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紅塵劇情介紹

1-6集
一粒紅塵劇情介紹

一粒紅塵第1集劇情介紹

  

  “塵世”珠寶總經理兼首席設計師齊唐正在迪拜游玩,在游艇上的放松賞景,在沙漠中對著駱駝寫生,氣質高貴,悠閑自得。

   上海的夜晚霓虹燈閃耀,此時上海畫展中心名作云集,記者、畫家及愛好者全都聚集在這里。葉昭覺戴著墨鏡出現在畫展中心,葉昭覺是上海“潤齊百貨”退貨處的一名員工,她犀利點評著展出的畫,用筆媚俗,構圖凌亂。在別人的質疑聲中,葉昭覺趁機向大家推銷起了同是畫家的她男朋友簡晨燁的作品,把他的畫作大夸一番。大家圍上前來看后也都稱贊不已。正此時,葉昭覺接到了她二姨的催債電話,一臉愁容。葉昭覺的表妹生病了,葉昭覺得盡快把七萬塊錢還回去給他表妹治病。

   另一邊,齊唐和邵清羽正在迪拜參加一個珠寶拍賣會,兩人最終以一千萬的價格拍得一顆二十四克拉的紅寶石。

   葉昭覺工作的百貨公司要開一個慈善拍賣會,因燈光展品都還沒到位,經理發飆,葉昭覺趁機表示她可以找來一個藝術家的畫來應急,其實她有自己的小心思。

   齊唐已經從迪拜回到了上海公司,秘書向他匯報工作進度。齊唐把拍賣來的紅寶石給了他的遺囑執行律師齊楚,齊楚一眼就看出這不是鴿血紅寶石,雖然仿得很像,但仿得了容貌,仿不了氣韻。喬楚曾見過鴿血紅,因此才會成為這個遺囑執行律師,只有齊唐拿來了真正的鴿血紅,才能告知他遺囑內容。因此齊唐一直竭盡全力在尋找鴿血紅的下落。

   下班后,葉昭覺來到簡晨燁的家里,簡晨燁正專注地畫著畫,心無旁騖。為了讓簡晨燁專心畫畫,一直都是葉昭覺在養著簡晨燁,細心呵護著他。簡晨燁十分清高,他認為拍賣行和畫廊的人都是藝術商販,不愿意把畫賣給他們,他的畫至少要被收藏,不然隨便掛在墻上跟壁紙有什么區別!簡晨燁看中了一款高級的顏料,葉昭覺其實已有六七萬的外債,已無力負擔,但她依然答應發了工資就給他買顏料,并拿出已剩不多的錢給簡晨燁吃飯。

   葉昭覺回到簡陋的出租房內,房東卻早已在門口堵著她了,合約還沒到期,房東就把房子賣了,讓她趕緊搬走。葉昭覺雖然無奈但依然只能陪著笑臉,并用百貨公司的代金券討好房東,才換來三天寬限時間。回到房子里,葉昭覺又收到了銀行貸款逾期催繳單,這一個個需要用錢的地方讓她心力交瘁。葉昭覺看著墻上簡晨燁送給她的畫出神,他拿定了主意,要把它賣掉!

   次日,葉昭覺把畫拿到公司展會想進行拍賣,但因塵世珠寶臨時占了席位,葉昭覺的畫只能放在特賣區進行拍賣。可葉昭覺不干,她認為簡晨燁的畫是藝術,怎么能放在特賣區呢?塵世珠寶的所有展品加在一起都比不上簡晨燁的畫!葉昭覺正跟經理說著這話,齊唐正聽到,兩人便因為展位有些爭論。

   此時,簡晨燁發現家里的畫沒了,便急沖沖趕到葉昭覺這里,聽說葉昭覺要拍賣他的畫,十分生氣,把他的畫拿到這種廉價的拍賣會,簡直玷污了他的畫。商場經理看到這幅畫是葉昭覺男朋友畫的,說話也不留情面,讓她帶著她男朋友和廉價的畫出去。但被生活所迫的葉昭覺非要賣,簡晨燁非不讓賣,兩人拉扯之中摔了畫。這時,天花板未裝好的燈正砸向葉昭覺,齊唐反應快速把葉昭覺拉到一邊救了她。但葉昭覺也因此事被公司開除。

   本已覺得沒希望的葉昭覺卻突然接到了電話,她的畫賣出去了,賣了十萬,扣除慈善捐款的百分之二十,葉昭覺可以拿到八萬。聽到這個消息,葉昭興奮得立馬跳了起來。但她不知道的是,是齊唐買了那幅畫。

