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劇情介紹

37-42集
夏至未至劇情介紹

夏至未至第37集劇情介紹

  

  傅小司得知了簽售會布置現場出現問題一事,他明白陸之昂等人的良苦用心,離散的歲月,無法確認未知的路該怎么走,幸好,傅小司還有一群老朋友在身邊陪伴,也還有過去可以回望。

  面對突發狀況,為了贏得時間,程七七在媒體面前力挺傅小司,并用自身名譽承諾為傅小司做擔保。卡蘿突然趕來現場,諂媚應付記者,她要阻止程七七的一意孤行。卡蘿在媒體面前絲毫不給程七七顏面,認為程七七是一時沖動,并陽奉陰違地引領記者們的思維,希望他們曲解程七七的意思。程七七向記者解釋傅小司絕對不會抄襲,卡蘿卻一直在打馬虎眼,并拿出紅包讓記者們為程七七做宣傳,不允許為傅小司做報道。卡蘿私自拉走程七七,斥責她自以為是。卡蘿的威逼利誘,不擇手段讓程七七深處絕望,卡蘿軟禁了程七七,不允許她再插手傅小司的任何事情,程七七想幫助傅小司的希望徹底破滅。

  陸之昂正在困惑被染上污漬的畫報該怎樣被清除,顏末卻想出主意來幫助他解惑。段橋憑借自我過人的專業能力指揮現場布景,所有人都還保存著最后一絲希望為傅小司加油助威。此刻的傅小司已經被惡意謠傳傷得體無完膚,很多次他都想要放棄,可是為了那些關心他的人,他必須得重新振作,盡力去完成好每一次的畫作。

  顏末和陸之昂等人在網上瀏覽有關新聞,眾人都以為是關于傅小司的澄清和簽售會的宣傳報道,殊不知網上流傳出的視頻和報道全是關于程七七的新聞,顏末對程七七的自私自利感到氣憤。程七七為了想要盡快逃脫卡蘿的控制,狠心地用堅硬的獎杯砸門,顧不上手背割傷,此刻她的心里全被傅小司占據,原本以為可以徹底將傅小司放下,裝作不在乎,可是危機時刻,她還是在乎傅小司,情感也只能被時光漸漸埋藏。

  遇見擔心傅小司,在好朋友面臨這么大的危機的時候,她卻無能為力,除了唱歌,她似乎沒有什么作用能夠幫到對方。陸之昂心里也慌張傅小司無法重新站起來,但為了傅小司,陸之昂不能將自己的真實情緒表露出來。顏末一直耐心地陪伴和守候著陸之昂,她堅信眾人的努力一定會讓傅小司再次站起來。

  為了解決畫報突兀的尷尬,立夏和傅小司商量一起在空白畫板上增添心愿樹。傅小司全神貫注地投入繪畫,立夏在旁邊悉心地陪著他,這一刻,兩個人就像再次回到了青春和感動的高中時代,空白的背景也煥發著光彩。

  簽售會如期舉行,眾人心里也替傅小司捏一把汗,害怕粉絲的不理解會再給傅小司打擊。現場遠道而來了大批支持傅小司的粉絲,一切準備就緒。程七七原本答應出席傅小司的簽售活動獻唱,然而時間步步緊逼,加上受傷的她孤立無援,好在有職員上班將她解救出來,程七七馬不停蹄地趕往現場。程七七遲遲沒有出現,觀眾們早已等待地不耐煩,傅小司和眾人都無法招架如此火爆的場面,為了化解這一刻的危機,遇見挺身而出,勇敢地站上臺去在大眾面前演唱,程七七后趕來現場,看著遇見在舞臺上大放光彩,程七七連走上前去的勇氣都沒有。遇見厚實的唱功獲得了聽眾們的認可。

  程七七拖著身心俱疲的身體來到卡蘿面前,主動向卡蘿承認錯誤。當看見遇見在臺上的那一刻,程七七才真的明白,這個世界里,傅小司根本不需要自己,只有卡蘿才值得自己信賴,日后她將一切都聽卡蘿的安排,兩個人再次統一戰線。

