民出山,可唐獻民就是不肯原諒他,非要他公開道歉,現在連組織上的領導都一直在追問他跟唐獻民在“文革”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領導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們可以從中調解,古月梅覺得他應該拿出誠意來。宋子堂卻表示如果組織上的人插手,性質就變了,認為這件事只有他跟唐獻民兩個當事人才能解決,讓她不要管。

  唐小雪從宋建國那里得知唐小雨和宋長青光天化日下約會還摟摟抱抱的,下了班后便氣沖沖地來到歌舞團找唐小雨,質問她這是不是真的,唐小雨見抵賴不過,勇敢承認了自己就是跟宋長青好上了,唐小雪認為唐小雨這是自甘墮落的表現,要姐姐想想父母的感受。姐妹倆正在吵吵,程潔來叫小雨。

  原來裘正宇熬干燈油終于憋出了一首情詩,他托劉雯雯幫忙把詩轉交給唐小雨,劉雯雯見這么多人追小雨,滿心嫉妒。劉雯雯不但沒有轉交,還當眾把這首情詩念了出來。羞憤的唐小雨指責劉雯雯不道德,劉雯雯故意夸張的繼續念,這時潑辣的唐小雪上來搶過信扔到了劉雯雯的臉上,大罵了她一頓,不甘示弱的劉雯雯和她對罵起來。唐小雨急忙把唐小雪給拉走,要她以后別再來歌舞團,聽到屋里的劉雯雯還在不罷休的罵姐妹倆是破鞋,小雪告訴姐姐,這就是跟宋長青好的后果,說完憤然離開。

姐妹兄弟第4集劇情介紹

  為了緩和兩家勢不兩立的局面,宋子堂在古月梅的勸說下決定找唐獻民好好談談,并且送去落實政策分的房子的鑰匙。可走到鍋爐房門口,宋子堂一想起唐獻民的那付倔脾氣,又不肯進去了。無奈之下古月梅只好出面從中說和,唐獻民見了古月梅態度溫和,古月梅趁機拿出了鑰匙,希望唐獻民跟周麗萍搬進新居,以此緩和兩家尖銳的矛盾沖突。不料唐獻民猜到是宋子堂讓古月梅來的,堅決不肯接受,古月梅只好代替宋子堂給唐獻民道歉,唐獻民表示他只接受宋子堂的親自道歉。門外偷聽的宋子堂十分生氣,斥責唐獻民太過分了。

  回到家后,宋子堂余怒未消,覺得唐獻民頑固不化,古月梅卻站在公正的立場上,指出唐獻民如今的遭遇全是因為他的揭發,宋子堂辯白自己當年做的對,還要強辯,強調就是自己不去揭發他,別人也會去的。古月梅不愿再和他爭論,做飯去了。

  自從發生“情詩”事件,張小兵自以為抓住了唐小雨的把柄,他把小雨叫到辦公室,以她違反紀律為由,宣布不再讓她扮演吳瓊花。唐小雨越想越氣,還以為情詩是宋長青寫的,打電話找宋長青,可接電話的是古月梅,嚇得唐小雨馬上掛了電話。一會兒,唐小雨又打來了電話,宋長青接到電話,聽說她有急事宋長青立馬出了家門。古月梅悄悄騎車跟在了宋長青的身后。

  宋長青來到河邊和唐小雨見了面,小雨質問他為什么要給自己寄情書來,鬧得滿城風雨,宋長青覺得莫名其妙,自己從來沒給她寄過信,唐小雨覺得自己錯怪了長青,兩人又和好了。此刻古月梅突然出現在宋長青和唐小雨面前,讓宋長青到一邊待著,她要單獨跟唐小雨說幾句話。古月梅柔中帶剛的告訴唐小雨,她跟宋長青不合適,兩家勢如水火,雙方家長不可能同意他們的婚事,長痛不如短痛,不如盡早分開。唐小雨表示即便分手,也是長青親口告訴他。說完她就不顧長青的阻攔,騎車離開。宋長青想去追,被古月梅攔了下來。回到家中,古月梅苦口婆心勸兒子放棄,如果他再不聽勸,就把這事告訴宋子堂。 

  宋建國和哥兒們在一起喝酒,嘲笑裘正宇沒本事,追不到自己喜歡的女人。裘正宇不服氣,讓他露一手給弟兄們看看。宋建國夸下海口,自己嗅蜜有一手,不管是誰,他保證手到擒來,沒想到裘正宇要他去嗅唐小雪,大家起哄,宋建國答應一天拿下小雪。為了不在兄弟們面前丟臉,宋建國來到醫院找唐小雪,以共同想法拆散唐小雨跟他哥宋長青為借口,騙她晚上到包子鋪去。 