   葉昭覺的好朋友邵清羽回國了,便帶著她的男朋友蔣毅跟葉昭覺相約吃飯。邵清羽是個富家女,常想資助葉昭覺卻都被拒絕。葉昭覺賣畫的八萬收入有七萬要還給她二姨,還花了八千多給簡晨燁買了一套顏料,她自己卻省吃用,依然在貧民窟游蕩租房。邵清羽忍不住吐槽她在用生命包養簡晨燁,葉昭覺也回敬道邵清羽在用她爸的錢包養蔣毅。離席回來的蔣毅卻在手機上跟別人曖昧聊天。

   第二天,邵清羽得知消息蔣毅和何田田搞在了一起,便叫上葉昭覺殺往酒店證實。邵清羽和蔣毅、何田田、葉昭覺都是高中同學,高中時蔣毅和邵清羽、何田田就有很多恩怨糾葛。邵清羽曾當著同學們的面把酸奶倒在了何田田的頭上,蔣毅因阻攔邵清羽教訓何田田,受到邵清羽的追打,打鬧中蔣毅失手把邵清羽推下了樓梯……

  葉昭覺跟著邵清羽來到酒店房間,正看到蔣毅和何田田在房里。蔣毅拉著何田田疾步離開,邵清羽不甘心,在后面追著他,蔣毅絲毫不留情面地把邵清羽推倒在地,但最終被葉昭覺攔下。邵清羽倒在地上傷心地讓蔣毅把她買的東西都還給她,蔣毅氣憤的摘下手表、皮帶、錢包……扔在邵清羽面前,接著帶著何田田毫不留戀地轉頭上了出租車離去。

   邵清羽悲痛欲絕起身去追出租車,葉昭覺正在阻攔她,卻被推到了路中間。正巧此時齊唐開著車經過,差點撞上突然沖到路中間的葉昭覺,齊唐快速反應急左轉彎,避開了葉昭覺。但齊唐后面的摩托車卻沒反應過來,撞上了葉昭覺。摩托車倒了,葉昭覺也被撞飛了。

一粒紅塵第2集劇情介紹

  

  葉昭覺被送到了醫院,所幸并無生命危險,只是腿被撞傷了,邵清羽在旁心疼不已。摩托車車主手汪舸也被摔傷同來醫院,一起來的還有齊唐。葉昭覺發現于她而言十分重要的耳釘丟了一只,情緒激動地邊喊著邊要下床去找耳釘,齊唐和汪舸聽到動靜來到葉昭覺的病房,葉昭覺便把責任全推到汪舸頭上,讓他賠償。邵清羽急著為好友出頭,拉著汪舸到病房外,讓他跟葉昭覺賠禮道歉,并拿出一摞錢給他,讓他用這錢以十倍賠償葉昭覺,并逗她開心,完事后還有好處費。汪舸聽后一臉懵,又不是他的錯,為什么要賠禮道歉!并誤以為這錢是邵清羽撿的,擅自使用,毫無道德。邵清羽聽后氣不打一處來。

   病房內,齊唐責怪葉昭覺不該敲詐汪舸,都是因為葉昭覺自己沖出來才導致了這場車禍,說起來他還是被葉昭覺連累的。葉昭覺聽后憤怒不已,惡狠狠地回駁齊唐,兩人爭執起來。葉昭覺還是覺得不甘心,便借口讓齊唐幫忙拿著醫療器械,卻在齊唐正要接時故意撒手,讓東西掉在了地方弄出聲響。葉昭覺便借此大叫打人啦!誣陷齊唐。正此時,簡晨燁趕到醫院,正爭執的邵清羽和汪舸聽到聲響也來到病房。最終齊唐替葉昭覺向汪舸道了歉,他也不愿追究便離開了醫院。

   葉昭覺不知齊唐和邵清羽竟是認識的,齊唐是邵清羽爸爸的干兒子,一直在國外,這兩年才回國創業。邵清羽因為蔣毅的背叛傷痛欲絕,在齊唐懷里痛哭。但邵清羽依然心系葉昭覺,葉昭覺被商場開除沒了工作,邵清羽讓齊唐把葉昭覺請回商場上班,齊唐卻有些為難。邵清羽稱葉昭覺才華橫溢,只是虧在沒上過大學,不好找工作。別人都是看中邵清羽的錢,只有葉昭覺是真心待她,真心看中她這個人。說著說著,便要去商場幫葉昭覺找葉昭覺丟失的同款耳釘,在齊唐告訴邵清羽這款耳釘已絕版沒法買到后,邵清羽又是嚎啕大哭。齊唐無奈妥協,答應幫葉昭覺安排職位,邵清羽這才破涕而笑。