  傅小司的新書簽售會取得圓滿成功,出版社愿意給傅小司機會。眾人一起為傅小司慶祝,顏末趁著酒勁好心勸說傅小司,囑咐傅小司好好珍惜立夏這個好女孩。看著顏末和陸之昂相親相愛的樣子,傅小司真心為陸之昂感到開心。陸之昂抱著喝醉的顏末走在回家的路上,陸之昂堅持送顏末回家,顏末不想暴露身份,自己一個人踉蹌地走回家。看著顏末轉身離去的背影,陸之昂的眼神里全是溫柔和心疼。

夏至未至第38集劇情介紹

  

  段橋約見陸之昂和傅小司,他知道立通老板接見遇見對遇見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遇見熱愛唱歌,段橋也希望遇見能夠再次鼓起勇氣,重塑信心在大眾面前唱歌。陸之昂和傅小司兩人勸說段橋,希望段橋能夠給予遇見力量。段橋和兩人商量密謀驚喜,好友幾人距離再次拉近,惺惺相惜。

  丁易陽為了繼續制造熱度,將傅小司逼入絕境,向法院起訴傅小司。傅小司將自己身患眼疾的事坦白地告訴給了阿倫,不想給公司造成沒必要的麻煩。聽說了傅小司眼睛出現問題一事,阿倫震驚。傅小司身纏官司,他害怕自己的眼疾會讓自己的畫作失去光彩,身負壓力,倒霉事一樁接著一樁。

  傅小司身上生滿了小紅點,因為過敏來到醫院看醫生。傅小司在醫院遇見了受傷正在打點滴的程七七,傅小司向程七七傾訴,因為一次次的打擊和誹謗,無論之前是多么的風光,現在也還是一無所有。程七七看著傅小司頹廢的樣子,心軟地想要幫助傅小司,卡蘿發來信息,提醒她和傅小司保持安全距離,身纏官司的傅小司現在就是一顆定時炸彈。程七七謹記卡蘿的囑咐,她不會再重蹈覆轍,義無反顧地去幫傅小司,決定置身事外。

  遇見在簽售會上驚艷的表演感動了阿倫,遇見擁有得天獨厚的歌唱嗓音,為了讓遇見有一個好的發展前景而不被埋沒,阿倫向遇見拋出了橄欖枝,鼓勵遇見趁熱打鐵,參加歌唱比賽,只要遇見表現優異,立通就會為她提供平臺出道。遇見心里猶豫要不要再次整裝待發,回歸歌唱的舞臺,曾經她為了歌唱一無所有,如今她已經完全沒有自信心去走上新的舞臺。

  遇見回到家里,段橋卻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段橋豪言許下自己會在遇見追求音樂夢想的背后永遠陪著她。段橋將遇見在舞臺上歌唱的迷人樣子錄制下來放給遇見看,看著自己站在舞臺上的自信模樣和臺下興奮地吶喊,遇見不再彷徨,她愿意為了唱歌勇敢去嘗試。有些溫暖的收獲,當時可能不會察覺,段橋默默的鼓勵與支持,給了遇見再去相信的勇氣。

  遇見沒日沒夜地排練,錯過了段橋的電話,段橋焦急地等待著遇見赴約,沒能和工作纏身的遇見見面,段橋心里滿是失落。段橋主動約見陸之昂排遣心中的煩悶,遇見事業蒸蒸日上,段橋卻覺得遇見離自己越來越遠,害怕失去遇見的他心情復雜。

  顏末,陸之昂和一堆人在擠電梯,顏末父親阿倫打來電話向顏末示弱,懇請她回家,曖昧的話語讓陸之昂誤會。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陸之昂開始默默在乎顏末,當顏末慢慢脫離自己的范圍時,陸之昂的心里居然糾結不安。阿倫低三下四地勸說顏末搬回家住,看著顏末和阿倫糾纏,陸之昂走上前去假裝若無其事,拉著顏末的手離開,陸之昂的突然關心,顏末有些無法招架。陸之昂質問顏末和阿倫的關系,醋意暗生,顏末趁勢詢問陸之昂是否喜歡自己。陸之昂一本正經,勸說顏末不要誤入歧途。

