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是個技術活劇情介紹

1-6集

職場是個技術活第1集劇情介紹

  

  許諾在男朋友張遠家準備晚餐,張遠偷偷打開了其電腦。公司里,趙天成說迪歐研發的新品韓妍跟蘭真研發的新產品配方一樣,認定是許諾賣了配方。許諾百口莫辯。許諾去找張遠,卻發現人去樓空。

  另一邊,沈志澤跟母親、迪歐的董事長路宇紅表示,既然他已經按路宇紅的意思拿到了配方,自己可以離開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了。許諾去迪歐直接對峙沈志澤,許諾追到車庫,攔住沈志澤想要回配方,這時許諾才知道,是張遠設計了自己。

  許諾向趙天成要了三天時間,決定追向雪山,去找沈志澤。許諾連夜爬上雪山,因為體力不支被小雨照顧。雪山一角,許諾再次跟沈志澤對峙,要求沈志澤交還配方。

  情急之下,許諾拿刀挾持小雨,許諾在沈志澤下跪之后放了小雨,一個人傷心前行。沈志澤在小雨的勸說下追上許諾,沒想到,卻發生了雪崩。

  三天前的許諾怎么也不會想到,一系列的打擊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三天前,許諾和張遠還是一對親密的戀人,張遠從大學開始便是許諾心中的白衣少年,許諾對他特別依戀,兩人一起工作多年,許諾發現最近張遠態度有點不一樣,便猜測自己的愛人會跟她求婚,心情特別愉悅,自己特意在房間做了大餐,對即將發生的事滿懷期待。男友卻支支吾吾的,求婚的事閉口不提,并支使許諾去買生煎包,順便竊取了許諾包里關于新產品配方的文件。許諾還毫不知情。

  許諾是化妝品公司蘭真的一名銷售,這次產品的配方只有她和老總趙天成知道。就當許諾滿懷憧憬的想著和自己的男友出去旅游的時候,趙總卻將一摞材料摔在了她面前,質問她為什么他們的競爭對手迪歐的新產品韓妍的配方和蘭真新產品的配方一樣,懷疑她吃里扒外,轉賣公司商業機密,許諾百口莫辯。想起昨天的張遠慌里慌張的一幕,許諾心知肚明這是張遠干的,顧不上難過,氣勢洶洶要找張遠對質,卻發現早已人去樓空。

  這邊,沈志澤意氣風發的開完了發布會,完成了董事長也就是沈母交給的任務,條件就是希望母親可以放他一馬,與余曼妮解除婚約,去追尋自己的愛人宋小雨。他根本不喜歡這種為了家族利益而安排的結合,毅然辭去了工作,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留下沈母淚流滿面。

  許諾心急如焚,到處給張遠的朋友打電話,卻得到了他早已辭職的消息,萬念俱灰。跑到了迪歐公司追上了沈志澤,要求他歸還蘭真配方,并指責他說,這種做法是不道德的。沈志澤不以為然,他認為這就是一場交易,還冷嘲熱諷說,許諾和張遠的感情不如配方值錢。許諾無奈跪下求沈志澤,卻被沈志澤冷漠拒絕,揚長而去。遠處的林凡將這一幕盡收眼底,動了惻隱之心,跑過去問傷心難過的許諾是否需要幫助,并告知她說,沈志澤這一去便不會再回來。憤怒難耐的許諾一聽,不死心的隨便開了一輛車便追了出去。不料外面下著大雨,自己又著急,撞上了路邊的綠化帶,終究沒有追上。

  許諾向趙天成請了假,決定追向雪山,連夜爬上了雪山,體力不支被小雨照顧,雪山腳下,許諾繼續和沈志澤對質,要求歸還配方,沈志澤雖然承認他們的做法確實有點不道德,不光明,卻認為職場猶如戰場,只有輸贏,沒有對錯。善解人意的小雨替沈向許諾道歉,卻被逼急了的許諾抽出刀子相威脅,要求沈志澤跪下,為了愛人的安全,沈澤志跪在了許諾面前,許諾于心不忍,說她和沈志澤不是一類人,不會為了利益觸犯底線,做背信棄義的人,獨自一人揚長而去,一點也沒有意識到即將到來的危險,風雪將至,沈志澤在小雨的勸說下追上了許諾,沒想到發生了雪崩。

職場是個技術活第2集劇情介紹

  