   回到公司,齊唐讓秘書送白玫瑰到葉昭覺病房,并為其安排職務。葉昭覺已無大礙決定出院回家。到了門口,行李卻被房東扔了出來,葉昭覺單著一條腿從輪椅上跳起來理論,但在簡晨燁的勸阻下妥協離開。兩人便來到了簡晨燁的家里,收拾妥當便外出散步,散步中葉昭覺還十元一支賣起了齊唐送的白玫瑰。簡晨燁看著叫賣的葉昭覺,想起高中時葉昭覺在班上賣零食,被稱為零食大王。兩人回憶起過去,葉昭覺稱那是她最快樂的時光,對未來充滿希望。出車禍的時候葉昭覺還在想,如果她死了,她媽媽怎么辦?簡晨燁怎么辦?她放不下的還有很多。

   次日,邵清羽帶著葉昭覺和簡晨燁來到一個高檔住宅,房屋主人出國了,需要安排人定期通風,整理照顧房子。正好葉昭覺住在這里可以幫忙看房子,也不用交房租,兩全其美。但葉昭覺卻非要交房租,邵清羽無奈地打趣道,骨氣和清高要是能換錢,葉昭覺肯定比她爸還有錢!

   此時,接到珠寶拍賣會的邀請函的齊唐來到機場正要離開。

   清晨,葉昭覺被鬧鐘叫醒。這時,門鈴響個不停,簡晨燁戴著耳機大音量聽著音樂睡得正死,被葉昭覺叫醒去開門。門外一個中年婦女帶著幾個男人氣勢沖沖地指著葉昭覺稱她為小三,并叫她喬楚。葉昭覺和簡晨燁兩人不知所以。此時,對門出來一個美女,提著刀,指著那個中年婦女,她才是喬楚。那幾人看到刀都有些慫了,喬楚氣場強大地解釋,是她老公糾纏,自己一直都是拒絕,并把她老公發的惡心信息給她看了。那女的看后便知真相,痛哭起來,并向喬楚道歉離去。

   那些人走后,喬楚便向葉昭覺道歉,牽連到他們了。雙方互相自我介紹,兩人算是認識了。

   回到家里,簡晨燁提醒葉昭覺對面那個女的怪怪的,讓她小心。葉昭覺卻不那樣認為,剛才喬楚臨危不懼,說明內心強大;周末在家依然打扮整潔,說明注重生活質量;而且看她拿刀的架勢很熟練,沒準廚藝很好呢!內心和技能都強大的人能壞到那里去?

   葉昭覺識人還是挺準的,簡晨燁出門正碰上來送雞湯當賠禮的喬楚。葉昭覺和喬楚兩人相談甚歡。葉昭覺述說著她的經歷,她現在體會到了環境多重要,在以前租房的地方只能遇到像房東阿姨那樣的人,在這卻能遇到像喬楚這樣的好人。作為律師的喬楚聽說了葉昭覺房東違約趕她的事情,便仗義相幫,教她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權益,指導葉昭覺打電話給房東,以法律來震懾住房東按合同賠付違約金和賠償金。但葉昭覺心地善良,寬容大度,不要房東賠違約金和賠償金,只要退還押金就好,最后房東也答應了,葉昭覺高興不已。俗話說,好事成雙,此時一個電話打來,通知葉昭覺周五去面試,葉昭覺更是興奮得大叫。

一粒紅塵第3集劇情介紹

  

  葉昭覺接到通知來面試,但看到招牌就是“塵世珠寶”便想要離開,被秘書蘇沁攔下。齊唐早知葉昭覺看到是塵世珠寶會選擇離開,讓蘇沁轉告葉昭覺,是一份優質的工作重要還是齊唐重要?如果葉昭覺通過了面試就有選擇的權利,可以選擇留下或者離開。蘇沁也安慰葉昭覺,老板是發工資和私下吐槽用的,齊唐完美符合這兩點。最終葉昭覺被說服,成功通過面試。