  顏末為了顯得主動,親自給陸之昂送來自己喝過的咖啡,陸之昂喝完,顏末固執地認為兩人這是間接接吻的親密。顏末在陸之昂面前故意夸獎阿倫,激起陸之昂的醋意。陸之昂果然中計,情急之下說出誤會顏末的事。顏末發覺陸之昂帶著有色眼睛看自己,無奈她將自己和阿倫是親生父女一事告訴陸之昂,悲憤離去。陸之昂回到辦公室,看著顏末單純呆萌的照片,陸之昂才發覺當在乎超過在意,每當自己深處困境,顏末總是第一個站出來幫助自己的人,從來沒有注意過顏末的笑容,居然有安慰的治愈效果。

  段橋在家等到夜深人靜,始終沒有遇見歸家的身影。整個房子里,只有段橋悲傷的孤獨身影。遇見深夜回家,兩個人懷念過去的味道,遇見擔心總決賽會出岔子,段橋秒懂遇見的心思。離夢想越近,遇見不想放開最初的點點滴滴,轉而向段橋求婚,深情一吻,在遇見最潦倒的日子里,是段橋用他單薄的身體為她點亮黑夜的燈,無論日后自己多么光芒萬丈,她也要牽著段橋的手一直走下去。

  遇見贏來總決賽之夜,場面十分熱鬧,坐在觀眾席上的陸之昂和顏末兩人還在斗氣,段橋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總決賽競爭激烈,立夏也替遇見擔心。重新回歸賽場,遇見能都一舉成名,通往成功的康莊大道?

夏至未至第39集劇情介紹

  

  遇見努力克服著緊張的情緒,深情地投入歌唱,當底下的觀眾都陶醉在遇見美妙的歌聲里。遇見在舞臺上精彩演繹獲得觀眾的認可,原本勝券在握的遇見滿懷信心,可在最后一刻,程七七親手否決了遇見的實力與努力,一心將遇見的歌唱夢想徹底粉碎。遇見在舞臺上傻愣住,憤然離席。遇見徹底心碎,好不容易拾撿起來的希望瞬間化為烏有,段橋看著悲傷欲絕的遇見,也只能傷心地陪伴著她。

  顏末和陸之昂都為遇見被淘汰打抱不平,眾人都在猜想是誰斷送了遇見的音樂夢想。陸之昂安撫著顏末的頭,顏末堅持認為陸之昂這是喜歡自己的表現。陸之昂歉疚上次誤會顏末一事,提議請顏末吃大餐來彌補她的損失。陸之昂帶著顏末來路邊餐廳吃海鮮,顏末想念的只有陸之昂做的糖醋排骨。陸之昂故意在顏末面前誘惑挑剔的她,顏末果然中計,陸之昂貼心地為顏末服務,這對歡喜冤家又開始了往常的甜蜜模式。

  程七七在舞臺上對遇見殘忍的行為被卡蘿全看在眼里,心狠手辣的她越來越與卡蘿成為同一類罔顧友情的人,淘汰了遇見,卻還要假裝無辜。她討厭所有阻擋她光芒的人,從高中時代暗中傷害立夏卻無意害李嫣然無法畢業的心機,到送匿名包裹恐嚇立夏以及如今親手斷送遇見夢想的心狠和無情,她別無選擇,嫉妒的火苗已經在她心底熊熊燃燒。對傅小司強烈的占有欲,以及對光芒和名氣的渴望早已讓她迷失方向。

  因為遇見被淘汰一事,立夏心急如焚,她要替遇見尋求公平。傅小司不認同立夏的做法,兩人發生了強烈的爭吵。程七七給立夏打來電話,假意要幫遇見去公司爭取機會。立夏告訴了程七七自己和傅小司鬧翻的事,因為立場不同,兩個人開始有了距離,程七七的機會來了。