  許諾被大雪掩埋,沈志澤不顧個人安危,緊急將許諾救出,并為她發射了求救信號彈,想到小雨還是孤身一人,沈志澤轉身去救小雨,留給了許諾模糊中漸遠的背影,昏迷的許諾仿佛又回到了大學時期和張遠的美好時光,也仿佛等來了張遠的求婚。

  迷糊中睜開了雙眼,看到了一臉笑容的閨蜜和面無表情的趙總,許諾哀求趙總說公司的損失她會承擔,只希望不要為難自己的家人。趙總恨鐵不成鋼,告訴許諾說,他已經和迪歐協商了,迪歐的新產品韓妍馬上不會投產,卻已經注冊,意味著蘭真也不能投產,還是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他要求許諾再給他干三年,而且工資扣百分之八十,獎金也沒有。但這對許諾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損失降低了不說,工作也保住了。于是欣然應允。

  沈志澤留在雪山還沒有回來,因為自己的一時猶豫,救了許諾,小雨卻失蹤了,心中難過,愧疚,每日寢食難安,發誓一定要將小雨找到。

  經歷了一些事,許諾仿佛重獲新生,三年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公司,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下,蘭真也不是原來的蘭真,銷售額,業績蒸蒸日上,逐漸有趕超迪歐之勢。迪歐的發展卻遇到了瓶頸,余曼妮能力有限,連年來公司虧損巨大,銷售額直線下降。在董事長和林凡的一次談話中,董事長交給了林凡一張診斷書,原來是得了胰腺癌,董事長表示自己時日不多,想讓林凡將沈志澤叫回,以解公司危機。

  三年來。沈志澤癡心一片,一直在尋找小雨,一次次的希望變成了一次次的失望,自己也從當年風流倜儻的總裁變成了現在衣衫不整,胡須拉茬的大叔,雖然客棧大哥多次卻說沈志澤想開點,人已經回不來了,沈志澤卻絲毫不為所動。林凡去雪山找到了沈志澤,感嘆于他的變化,也跟他將公司的狀況一一匯報,沈志澤萬念俱灰,讓林凡自己回去,林凡不得已拿出沈母的診斷單,沈志澤才下定了決心。

  蘭真一直想拿到徐飛飛的代言,迪歐也一直當仁不讓,兩家為此你爭我斗。

  沈志澤最終還是放不下母親,跟林凡回了公司,此時的迪歐內部一派散沙,員工們一點士氣都沒有,當他們看到久別的沈總回來后,都驚呆了,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猥瑣的大叔便是他們曾經瀟灑,意氣風發的沈總,引起了轟動,大伙也預感到他們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母子相見,萬千感慨,迪歐是沈母一生的心血,眼看著公司越來越不行,只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沈志澤身上,希望他可以重振迪歐。沈志澤召開了部門會議,表示之前的情況全部翻篇,不論是銷售額下滑,還是賬目不清等等狀況一概不提,并希望員工可以和他共進退,一起在將迪歐做起來。并表示找徐飛飛代言的事情也會全力以赴。

  迪歐和蘭真都在為徐飛飛的事暗暗使勁,余曼妮以家鄉的美食為誘惑討好徐飛飛,而許諾則扮作工作人員,借口討論保養之道而推薦蘭真的面膜,取得了徐飛飛的信任。

職場是個技術活第3集劇情介紹

  

  許諾一邊幫徐飛飛敷面膜一邊嘴甜討好,順勢道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剛拿出合同就被一旁的經紀人警惕的打斷,沒曾想之前許諾的一番鋪墊讓徐飛飛對她印象極好,笑著說自己會考慮。

  余曼妮對沈志澤邀功表示徐飛飛的經紀人收了她的好處,必為她所用。豈料突然收到經紀人消息,說是徐飛飛比較傾向于蘭真。這時沈志澤出馬顯現出商人的本性,各種珠寶加一張空頭支票,即使見多識廣的徐飛飛也招架不住的當場答應。

  余曼妮被沈志澤的霸氣所折服,眉飛色舞的像沈志澤的媽媽形容當時的場景。沈志澤送余曼妮回家時明確表示自己并沒有忘記摯愛小雨,而固執的曼妮表示自己并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兩人各有所思的在車中沉默不語。

  另一邊以為勢在必得的許諾和閨蜜瑞瑞閑聊起徐飛飛的八卦,道出這段時間跟蹤徐飛飛的艱辛,表示辛苦終有收獲。沒曾想到收到風,徐飛飛已經準備簽約迪歐,許諾捏緊雙拳表示自己準備發大招。