  晚上,就在弟兄們嘲笑宋建國吹牛皮時,唐小雪姍姍來到。宋建國自己也沒想到,大家對宋建國伸出了大拇指。小雪聽到眾人在另一桌議論她姐妹倆的樣貌和身材,便大方地把他們叫到了同一桌,她豪氣沖天地地和他們大碗拼酒,最終喝倒了自己。等她醒來時,已被送到醫院掛水,宋建國陪在她身邊。 

  張小兵因求愛不成,對唐小雨處處刁難,還要在團里以小雨為重點抓學員談戀愛的典型。為了唐小雨能夠在歌舞團好過一些,程潔好意提醒她該妥協的時候妥協,唐小雨蔑視張小兵卑鄙的人品,堅決不肯妥協。

姐妹兄弟第5集劇情介紹

  醫院里的同事見宋建國送回并且照顧醉酒的小雪,懷疑他倆搞對象。小雪立即否認,自己絕對看不上他。裘正宇十分佩服宋建國的嗅蜜本事,向他討教。宋建國讓他模仿長青的筆跡寫信。宋建國以大哥的名義跟唐小雨定下晚上六點準時在白屋西餐廳約會,小雨不知是計,精心打扮,準備赴約。另一邊宋建國讓裘正宇趕緊模仿大哥的筆跡寫信,裘正宇擔心這么干不合適,宋建國取笑他膽小。酒醒后的小雪又來找建國,要他說話算話,務必三天內拆散他哥和她姐,宋建國讓她放心。

  唐小雨準時來到白屋西餐廳,只見到了宋建國和裘正宇。宋建國嚴肅的告訴唐小雨他哥沒來,托他轉交一封信,他就把那封裘正宇模仿宋長青筆跡寫的信拿給唐小雨,唐小雨看過后臉色難看。宋建國又語重心長地把兩家的恩怨講了一遍,迫于家庭的壓力太大,宋長青這次是下定決心要和她分手,已經再三保證向父母保證絕對不再和她來往。唐小雨起初不感相信這是真的,但是架不住宋建國的一番信誓旦旦,唐小雨信以為真,悲痛欲絕,接受不了跑走了。裘正宇趁機抓住建國給他創造的機會,追上去表示關心,結果被拒絕了。

  瓢潑大雨中,從外邊回來的宋長青發現唐小雨站在自己家樓下,他不知發生了什么,唐小雨質問他為什么要讓宋建國轉交他寫的絕交信,宋長青猜到一定是建國從中搞鬼,再三解釋自己絕不可能給她寫絕交信,只會寫一輩子的情書,唐小雨明白自己錯怪了他。長青送小雨回到宿舍,不想這一幕被劉雯雯看到,劉雯雯向張小兵告了密,張小兵帶著保衛處的人火速沖進了小雨的宿舍,正巧撞見唐小雨跟宋長青深情擁抱的一幕,張小兵氣急敗壞,說他倆犯了流氓罪,命令保衛處的人把唐小雨和宋長青兩個人關了起來。張小兵對小雨破口大罵,嫌她不自重。

  宋建國接到消息,立馬帶著裘正宇來跟張小兵談判。因為早年張小兵的父親曾經是裘正宇父親的手下,如今裘正宇的父親成了軍代表,張小兵的父親也成了文化局的局長,因此裘正宇和宋建國才打著老父親的旗號來忽悠張小兵,討個人情。張小兵對倆人的話將信將疑,可本想打電話求證,可倆人咄咄逼人,張小兵只得做出了讓步,表示宋長青可以走,但是唐小雨得留下。事到如今,撈到一個算一個,裘正宇只得警告張小兵小雨是自己喜歡的女人,讓他小心,否則后果自負。

  宋長青被救出來后,不放心唐小雨,被宋建國和裘正宇強行帶走。宋長青根本不領建國的情,反過來追究他們挑撥自己和小雨的關系。宋建國和宋長青說了實話,今晚如果不是裘正宇利用他父親的老關系,大哥明天一早就會因犯流氓罪而被送到警察局,宋長青沉默了。建國帶長青到包子鋪,還是勸他和唐小雨分手,可宋長青不為所動,宋建國十分生氣,旁觀的裘正宇卻非常同情宋長青的遭遇。