  此時齊唐則在國外的一個珠寶拍賣會上,他想起小時候和爸爸一起看鴿血紅的場景。這顆頂級紅寶石是一個迪拜伯伯送給他爸爸的,為了尋找鴿血紅,齊唐輾轉在世界各大珠寶拍賣會,不錯過一絲希望。但這次拍賣會的紅寶石依然不是鴿血紅。

  葉昭覺被錄用后興奮異常,打電話跟媽媽分享喜訊,還讓他媽媽搬過來一起住。但是她媽媽還在等著昭覺爸爸回家,她爸爸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離開了,沒盡一點義務,是昭覺媽媽一個人起早貪黑把葉昭覺拉扯大,在葉昭覺心中早已當沒有這個爸爸了,但是昭覺媽媽依然在期盼著昭覺爸爸回來。

  來到塵世珠寶上班的葉昭覺干勁十足,一切都是那么新鮮,同事們也都十分友好,葉昭覺認真努力地做著自己的工作。奔波之后,葉昭覺在辦公桌吃零食補充能量,這時,已回到公司的齊唐過來安排工作,正看到葉昭覺吃零食嘴角的殘渣,有些尷尬地提醒葉昭覺。

  下班后,邵清羽早已在門口等著葉昭覺,撒花慶祝葉昭覺找到新工作。葉昭覺懷疑是邵清羽讓齊唐安排她去上班的,但邵清羽堅持沒認,葉昭覺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葉昭覺在工作中對齊唐有所改觀。齊唐在工作中像個機器人,從不出錯,從不疲倦,葉昭覺從未見過那么努力的富二代。

  這時,簡晨燁神色焦急地跑過來,他們的朋友閔朗的白灰里被地產商買下來了,要被拆了。白灰里是閔朗奶奶留給他的唯一遺產,奶奶去世后,閔朗在白灰里開了一間酒吧。白灰里不僅是他的家,還是他的事業,更是他唯一的財產。大家焦急萬分,葉昭覺便找來律師喬楚幫忙,但是白灰里因年代久遠沒辦產權證,也沒辦過戶,并不能證明閔朗的所有權,因此也不受法律保護。喬楚也有些為難,便提出要去白灰里親自找當事人了解情況。

  葉昭覺、簡晨燁、邵清羽和喬楚一行四人來到閔朗的酒吧,得知喬楚是來幫他的律師,閔朗登臺為其獻歌一首。閔朗彈著吉他,優質的嗓音加上充沛的感情,讓喬楚聽著歌入了神,目不轉睛地看著閔朗。回到家后喬楚依然沉浸在歌聲中,思緒還留在酒吧唱歌的閔朗身上。

  在家的葉昭覺看著珠寶圖片,想起高中時畫畫的場景。葉昭覺想提前預支工資來交房租,齊唐便讓蘇沁自己斟酌決定,蘇沁最終同意葉昭覺預支工資。

  次日,喬楚來到湖邊陪老師顧老釣魚,相談中齊唐也來了。顧老談起齊唐去世的父親,父親去世前立下遺囑,齊唐只有在三十歲之前找到鴿血紅,才會告知他紅寶石相關的遺囑,正是這個遺囑,讓齊唐花了九年的時間去尋找鴿血紅,還有一年齊唐就到三十歲了。

  上海珠寶設計大賽取消了塵世珠寶的參賽資格,原因是塵世珠寶是在國外注冊的公司。蘇沁讓葉昭覺去跟主辦方溝通,齊唐得知十分擔憂,便打電話給葉昭覺讓她告訴主辦方如果不讓參加就找律師提起訴訟。葉昭覺完全把他的話當耳旁風,傳給主辦方的話從要訴訟變成了道歉,甚至騙主辦方說齊唐為此哭了,只為求得一個機會。齊唐在電話那頭聽到這些氣急敗壞,更是揚言要開除葉昭覺,葉昭覺依然不理。誰知葉昭覺的辦法竟奏效了,參賽資格回來了,齊唐也無話可說了。

  午飯時間,齊唐找到葉昭覺承認她的方法更加直接有效,葉昭覺也為自己在醫院的行為道歉,自己是因為丟了紅寶石耳釘才會情緒激動,那是她唯一一件首飾,她在網吧打了一個月的工才買來的。葉昭覺雖然窮卻很喜歡珠寶。齊唐也理解她,安慰她窮不是原罪,珠寶就跟油畫一樣,都是藝術。兩人關系有所緩和,齊唐還把大獎賽的事情交給葉昭覺處理。