  第二天許諾一早攔截徐飛飛的保姆車,并對阻撓的經紀人拿出一疊照片,原來這些都是徐飛飛與秘密戀愛小男友的私密合照。徐飛飛本以為是來敲詐的許諾居然拿出另一份新合同,原來是細心的許諾把小徐飛飛十一歲的男友帝倜也安排進了廣告片中,并準備打造新一代的國民cp,讓廣大群眾接受如此跨越年齡的愛戀。一席侃侃而談瞬間擊中感情大過天的徐飛飛軟肋,連說自己一定會和蘭真簽約。

  余曼妮在商場中如女王般的巡視檢查,后知后覺的她不僅比沈志澤晚知道徐飛飛早已簽約蘭真的事,也對徐飛飛拒絕天價代言反而去拍吃力不討好的短片而不解,更是覺得自己在沈志澤面前出丑,憤怒之下決定玩陰招。

  趙天成看著完美的合同對許諾贊不絕口,面對滔滔不絕說出自己理念的許諾思毫不在意,更矢口否認之前答應許諾給員工的獎勵,并警告許諾不要異想天開只要做好分內事,她的獎勵一分都不會少。這時另外個壞消息也接踵而至,徐飛飛的黑料瞬間在網絡爆發。心急如焚的許諾找到徐飛飛著急的解釋,原來徐飛飛早已調查過都是迪歐公司暗地搞的鬼,哭花臉的徐飛飛跳著腳大罵迪歐老板衣冠禽獸表里不一。許諾小心翼翼的向徐飛飛說出自己的想法,覺得事已至此不如賭一把公開戀情。

  精心打扮后的徐飛飛氣場大開,面對記者的圍堵,強硬的表示會以法律途徑解決這次迪歐公司的網上污蔑,之后更是落落大方的道出與帝倜的戀情,說道動容處更是溫柔似水,大打感情牌。記者們被徐飛飛的真誠所打動。

  另一邊沈志澤痛訴余曼妮的卑劣行為,并馬不停蹄的像徐飛飛作出真誠的道歉,并表示自己之前對她的贊助承諾絕不會因為未簽合同而改變,原本一包氣的徐飛飛被沈志澤的風度所折服,應允不會像迪歐公司提出訴訟。

  敏銳的沈志澤嗅出蘭真的幕后高手不簡單,待聽聞許諾在營銷方面的傲人成績之后,對林凡說,要定了她。

  打完硬仗的許諾回到家,應付完父母的嘮叨,身心疲憊的她看著親手畫的背影畫,思緒不由自主的回想到三年前雪崩的場景。侄女張夢佳死皮賴臉的和她撒嬌,兩人說起雪山中救起許諾的無名英雄,原來許諾心中隱隱的怕救自己的人會是那個她生平最恨的人。

  回到家的沈志澤對在他家干了一天活的余曼妮視而不見,并拿小貓嚇她離開,原來這只叫梅朵的小貓是西藏民宿的卓雅寄來的,看著親切樸實的字里行間,沈志澤的思緒又飄回到了過去。

  面對六通電話都被許諾拒絕的林凡向沈志澤訴苦,沒曾想被沈志澤吐槽,要是林凡像追眾女友那樣用心,早已事半功倍了。更是出言威脅,嚇得林凡奪門而出說要去見許諾。

  許諾要被挖角的消息傳到趙天成耳里,他乘機立威又打感情牌,要許諾感恩他給的一切,好脾氣的許諾笑著表示自己不會跳槽的。

職場是個技術活第4集劇情介紹

  

  余曼妮看到桌上鮮艷欲滴的紅玫瑰,欣喜若狂的認為是沈志澤為昨晚的事賠禮道歉,沒曾想一個電話打破了她的幻想,原來這些花是一直追求她的白總送的,失落的余曼妮強顏歡笑的應付著,并立刻叫助手處理掉,省的看了糟心。

  林凡拿著花嬉皮笑臉的堵住上班的許諾,許諾明確的表示拒絕去迪歐,無奈林凡死纏爛打一路跟著許諾去了廣場派發傳單,并高調的穿上米奇玩偶裝,帥氣的一把奪過傳單往天空撒去瞬間鎮住了眾人,許諾為了打發走他,勉強答應了好好談談。