  段橋一直跟著遇見散心,遇見向段橋傾訴內心,原本她一直向往外面的大世界,可當真正來到夢想之地時,才發覺自己如此渺小,反而是滿身傷痕,一無所有。段橋默默守護,不離不棄,他害怕遇見沖動之下會離開自己。遇見夢想跌落谷底,可她沒有喪失希望,經歷了這么多艱難的日子,日后她只想唱給段橋一個人聽。有了段橋暖心的陪伴,漂泊的遇見終于找到了停靠的方向。在受傷的時刻,只要有一個真心陪著彼此的人,回頭才發現世界也沒有那么糟糕。

  傅小司因為法院的傳票身背官司,內心煩亂而沒有方向。程七七了解傅小司內心的痛苦,主動約傅小司喝酒。欲望在她心底不斷燃燒,就像火車選錯了岔路,這才驚覺早已沒有了退路,可她不能再退讓,一場驚天動地的陰謀正在上演。

  阿倫很遺憾遇見沒能成功和公司簽約站在公眾面前歌唱,她是一個好歌手,然而自己卻不是她的伯樂。遇見早已釋懷了比賽的事宜,但她下定決心日后不再以歌手身份出現在大眾面前。不再向往光芒,也不再渴望名氣。

  立夏為了幫助遇見圓夢,不辭辛勞地向各個唱片公司推銷遇見的唱片,卻被殘忍的現實冷酷地打回原形。遇見嘶啞的哭聲,哭得立夏心疼,看著遇見的痛苦,立夏心亂如麻,然而她卻不能做什么,她希望遇見能夠找到快樂,那自己的委屈和努力也就值得。

  阿倫質疑程七七作為公司主要培養的對象,卡蘿力捧程七七,一心為她說好話。阿倫身體不適,操勞過度的他已被繁重的事業纏身,根本沒有足夠時間休假,卡蘿別有用心,提議阿倫出國度假,自己好掌握實權,步步高升。阿倫看透卡蘿的心思,故意和她周旋,應和卡蘿的提議。卡蘿的目的就快要達成,丁易陽也著急自己何時能打敗傅小司,在畫界里坐享其成。

  顏末坐在陸之昂車上等著陸之昂,面對陸之昂的匪夷所思,顏末態度大轉變,學著立夏的打扮和行事作風,希望能夠給陸之昂另一個好的印象,面對顏末的轉變,陸之昂背后竟有一絲涼意。

夏至未至第40集劇情介紹

  

  陸之昂帶著顏末一起出來郊外公園散心。靜謐的午后時光里,顏末精心為陸之昂準備了食物,陸之昂故意刁難顏末,不想顏末卻一直矜持著,盡力滿足陸之昂的任何要求,心底盡可能地按捺著怒火。顏末笨手笨腳地搭了半天帳篷,陸之昂沒完沒了,顏末終于爆發,陸之昂真心覺得野蠻而又真實的顏末做自己也是一件幸福的事。顏末單純的思維讓陸之昂招架不住,休閑的時光讓兩顆互相喜歡的心越靠越近。

  陸之昂從顏末口中得知了傅小司身纏官司一事,心里擔心傅小司背負壓力太大,希望能盡己之力。程七七告知了立夏傅小司官司一事,故意想給眾人制造麻煩。傅小司為了不想給陸之昂和立夏幾人造成困擾,多少次他想向立夏道歉和訴說心事,可一直沒有勇氣。傅小司正在煩悶喝酒麻痹自己,立夏卻做好了精致的食物伴隨著溫暖的話語來給予傅小司力量,她能夠承受住壓力,一直陪在傅小司身邊,心意互通的兩個人不就是應該彼此支持和信任嗎?