  最近潤齊百貨的股票暴跌,福田百貨是潤齊最大的競爭對手,而百購曾是潤齊的合作伙伴,現在百購轉投福田聯手打擊潤齊,情況堪憂。

  齊唐的母親,也是潤齊百貨的大總裁回上海了,齊母得知齊唐世界各地參加拍賣會,卻沒時間來機場接她,有些不太高興。公司里,蘇沁讓葉昭覺安排齊唐的行程,預定明天下午四點機票,齊唐要去香港佳士得拍賣會。

  大總裁來到齊唐辦公室,就福田百購的事情商談,但雙方各執一詞,相談并不愉快。齊唐不滿三年前,大總裁一意孤行把公司遷到美國去影響公司發展,大總裁則認為齊唐翅膀硬了在教訓她,母子明爭暗斗。

  正要離開的大總裁在電梯上遇到葉昭覺,大總裁以新員工都要接受她的紅包為由,接近葉昭覺,借機詢問齊唐的工作行程,毫無防備的葉昭覺便全部透漏了,大總裁知道了齊唐明天下午四點要去香港佳士得拍賣會。拿到紅包的葉昭覺也十分開心,但同事們看到紅包眼神奇怪。

一粒紅塵第4集劇情介紹

  

  喬楚接了閔朗的案子,而對方律師正是喬楚的師兄,師兄來到喬楚辦公室勸喬楚放棄白灰里的案子,不值為了這個小案子砸了業界第一美人的金字招牌。喬楚則直接讓他離開。

  齊唐電話得知大總裁把董事會會議時間從明天上午十點改成了下午三點,理由是王總心臟出了問題要檢查,而此時齊唐正和王總一起吃飯,這明顯是借口,為了阻止他去拍賣會。

  次日,潤齊董事會會議開始,齊唐雖然身在會議中心,但心系拍賣會。會后齊唐得知拍賣會上的紅寶石就是他要找的鴿血紅,當場被拍走,齊唐遺憾錯過。

  齊唐以為是葉昭覺把他的行程表賣了,便叫葉昭覺來辦公室,打開電梯攝像,正是大總裁給葉昭覺紅包的場景,質問葉昭覺。葉昭覺覺得十分委屈,向齊唐道歉,并引咎辭職。葉昭覺拿著東西離開公司,她再一次丟了工作。

  葉昭覺來到簡晨燁家,帶飯來吃。葉昭覺無意看到桌上的畫廊合作協議書,有些詫異。簡晨燁解釋道,有家畫廊來找他合作,但他開口閉口都是錢,態度又很討人厭,就請他離開了。本來抱點希望的葉昭覺現在只覺無奈。

  邵清羽獨自一人在閔朗的酒吧喝酒,一男的過來搭訕,邵清羽拒絕得不留情面,那男的惱羞成怒,碰巧汪舸也在酒吧喝酒,見后英雄救美,但邵清羽接到葉昭覺的電話便急忙離開了。

  原來是葉昭覺在家里洗澡時突然沒電,裹著浴巾出來查看,正聽到有人進門的動靜,以為是小偷,舉起長棍便打,此時浴袍劃開也被看光了。喬楚聽到動靜趕過來幫忙,這時才看清來人就是齊唐,這個房子就是齊唐的,齊唐也才知道邵清羽聲稱找的保潔阿姨就是葉昭覺。邵清羽得知情況趕緊趕了回來。看到齊唐腦袋被打十分幸災樂禍,齊唐讓喬楚以非法入室和過失傷人告葉昭覺,但喬楚和邵清羽都是站在葉昭覺這邊的,才不愿幫忙。齊唐氣死了。此時葉昭覺可沒心情開玩笑,她向齊唐道歉認錯。

  失業的葉昭覺重新開始打電話找工作,但因學歷原因被拒絕。此時齊唐與邵清羽兩家人見面吃飯,兩家人表面氣氛融洽,實則暗濤洶涌,齊母心知肚明邵爸不會出手幫助潤齊對付福田。邵清羽為了讓齊唐重新接受葉昭覺去公司上班,答應盡力幫助齊唐對付福田。

  心力交瘁的葉昭覺回到媽媽家,上梯子修燈,打掃衛生,幫著媽媽干著各種活。在媽媽面前,葉昭覺一直假裝著幸福的模樣,假裝自己工作很好,男朋友也有收入了……雖然現實一團糟,但他不想讓媽媽為她操心難過。葉昭覺在房間翻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因為經濟原因,在高中時葉昭覺騙簡晨燁自己沒考上大學,早早地便出來工作了。離開時,昭覺媽媽給葉昭覺裝了些菜,記掛著葉昭覺。