  雖然程潔代替小雨寫了檢查,但還是遭到了團里留團查看的嚴重處分。聞訊趕來的周麗萍和小雪心急如焚,問小雨發生了什么事兒,唐小雨一言不發,跑開了。知道真相的小雪追上唐小雨,指責她跟宋長青的事兒鬧得滿城風雨太丟人,沒想到唐小雨卻表示就算團里要開除她,她也要跟宋長青好。見小雨如此癡情,唐小雪可憐姐姐,只得好言安慰。

  周麗萍大鬧張小兵的辦公室,要為女兒討個公道,張小兵舉證唐小雨生活作風有問題,周麗萍不相信,張小兵告訴她,和小雨談戀愛的是宋長青,正要大吵大鬧的周麗萍一下愣住了。

姐妹兄弟第6集劇情介紹

  周麗萍氣沖沖地來到宋家找宋長青算賬,古月梅攔住她,宋子堂被驚動了,周麗萍破口大罵宋長青臭流氓,勾引自己的女兒,宋子堂根本不信,要長青說實話。這時,門口擠滿了看熱鬧的鄰居,宋長青點頭承認,自己跟唐小雨的確好上了,一直瞞著家人。宋子堂聽后,老臉掛不住,大罵兒子,還摔東西砸宋長青,被古月梅攔了下來。

  唐小雪到歌舞團找劉雯雯單挑,問她是不是故意敗壞姐姐的名聲,劉雯雯承認了。唐小雪飛快拿出一把菜刀抵住了劉雯雯的臉,她威脅劉雯雯,如果再敢這么做,她就劃花劉雯雯的臉,還要挑斷劉雯雯的手筋和腳筋,劉雯雯嚇壞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當晚,宋家緊急召開家庭會議,面對全家的壓力,宋長青態度很明確,認為自己跟唐小雨相愛和別人沒有關系,所以絕不分手,宋子堂堅決不同意,以死相威脅。而唐家,唐獻民怪女兒瞞著自己和仇人的兒子談戀愛,唐小雨表示宋長青是自己的初戀,她非長青不嫁,但唐獻民也表明了自己的意見,為了自己的尊嚴,也為了整個家庭考慮,命令唐小雨必須跟宋長青分手。

  晚上,張小兵正在辦公室自娛自樂,唐小雪大搖大擺的走進來,替姐姐給張小兵賠了個不是,求他能給唐小雨一個改過的機會,并說張小兵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張小兵見唐小雪如花似玉,就對她起了歪心,對她動手動腳,沒想到唐小雪狠狠踢了他的要害,他痛苦地蜷縮起來。唐小雪臨走警告張小兵,以后膽敢再欺負小雨,和他拼命。

  宋長青放心不下小雨,找程潔了解情況,得知小雨現在道具室管理道具,還不能去排練室練舞的遭遇,十分著急。為了讓唐小雨能夠重返舞臺,宋長青到歌舞團去找王團長。原來王團長的兒子,跟宋長青一樣都是剛返城的知青,現在還沒有找到工作,宋長青把自己紅星棉紡廠上班的名額,送給了王團長,和他做了一筆交易。宋建國被馬科長派往廣東簽合同,他來到吳婷婷的公司,發現吳婷婷正被一大堆男人拿著刀圍著要賬,眼看吳婷婷寡不敵眾,這時宋建國急中生智,突然竄出來,搶過刀抵住了吳婷婷的脖子,裝成也是來要賬的,趁機把吳婷婷帶進了里面的房間,反鎖了房門。然后告訴吳婷婷自己是來幫她的,隨后帶著吳婷婷一起跳樓離開。吳婷婷請宋建國吃飯,覺得他很機靈,加上宋建國剛剛救了自己,便爽快地跟宋建國簽了合同。

  宋子堂得知宋長青把紅星棉紡廠的名額送給了別人十分生氣,古月梅也十分吃驚。可宋長青認為為了唐小雨轉正,自己這么做非常值得。失望透頂的宋子堂給兒子出了一道選擇題,要么選擇跟唐小雨分手,要么選擇滾出家門,宋長青默默收拾東西離開了家。來到劉曉旺的包子鋪借住。

  唐小雨得知長青為自己做的一切,跑到劉曉旺的包子鋪里,勸宋長青把紅星棉紡廠的那個名額要回來,宋長青表示只要她能夠轉正,他這么做就無怨無悔。這時,從廣州回來的宋建國也知道了哥哥的事,來到劉曉旺的包子鋪里找宋長青,被程潔堵在了門口。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