  遇見不再癡迷歌唱,在家用心地經營著屬于和段橋一起打造的溫暖小窩,日常里,兩人的互動從不缺乏甜蜜和理解。遇見突然理解,所謂平凡人的幸福,曾經的一切,是多么地虛無縹緲,現在的日子才是她應該珍惜的。

  傅小司向律師提交了有效的證明材料,律師卻督促傅小司盡快舉辦新畫冊的發布會,在制高點上勝人一籌。傅小司擔心官司勝算不大,希望律師能為自己眼疾一事不要在公眾場合提及,保留隱私。

  顏末深感遇見比賽被淘汰一事有內情,也通過自己的方式詢問到了其他評委有關淘汰事宜,她見識過程七七的心機,于是她決定調動比賽那天所有錄像磁帶想要查明真相。顏末打電話通知陸之昂來檔案室一起查探真相,在檔案室門口卻碰上了鬼祟的程七七。顏末生氣地質問程七七為何要如此決絕地不顧友情因為私人情感而淘汰遇見,程七七卻假裝無辜,狡辯自己對遇見被淘汰一事毫不知情,兩人在糾纏過程中發生爭執,顏末執意要搜查程七七的手包驗明錄像帶,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沒有等來預想結果。顏末對程七七的野蠻行為被陸之昂撞見,加上程七七演苦情戲,陸之昂誤會顏末無理取鬧。無論顏末如何解釋,陸之昂都不相信,他只愿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顏末內心絕望。程七七拿出藏在自己身上的錄像帶銷毀證據,一切似乎都已塵埃落定,遇見一事也就暫時告一段落。

  傅小司辛苦地加班趕制新畫冊,立夏擔心工作量太滿讓傅小司身體超負荷,積極陪伴在傅小司身邊做他的給力助理。立夏強行帶走傅小司,讓他從高壓的工作中解放出來。傅小司和立夏重新回到了大學生活過的地方,看著熟悉的景,兩人都懷念著淺川一中的時光。傅小司深諳立夏的心意,用樹枝虛像地為她描繪出了淺川一中的構造,時光倒回到高一那個明媚的午后,青春的記憶在攢動,流年未亡,情景依舊,傅小司在立夏手心寫下告白,緊握的拳頭不再放開,傅小司深情地親吻立夏,守住那個完美盛夏。

  遇見來到工地找段橋,卻得知段橋早已不再工地工作,但他卻一直瞞著遇見,不讓她擔心。段橋辛苦地回到家里,遇見情緒低落,心事重重,忍不住開口詢問段橋辭去工地工作一事。段橋無奈地告訴遇見,自己很抱歉沒能兌現當初的承諾,遇見反而不覺得有什么,這幾天遇見總在胡思亂想,她多害怕段橋不再愛自己了,她對段橋越來越依賴,所有的一切都想跟段橋分享。

  顏末和陸之昂鬧翻沒心情來上班,陸之昂魂不守舍,心里緊張顏末卻還要假裝不在意,就連陌生的聲音也變得敏感,害怕識破卻故作淡定。看見顏末辦公室的門開著,都會忍不住關心顏末,可結果卻不如人意。陸之昂以傅小司新畫作換地點為由給顏末打電話溝通,卻沒有等來顏末的恢復,兩個人又能否回到最初。

夏至未至第41集劇情介紹

  

  顏末因為陸之昂錯怪自己一事心灰意冷,她向公司提出出國度假,顏末和父親好不容易有獨處的親子時光,兩人都十分珍惜,顏末乘坐的航班延誤,她卻很欣喜,因為在她心底,她一直期待陸之昂的到來。

  陸之昂在為顏末挑選禮物,卻意外碰見了高中同學李嫣然,不過不同的是李嫣然的身邊多了一位深愛的未婚夫。李嫣然性格和脾氣的轉變讓陸之昂大為改觀,并告訴她自己和傅小司,立夏等人也在同一個公司。當談論起程七七時,李嫣然心中有著說不出的苦衷,她告訴陸之昂當年自己摔斷腿一事并非意外,而是程七七暗中動手腳傷害了自己,這么多年過去了,程七七卻絲毫沒有悔意,居然還隱瞞了眾人如此之久。陸之昂想起程七七和顏末當天發生爭執一事,他才突然醒悟,原來看似善良的程七七居然隱藏著這么深的心機。陸之昂約見程七七,質問是不是她淘汰了遇見,并且陷害了立夏和李嫣然,程七七卻一口否認,但七七的真面目卻逐漸暴露。