  葉昭覺回到家,發現放在客廳茶幾上放的錢不見了,這是預支的工資用來交房租的,卻被簡晨燁拿去給閔朗打官司。葉昭覺得知真的無語了。簡晨燁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還以為上回賣畫還有很多錢。葉昭覺再也無法忍受了,告訴了簡晨燁真相。簡晨燁買工作室的七萬塊錢是問二姨借的,只為給他一個安靜的環境畫畫,作為男朋友簡晨燁也該為她考慮考慮。簡晨燁聽后十分震驚和不解,稱如果葉昭覺覺得辛苦,那就把工作室拿去賣掉,他不要了。簡晨燁覺得葉昭覺變了,有時關心錢多過關心他的畫,稱他害怕還愛著她但不再喜歡她了。葉昭覺也受夠了,說:“那么巧,我也是!”簡晨燁聽后放下鑰匙轉身離開,葉昭覺傷心大哭。

  正傷心之時,葉昭覺接到了齊唐的電話,讓她明天回去上班,葉昭覺提出的辭職他沒批準,葉昭覺還是拒絕了。齊唐讓他想清楚,是不是想要一直過著這種清高又自卑的生活,讓身邊的人一直幫她,處處維護她的自尊。如果真的有野心,就要為它去奮斗,想想自己到底想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

  掛斷電話的葉昭覺陷入深思,她發現她媽媽塞在菜下的錢。她回想起她媽媽為了讓她上學借錢,想起媽媽辛苦操持家計,精打細算地生活,往日的回憶涌入腦海。此刻,葉昭覺想明白了,她告訴齊唐她明天回去上班,房租從工資里扣,齊唐稱把這房子當作她的員工宿舍,讓她住著。葉昭覺看著桌上的菜,這都是媽媽的愛,也是讓她堅持前行的力量。

一粒紅塵第5集劇情介紹

  

  清早,重回塵世珠寶的葉昭覺出門上班,在門口正碰到喬楚。喬楚便順道帶葉昭覺去公司。在車上,看著喬楚干練地電話處理工作,葉昭覺想起高中時賣零食給同學,簡晨燁幫她收易拉罐的事情,想起簡晨燁的表白。在同學們嘲笑簡晨燁跟撿垃圾的在一起時,簡晨燁絲毫不覺得丟臉,他覺得靠自己的雙手掙錢一點都不丟人。那時,葉昭覺充滿希望,她覺得她不會一直這樣,她長大后要去大公司上班,掙好多好多錢,讓媽媽過上好日子。葉昭覺知道,簡晨燁是真的愛她,但是他對藝術的追求超過一切。葉昭覺覺得問題在于自己,簡晨燁一直愛著窮且天真的葉昭覺,他始終沒變過,是葉昭覺自己變了,他依然窮,但不再天真。葉昭覺也想開了,沒了愛情她還有媽媽。喬楚支持著她,愛情只是配菜,我們到最后最愛的還是我們自己。下車前,喬楚送了支口紅給葉昭覺,代表她的愛和鼓勵。

  葉昭覺重新打起精神,充滿信心地步入公司,看到桌上同事送的零食,心里暖暖的。葉昭覺也早已把紅包還了回去,蘇沁一直在齊唐面前幫葉昭覺說好話。

  南京慈善拍賣會邀請齊唐參加,他讓葉昭覺把拍賣品送到南京。葉昭覺進來拿拍賣品,打開一看,發現就是他賣掉的簡晨燁的那幅畫,葉昭覺這才知道是齊唐買的那幅畫。齊唐看著詫異的葉昭覺,便向她解釋,這幅畫和葉昭覺的工作都不是施舍,買這幅畫是因為認為它有價值;請葉昭覺回來工作,是因為葉昭覺確實能幫到他。葉昭覺有超越同齡人的聰明和努力,讓齊唐刮目相看。

  齊唐還在尋找心心念念的鴿血紅,他查到他父親和律師簽訂遺囑時,鴿血紅曾被拿到律師事務所,當時有一名女律師在場,但看照片不太像是喬楚。齊唐還在繼續調查。

  邵清羽答應來公司工作,公司眾人列道歡迎。新官上任三把火,邵清羽享受著發號施令的快感。為安撫員工,邵清羽特意請他們吃日本料理,員工表面熱情洋溢,拍拍叫好,但私下卻狠狠吐槽邵清羽。正被邵清羽聽到,當場發飆。