  許諾和林凡吃飯時,余曼妮正巧也應白總的約,兩人都誤會對方是約了男女朋友約會,互相調侃的使了眼色。這廂白總掏心掏肺的表示自己對曼妮一見鐘情,也是為了她一直和迪歐公司合作,余曼妮對著土豪般的白總只有厭惡和不耐煩,明確表示沈志澤回來了,自己絕對不會離開迪歐。另一邊林凡真誠的希望許諾能給他們迪歐一個機會,無奈許諾還是對三年前的事耿耿于懷,決絕的表示沈志澤是她這輩子最不想見的人,自己絕對不會去迪歐公司。

  余曼妮在車里等到了如斗敗公雞般的林凡,暗笑他也有應付不來的女生,并希望林凡能向沈志澤保密自己來見白總的事情。

  另一邊,沈志澤在積極的鍛煉自己體能,希望彌補這三年來的空白,林凡哭訴自己被一次次的拒絕,埋怨這一切都是沈志澤這個罪魁禍首。

  蘭真公司近幾年業績大好,但是考核獎勵不升反降,瞬間在員工中炸開了鍋,許諾連忙安撫大家,表示自己會去商談。吝嗇鬼的趙總一再表示許諾只要守好自己本分,不要多管閑事,該她的錢一分都不會少。有理說不通的許諾大罵趙總孫子,沒曾想趙總沒臉沒皮的表示自己是孫子兵法。

  守著許諾辦公室的林凡拿著好吃好喝的賄賂蘭真女同事們,并暗示她們自己與許諾的不尋常關系,一向有女人緣的林凡與眾人打成一片。直到天黑林凡才等到正主下班,立刻殷勤的拿出吃喝遞給許諾,油嘴滑舌的他不停的游說,更是道出自己老板憂郁的眼神能讓女生如癡如醉。許諾翻著白眼,表示林凡這么多天堵著自己也頗為辛苦,為了不讓林凡為難,明天會親自去找沈志澤見面。林凡立刻打電話給沈志澤報喜,并希望老板以憂郁的眼神來迷倒許諾。

  借車子給許諾的瑞瑞被許諾媽媽拉著要幫其解決個人問題,看著一沓子的男士照片,瑞瑞笑著表示拒絕,沒曾想換來的是許諾媽媽一個小時的疲勞轟炸。面對瑞瑞的抱怨,許諾表示自己已經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情感背叛了,望著墻上的背影畫,定定的出了神…

  開著瑞瑞的車來到了迪歐公司停車場,腦中浮現出三年前她跪地求饒的那幕,耳邊響起沈志澤那句 “你的人生我管不了”話語,許諾深吸一口氣,大步堅定的往前走。

  許諾與沈志澤的見面依舊像三年前那樣爭鋒相對,只不過這次境遇互換了,這次是沈志澤放低姿態向許諾示好,但是咄咄逼人的許諾表示自己這三年來的一切都是拜沈志澤所賜,即使面對對方拋出三倍的工資及各種誘人的福利待遇,許諾也絲毫不動心,并說出那句“你的人生我管不了”。臨走開門之際,許諾還是忍不住詢問三年前的雪崩是否救過她,沒曾想這一問題突然觸到了沈志澤心底最深的痛,他矢口否認,并說如果真是他救了許諾的話,也是他最后悔的事。毫不知情的許諾則是徹底誤會了沈志澤的話語,她覺得是受到了侮辱便奪門而走。

  許諾電梯中放肆的跳舞慶祝能噎住沈志澤,這時進來的林凡誤以為許諾已經答應了迪歐條件,兩人在聊天中林凡道出小雨在那次的雪崩中失蹤了,這三年中沈志澤無時無刻不在尋找著她。這一重磅消息深深擊中了許諾,想到那個溫柔善良的小雨居然不在了,令人唏噓不已。

  許諾拒絕了趙總的工作要求,表示員工的福利未解決,自己一定會共進退。面對趙總的如此決絕,許諾徹底失望了,向瑞瑞表示會拿出自己的所有獎金分發給底下的銷售員工。面對瑞瑞的不舍,許諾表示自己一定要過了良心那關。

職場是個技術活第5集劇情介紹

  

  瑞瑞氣憤趙天成身為老總卻不發員工獎金,反而由許諾把自己辛苦賺的錢分發給大家。

  鍥而不舍的余曼妮制造各種與沈志澤的偶遇,無奈沈志澤絲毫不領情。

  著急登機的許諾以自己懷孕為借口,順利的不用排隊而登上了飛機,殊不知這一幕被一旁的沈志澤看在眼里,他先是默默的幫許諾升到與自己的頭等艙,更是在飛機上存心拿許諾是孕婦的事做文章,害的許諾掩面尷尬不已。