  陸之昂得知顏末要出國心亂如麻,坐立不安的他親自追到機場想要挽留顏末。陸之昂要求同事查看顏末的私人電腦,找到了有關顏末出國的信息。在人山人海的機場里,陸之昂沒有尋覓到顏末的身影,陸之昂不想失去顏末,各種方式來表白心跡想要顏末回心轉意。顏末收到了陸之昂的信息,驚喜地出現在陸之昂身后,看著顏末笑靨如花,陸之昂心底的溫暖涌上心頭。陸之昂滿足顏末的一切愿望,而顏末也不停地向陸之昂撒嬌。

  程七七知道再也無法掩飾內心腹黑的一面,陸之昂已經知道了事情真相,她知道接下來的日子她會變得眾叛親離,但她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傷心寂寞的時刻,只有傻傻愛著程七七的羅旭還愿意陪伴在她身邊。程七七借酒澆愁,羅旭從高中起就喜歡上了那個愛打愛鬧,瘋狂咋呼的程七七。程七七告訴他,羅旭所看見的一切都是假象,真正了解她的人沒有幾個,回想起高中時暗戀傅小司的單純,到現在愛到無法自拔,甚至不擇手段地去得到傅小司的愛。可是這份愛太過沉重,為了愛傅小司,程七七幾乎失去了一切,沒有了親情,也沒有了友情,當對立夏的羨慕變為嫉妒,這份愛就終將走向極端。羅旭深諳愛一個人的感覺,他鼓勵程七七勇敢去追求幸福,不要輕言放棄,因為只有抓住,才不會在乎是否曾經擁有。程七七深思熟慮,這么多年都熬過來了,她還是存有一絲希望去抓住傅小司。

  程七七拿著自己的驗孕報告單遞在立夏面前,還不知情的立夏真心地為程七七高興,也期待多事之秋趕快過去。程七七邀請立夏一起陪自己去購買嬰兒用品,但傅小司的新作發布會舉行在即,立夏有些猶豫,不過程七七另有打算,她要徹底和過去告別,不停勸說立夏。

  陸之昂不想傅小司身心疲憊,主動帶著他打網球放松緊張的情緒,兩兄弟一如既往的和諧。貧嘴,逗趣,這是陸之昂為傅小司的解壓方式,有陸之昂在身邊陪著并肩作戰,度過人生的低谷,傅小司的心里有了些許安慰。人生就像一場看不懂的電影,時光恍惚如夢,卻哭得一塌糊涂。

  發布會前,傅小司精心準備了戒指,他想要給一直鼓勵自己,不離不棄的立夏一份求婚的驚喜。從淺川一起度過患難,一起打破常規,一起瘋狂做夢,到如今一起攜手成長,一路相伴,傅小司和立夏就像命運共同體,任何人都沒辦法拆分。看著立夏忙碌的身影,傅小司情不自禁地從背后抱住立夏,拿出戒指向立夏求婚,守得云開見月明的立夏真的等來了春天。

夏至未至第42集劇情介紹

  

  面對傅小司突如其來的求婚,立夏表面淡定,內心卻洶涌澎湃,她心甘情愿地擁有傅小司太太的新身份,兩人約定等到新作發布會結束,就回淺川舉行婚禮。淺川,那個承載了兩人所有溫暖回憶的地方,香樟依舊,情感還在。正當陸之昂想為兩人慶祝時,一個突來的電話打破了幾人的希望。傅小司的官司輸掉了,卡蘿為了讓傅小司萬劫不復,收買了傅小司的委托律師,決定犧牲掉傅小司的名譽,故意輸掉官司。官司敗訴,傅小司深知很難有辦法澄清真相,看著粉絲們寫給自己有力量的話語,傅小司內心陷入了迷惘。立夏和陸之昂都為傅小司擔心,等到發布會結束,再來思考如何處置棘手的官司。