  葉昭覺前往南京出差送畫,但她還記掛著簡晨燁,打電話關心他,但簡晨燁十分不耐煩。此時,齊唐查到了香港拍賣會買走鴿血紅的買家名字,但查不到個人資料,只知道他曾在南京某酒店入住,還有一個小時就會坐飛機離開。齊唐焦急萬分,他要找到這個人,找到鴿血紅。

  齊唐想起葉昭覺正好在南京出差,便打電話給葉昭覺,讓他去酒店找那個買家,盡量留住他,但不要告知真實目的。因為買家曾跟拍賣行簽訂了嚴格的保密協議,說明他不愿轉賣。葉昭覺得知趕往酒店找鴿血紅的買家,但已經晚了,他退房了。齊唐找鴿血紅找了十年,鴿血紅從來沒有離他那么近,這次錯過了,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再能得知它的消息。葉昭覺深知鴿血紅的重要性,依然沒放棄,終于在酒店餐廳看到了那個買家。葉昭覺為了跟他搭上話,假裝上前找耳環,那個買家看到葉昭覺的那個耳環十分喜歡,兩人聊上了,但葉昭覺還是沒能留住他。

  不一會兒,齊唐趕到酒店。雖然那人離開了,但得知他不是真正的賣家,是替買家來參加拍賣會的,齊唐還是十分高興,說明還有機會。

  葉昭覺和齊唐回到酒店房間,齊唐便列出單子讓葉昭覺幫他買東西,葉昭覺看著清單無法理解,都是一些清洗打掃的物品,但還是購置齊全給了齊唐。酒店清潔工來打掃房間,開門便見齊唐全副武裝,自己打掃好了房間。葉昭覺也是服了。

  上海拳擊場上,汪舸揮灑著血汗,最終贏得比賽,拿到總冠軍,成為拳擊場上的王者。兄弟起哄要請客,汪舸便和兄弟們來到白灰里酒吧。心情低落的邵清羽也在酒吧獨自買醉,汪舸坐到她的身旁,讓她解釋,上次為她解圍她卻一聲不吭的就走了是什么情況,為了邵清羽,汪舸還被老板從門口丟了出去。邵清羽心情不好,眼眶泛紅,她男朋友跟要報復她的一個女生在一起了,閨蜜葉昭覺也天天在她面前秀恩愛,從來沒有考慮她的感受。她為葉昭覺做了那么多事,只喜歡葉昭覺一人,葉昭覺怎么能喜歡別人,為她喜歡喬楚吃醋。邵清羽一股腦全說給汪舸聽了。

  汪舸贏了拳擊比賽得到了獎金,便想讓邵清羽把錢轉交給葉昭覺,表達歉意。此時邵清羽已醉得胡言亂語,為了證明自己沒喝醉,邵清羽讓汪舸出道題考她,汪舸出了個頂難的數學題,邵清羽不會,大哭。汪舸看到慌了,要送她回去。閔朗看到后,以為汪舸騷擾邵清羽,不讓汪舸帶走她,汪舸不知邵清羽和閔朗十幾年的交情,堅持不留邵清羽一人在這。最終,邵清羽留在酒吧樓上休息,汪舸不放心,堅持坐在門外走廊里休息。

  因為鴿血紅的事情齊唐思緒萬千,便涂起了葉昭覺放在桌上的秘密花園圖冊。葉昭覺則在隔壁大喊加油為自己打氣,嚇得齊唐手一抖,畫出界了。作為資深強迫癥患者,齊唐不能忍受畫到外面,直接把那一頁撕掉了。

  此時,喬楚躺在床上一遍遍地聽著閔朗唱的那首歌……

一粒紅塵第6集劇情介紹

  

  清早,葉昭覺醒來,桌上早已備好早餐,齊唐自己把畫送去拍賣會了。葉昭覺看到齊唐在秘密花園圖本上的填色,色彩運用十分好看,大為驚嘆,但她也發現其中被撕了一頁。

  喬楚美美地化妝,精心挑選著衣服,只為來白灰里見閔朗 。此時住在白灰里的邵清羽,開門看到睡在門口的汪舸,懷疑他有不歹之心,兩人又吵鬧了起來。閔朗調侃他們兩真是天生一對。