  在金氏宴會中,許諾看見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她不敢置信的慌忙追去,四目相對許諾淚流滿面的追問眼前這個失蹤了三年的前男友為何背叛她,被逼的無路可走的張遠憤憤不平地道出許諾的強勢和優秀像藤條嘞著他脖子一樣令他窒息,大男子主義的他認為自己在全村人面前顏面盡失。這一番內心獨白讓許諾承難以承受,更得知原來三年前張遠的母親得了癌癥,張遠臨走前決絕的希望以后和許諾老死不相外來。望著一去不回頭的張遠,許諾深知已經無法挽回這段早已逝去的感情,無助的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沈志澤無意間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截住張遠希望他為三年前的卑劣行為向許諾道歉,無奈被張遠反駁他自己也是那時的同謀,更是被潑了一盆臟水,暗指沈志澤與許諾有茍且之事。理智戰勝情感的沈志澤克制住了自己的拳頭,放走了張遠,更是在危機時救出被醉鬼調戲的許諾。

  兩人坐在燒烤店,許諾喝著酒抱怨自己碰到的男人都是人渣,包括對面坐著的沈志澤,沈志澤默默的看著幾近崩潰的許諾,許諾邊哭邊吃的喃喃的說著自己與張遠的過往,無奈自己的一味付出卻換來如此結局。看著哭的像個孩子似的許諾,沈志澤安靜的扮演一個聆聽者,陪著她默默的喝酒,心里說不清是同情還是別的情愫慢慢滋生著...

  天微亮,趴在桌上的許諾披著沈志堅的衣服慢慢醒來,第一眼就看到閉著眼假寐的沈志澤端坐在椅子上,看到他整晚守著自己的挺拔身姿,許諾心里對他已經說不清是痛恨還是感激,只能無聲的先行離去。

  堅信沈志澤嫌她胖的余曼妮瘋了似的執行自己的減肥計劃,過猶不及的行徑惹得其父母十分不滿。

  瘦了四斤的余曼妮在沈志澤家中暈倒,剛回來的沈志澤被余曼妮這個活寶弄得哭笑不得,林凡感嘆余曼妮如此強勢的女人居然對沈志澤如此一往情深,沈志澤大呼承受不起更是希望林凡能撮合一直狂追余曼妮的白爾博。閑話之余 話題落在了許諾身上,沈志澤堅定的要林凡繼續挖角,表示自己要定了許諾。

  趙天成聽到旁人嚼耳根,認為許諾出差時和沈志澤在金氏家族的宴會中有交集,有心要跳槽。他在會議中不顧市場調研 蘭真與迪歐市場不同,非要眾銷售費盡心思去挖迪歐的代理商,許諾覺得這決議損人不利己,疑心重重的趙天成綿里藏針暗指許諾吃里扒外,不明就里的許諾一頭霧水。

  原本要和瑞瑞吃飯的許諾又被林凡截胡,再三被拒的林凡情急之下說出三年前與趙天成的談判。原來沈志澤當初是拿到了蘭真的配方,但是后來怕許諾受牽連,在雪山中特意打電話給林凡要其了結整件事情,最后還陪給蘭真一大筆錢,這才導致迪歐這三年來碌碌無為,這席話打破了一直沉浸在自己營造的悲劇中的許諾,震的她久久不能回神。

  心不在焉的許諾和瑞瑞擊劍時頻頻出錯,乏力的坐在地上感嘆人生的荒謬,覺得自己這三年來的小心翼翼卻是一場笑話,被利用被支配,從未有過主動權。事已至此,許諾捏緊雙拳目光堅定,這次她要為自己而活。

  一大早許諾準備好了辭職信,趙天成軟硬兼施不成,氣急敗壞的他反咬許諾一口,甚至一把撕掉辭職信扔在許諾臉上,惡狠狠的說絕對不會放她走。

職場是個技術活第6集劇情介紹

  

  許諾下定決心要辭職,臨走前對趙天成深深一鞠躬,表示以后再見就是對手。趙天成氣的大摔鐘愛的玉麒麟。瑞瑞依依不舍的看著忙碌收拾的許諾,兩人自打工作后就沒有分開過,或許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但是真摯的友誼永久長存,兩人動情的緊緊抱在一起道別。