  傅小司新作發布會舉行,即使有負面新聞纏身,傅小司在畫界里還是有著極高的影響力。立夏沒有去到發布會現場,她的內心有著深深的焦慮。顏末和遇見察覺到在傅小司簽售會對面有另一個展臺出現,但兩人沒有過多注意這是陰謀的開場。眾人都在焦急地等待傅小司的出席,最后一刻,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傅小司在陸之昂的陪伴下終于出現,這一瞬間,他不再是那個害羞的男孩,在巨大的傷痛面前,他也可以強大到不露一絲痕跡。

  當傅小司在萬般歡呼聲中出現,對面丁易陽卻上臺展示他的新作向傅小司公然示威,焦點全都轉向丁易陽。面對外界的質疑,傅小司勇敢地站在眾人面前侃侃而談。媒體突然問起傅小司眼疾一事,一時之間傅小司不知所措,幸好陸之昂早已識破這些虛招,出面主動幫傅小司解圍。丁易陽繼續為難傅小司,故意當眾挑釁,詢問他一幅關于傅小司之前作品的顏色,但可恨的是,丁易陽掉了包,傅小司公然辨認錯顏色。質疑聲此起彼伏,傅小司坦誠畫作是由自己和立夏共同協作完成,完美的解釋贏得民心所向。丁易陽胸有成竹,勢必拉傅小司下馬,又拿出法院庭外和解書給傅小司阻礙,并借機宣傳自己的新作,面對庭外和解這一說,傅小司無言以對。突然有人沖上臺前對傅小司進行人身攻擊,遇見和陸之昂等人出手幫助傅小司,陸之昂被砸傷倒地,傅小司眼前一片模糊,場面一度混亂。丁易陽在人群中穿梭,徑直走向傅小司,狠狠打了傅小司,并在公共場合踐踏傅小司繪畫的手,看著傅小司備受折磨的樣子,陸之昂沖動地撿起地上的瓶子搭在丁易陽頭上,并誤傷了他,眾人瞬間驚愕。這一刻,絢麗的世界仿佛只有黑白,警衛全體出動捉拿陸之昂,慌亂之中陸之昂落荒而逃,只剩下顏末和傅小司等人獨自悲傷。跌跌撞撞的前行,走過多個岔路,曾經憧憬的未來,一邊拿起,一邊放下,一邊得到,一邊失去。

  悲傷之余,顏末拾起陸之昂遺落在會場的外套,為什么原本一切安好和美麗的記憶,瞬間就變了天地。陸之昂身背殺人罪名到處逃亡,顏末不知道一個人在接下來的日子該怎么勇敢前行,沒有了陸之昂的寵溺和包容,她又該去往何處。顏末在段橋的陪伴下來到看守所等待錄完口供的傅小司和遇見,陸之昂沒有下落,所有人都在為他提心吊膽。

  程七七決定放手一搏,她要和立夏攤牌。程七七殘忍地告訴立夏,自己肚里的孩子是屬于傅小司的,在遇見被淘汰的當晚,所有人心情跌至谷底,個個喝得爛醉如泥,正是由于大家都不清醒,加上場面混亂,所有才會發生程七七和傅小司的事。程七七為了分裂傅小司和立夏,不惜以一個謊言來編織另一個謊言,只想奪回那份卑微的愛。聽到七七親口告訴自己這么殘酷的真相,立夏萬念俱灰,既然七七已經懷上了傅小司的孩子,那就意味著立夏必須放棄和傅小司的感情,她也只能同自己最珍貴的友誼揮手再見,至此分道揚鑣。

  立夏得知了真相,她知道該和傅小司做個了斷了。最好的兄弟出事,傅小司緊緊地抱著立夏尋求安慰。立夏情緒卻很抵觸,她推開傅小司,冷漠地告訴傅小司,程七七懷了他的孩子,從高中時代起,程七七就喜歡著傅小司,卻只能一直將這份情感深埋心底,三角戀似乎永遠是悲劇收尾。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