  喬楚來到石灰里,借口正好在附近辦事,順便過來看看,其實是精心打扮特意過來的。閔朗讓喬楚嘗嘗他剛做好的早餐三明治,喬楚心情很好地接受了。此時邵清羽從樓上下來,直接把三明治拿過來吃了,喬楚看到邵清羽從樓上下來,誤以為她和閔朗有什么關系,有些生氣,硬邦邦地說趕時間,要去樓上看奶奶遺物。閔朗看出了喬楚的情緒,便向她解釋緣由。喬楚依然嘴硬不承認有情緒。喬楚在閔朗奶奶的遺物里找到了當年的租金證明,高興地表示官司贏定了。

  此時,齊唐和葉昭覺駕車趕回公司,葉昭覺在車上以各種借口換歌,不好聽,太快了,太慢了……沒聽過一首完整的歌。齊唐有些不耐煩,阻止了她換歌。接著,葉昭覺就開始提問題,強迫癥會很困擾嗎?涂頁本為什么被撕掉一頁?一個問題比一個問題難纏,齊唐無力招架,只能妥協,還是換歌吧。

  齊唐和葉昭覺回到辦公室,齊唐送了一個耳釘給葉昭覺,和她丟的那個一模一樣。齊唐曾經收藏過一對這款耳釘,便把其中一個送給了葉昭覺。葉昭覺看后十分開心。葉昭覺放下自尊心以后,感覺渾身輕松了很多。齊唐也覺得現在的葉昭覺比之前愁眉苦臉的樣子好多了,看著葉昭覺可愛的樣了,齊唐不自覺地笑了。

  下班回到家,葉昭覺還想著簡晨燁,但是簡晨燁打電話不接,發短信不回,葉昭覺也沒有辦法。

  第二天,邵清羽得知齊唐送耳釘給葉昭覺,調侃齊唐喜歡葉昭覺,還在八卦著喬楚和閔朗的關系不單純……正此時,接到蔣毅電話,以為蔣毅是來道歉的,心里欣喜若狂,但表面還是故作淡定,約蔣毅見面聊。

  邵清羽和蔣毅在塵世珠寶門口見面,蔣毅并不是來道歉的,而是來提分手的。邵清羽聽后情緒激動,撕打起蔣毅,要跟他同歸于盡。葉昭覺和齊唐得知趕到門口,齊唐拉開邵清羽,不顧掙扎直接扛上了樓。

  蔣毅為了錢,一直縱容邵清羽這樣對待他,被打也是活該。他向邵清羽借錢從來不還,曾經山盟海誓到死只喜歡邵清羽一個人,現在卻出軌。葉昭覺依然在樓下數落著蔣毅,為邵清羽出頭,說得蔣毅啞口無言。

  齊唐把邵清羽扛回辦公室,就開始苦口婆心地跟她講道理,但并沒什么用。葉昭覺一來兩人就抱頭痛哭,邵清羽稱還是葉昭覺對她最好了。齊唐有些目瞪口呆,他這樣跟邵清羽講道理,葉昭覺一來反倒成了對她最好的人了,無奈地離開了。蘇沁開解齊唐,什么時候都不要給女人講道理。

  葉昭覺在辦公室暖心安慰著邵清羽,邵清羽情緒有所緩和。葉昭覺無意中從邵清羽口中得知明天是齊唐生日。因下午兩點,閔朗官司開庭,葉昭覺下午便請了假去法院。

  法院里,邵清羽和葉昭覺都來給閔朗助陣,但簡晨燁依然未現身。喬楚找到了新證據,扭轉了局勢。最終原告同意庭外和解,白灰里七十九號是閔朗的了。閔朗激動得一把抱住喬楚,喬楚有些不知所措。結束后,一行人便來到酒吧慶祝,葉昭覺在閔朗的手機看到簡晨燁發的消息,稱吵架冷戰是單身時間,沒人煩他,不知多好。葉昭覺傷心離開。

  葉昭覺來到簡晨燁家里找他,卻發現簡晨燁發燒了臥倒在床,葉昭覺十分擔心,拿藥給簡晨燁吃,悉心照料。燒得糊涂間,簡晨燁還在想要是還沒和好就死掉了,會內疚一輩子。兩人就此和好。葉昭覺談起喬楚在法庭上揮灑自如的表現,十分羨慕,但簡晨燁覺得不是每個人都會成功,沒有天賦也無法強求。正如當初葉昭覺美院落榜,早點工作也好。人要知足常樂,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快樂。葉昭覺聽到這些話,心中很不是滋味。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