  剛到公司的沈志澤就被一直等著他的許諾霸氣叫住,許諾表示自己恩怨分明,先是感謝沈志澤三年前的援手,之后便表示自己下周就來迪歐報到上班,沈志澤張開雙臂表示歡迎。

  林凡得知許諾要來上班,嬉皮笑臉的打聽八卦,而商人本色的沈志澤則是緊鑼密鼓的聯系各大媒體和網絡營銷,讓他們大肆宣揚許諾來迪歐上班的消息,一是讓許諾沒有退路,二是讓眾人知道迪歐和蘭真的對立形勢已經變了。林凡則是提醒還有余曼妮這個定時炸彈在。

  正在風風火火開市場會議的余曼妮卻被婁叔通知,她即將要調任杭州的噩耗,原本想在沈志澤身邊大干一場的她瞬間沒了方向。

  余曼妮在拳擊臺上發瘋似的狂打林凡發泄,待全身無力時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罵沈志澤為了讓許諾上位,卻讓她在眾人面前丟臉發配杭州,巧舌如簧的林凡只能在一旁不停的安慰。余曼妮哭訴自己去了杭州就會在沈志澤心里少了一席之位,甚至聽聞傳言許諾一直有勾引上司的丑聞,擔心沈志澤進入她的圈套。余曼妮越想越不甘心,吸吸鼻子站起繼續虐待好脾氣的林凡,可憐的林凡在拳擊臺上四處亂錯。

  許諾一回家就得知自己父母早已通過網絡知道她跳槽的事情,許諾母親不管許諾七位數的薪酬,只求她一心把全部精力放在找對象身上,機靈的許諾三言兩語把火頭轉移到自己父親身上,無奈母親還是逼她去把所有相親網站都注冊。

  趙天成從報紙上得知許諾還是去了迪歐,氣的在家里大罵她白眼狼,一旁的年輕貌美的老婆好言安慰,并無意中漏出自己并不喜歡許諾一直待在趙天成身邊,盛怒中的趙天成大罵老婆蠢貨,并直言不馴的說老婆這個職位對他來說并不是終身制的。

  余曼妮去了沈志澤母親那里打許諾的小報告,更是添油加醋的說其品行有問題。母親找到沈志澤希望他不要為難余曼妮,并表示他不在的三年曼妮一直很孝順的伺候自己,也辛苦打理公司,順勢暗示沈志澤不要辜負了曼妮,而一直在旁偷聽的余曼妮開心的上前幫他們倒茶。

  許諾一早整裝待發的來到迪歐公司,看著眼前高聳入云的大樓,暗暗下定決定好好大干一場。貼心的林凡一早就在電梯處迎接許諾,好奇對于自己死纏爛打而毫不松口的許諾,沈志澤究竟做了什么讓她同意加入迪歐,許諾看著他笑而不答。

  沈志澤大贊許諾的精神狀態,示意林凡先行帶許諾進會議室。會議中各位中層領導態度迥異的相處讓許諾深深知道這個龍潭虎穴并不好闖。在眾人熱烈的歡迎掌聲中,有幾個人是真心的呢?這時原本應該在杭州的余曼妮突然來到了會議室,強勢回歸的她立馬給許諾一個下馬威,反觀許諾倒是不卑不吭,軟中帶硬的說出自己在這里的抱負。一旁的沈志澤帶著欣賞的目光關注著她。

  會議結束后,余曼妮懷疑許諾的不良動機,更是向她的馬屁團直接下達指令,財務,行政,銷售等眾人不準給許諾任何資料。

  許諾正請教林凡 迪歐辦公室文化時,沈志澤母親如太后般駕到,在辦公室當眾宣布余曼妮就留在公司總部代表自己。趕來的沈志澤面對母親的強勢沉默不語。

  林凡怕許諾在這個職場如江湖的地方受到傷害,而沈志澤倒是很篤定,他希望許諾能乘此機會顯現出真正的價值。而一旁的林凡更擔心的是,當彪悍的余曼妮得知是自己挖角許諾會不知怎么對付他,正準備溜之大吉時,被早已候著的余曼妮一把揪住。

  拳擊臺上被打的鼻青臉腫的林凡機智的想到沈志澤這張王牌,把所以事情都推在沈志澤身上,余曼妮發泄完畢就姑且放了可憐的林凡一碼。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