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手劇情介紹

1-6集

推手第1集劇情介紹

  

  十五號標地正在火熱拍賣中,曾經籍籍無名的地塊一夜之間變得炙手可熱,明德集團的總裁劉念也對它志在必得。另一邊,柳青陽是個玩世不恭,放蕩不羈的富二代,從不需為生活操勞,他熱愛摩托車比賽,并且在這方面也取得了不錯的名聲。在一次比賽前的聚會中,柳青陽認識了俱樂部新來的一個女孩,聽說那女孩性格孤傲,在俱樂部里只比賽,從不和其他人交往,這倒引起了柳青陽的興趣,他決定在今天贏過這個女孩,這個女孩就是陳一凡

  柳青陽和陳一凡還在比賽中,為了增加比賽的難度,俱樂部還故意在路上設置了障礙,可技術高超的兩人一一躲過了。另一邊,十五號地塊開始拍賣了,十分的炙手可熱,而劉念卻還沒有來到拍賣現場,只派了兩個助理來,拍賣會進行過半,劉念才姍姍來遲。此時十五號地塊已經被拍賣到二十多億了,這正在劉念的意料之中,一個姓楊的老板開價二十五億,劉念示意助手舉牌,壓了對方一千萬。兩家公司就這樣杠了起來,楊總破釜沉舟開出三十億的價格,助理不知如何決斷,就在這時劉念突然走進了大廳。

  柳青陽和陳一凡還在比賽中,可萬萬沒想到,在他們的賽道上竟突然闖進來一個迷路的大貨車,柳青陽技術高超,為了救陳一凡他直接從車底過去了,陳一凡稍遜一籌,停在了馬路這邊。柳青陽受了點傷,氣得罵陳一凡瘋了,看見車還硬闖,可是當他看清楚陳一凡的臉后語氣瞬間軟了下來,因為她太漂亮了,而陳一凡也呆住了,她定定地看著柳青陽,原來他和她的一個故人長的幾乎一模一樣。另一邊,劉念來到了拍賣大廳,親自舉牌參與拍賣,此時十五號地塊已經被哄抬到三十五億了,劉念卻還不依不饒,終于以四十億的價格買下了這塊地。這件事情還是比較轟動的,因為十五號地塊實際上不值這么多,記者們圍著劉念,想知道他接下來是不是有什么開發計劃,對手楊總和李總也皮笑肉不笑地祝賀他,心里其實十分憤恨。助理也不太懂劉念的操作,一方面集團一時拿不出這么多錢,另一方面,集團的另一個總裁陳總還不知道,而劉念卻勝券在握。

  梅道遠身在草野,卻還記掛著明德集團的事,在電視上他得知了明德集團高價收購十五號地塊的事。另一邊,柳青陽和陳一凡因為交通事故被叫進了警察局,柳青陽已經是警察局的常客了,他不知多少次因為賽車而進了局子,可是仍“死不悔改”。兩人背安排到隔壁看材料寫保證書,柳青陽已經是輕車熟路了,陳一凡卻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不多時,柳青陽便諏好了一篇保證書,開始胡亂和陳一凡搭訕。這一次事故,陳一凡也的確該感謝他,可是柳青陽長的太像她的故人了,所以在面對他時,陳一凡莫名的有些緊張,晚上,柳青陽的發小張小同花錢把柳青陽保了出去。

  劉念一回到公司,職工們紛紛為他慶祝,這是助理春雨安排的,可是劉念卻并沒有十分高興,因為競標成功只是個開始,現在還不是慶祝的時候。另一邊,“不要臉”的柳青陽問朋友借錢把陳一凡也保了出來,本想約她吃個飯,可是陳一凡卻興趣不高,不過憑著死皮賴臉的本事,柳青陽還是請到陳一凡喝了杯咖啡。陳一凡正是明德集團的副總裁,今天競標的大事她一直沒有參與,全是劉念一手操辦的。與此同時,柳青陽把陳一凡哄到了朋友的咖啡廳里,他熱情地做著自我介紹,看來是真的挺喜歡陳一凡,可是陳一凡卻始終冷著臉不大回應。

  她借柳青陽的手機聯系了自己的朋友,讓朋友來接她,柳青陽卻不想放過這個美麗的女孩,非要再和她比一場。正說著,陳一凡的朋友來了,不是別人,正是明德集團的劉念,陳一凡拿了一疊鈔票給柳青陽,算是還他的保釋金,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柳青陽有些失望,難得碰到個喜歡的姑娘,結果卻這么冷冰冰的。劉念和陳一凡回到了家,劉念讓她以后別玩危險的賽車,并告訴她自己花四十億拍下了十五號地塊,陳一凡驚呆了,因為這完全是失智的行為,兩個人吵了起來,因為這已經不是劉念第一次自作主張了!

推手第2集劇情介紹

  

  陳一凡和劉念吵得很厲害,劉念堅稱自己是為了明德,只有陳一凡才了解他,他根本就是為了自己,再由他作下去,明德很可能毀在他手上!第二天,柳青陽回家看望父母,還大包小包地拎著禮物,不過知子莫若父,父親一看就知道他肯定又是回來要錢的,果然柳青陽開口就要了二十萬,說是自己的車行缺一臺發動機。柳父也是很寵愛這個兒子的,他答應給兒子錢,不過還是叮囑他,追求興趣不要緊,自己怎么樣都會支持他,但一定要腳踏實地,柳青陽拿著錢就跑了,也不知有沒有聽進去。

  柳青陽上樓陪媽媽聊天,他看出父親心情不好,問媽媽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柳母讓他別擔心,柳父就是喜歡把小事看得太重。柳母最擔心的還是兒子,柳青陽整天搗鼓摩托車,她看著實在是擔心,可柳青陽卻覺得是父母不理解他。另一邊,陳一凡和劉念同時出席公司的發布會,劉念先是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什么會花四十億買地,接著便把舞臺讓給了陳一凡。陳一凡款款上臺,她說明德會盡全力做好這塊地,記者們的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兩人還是應對的很好。與此同時,董事會里大大小小的董事們議論紛紛,對劉念花四十億拍地的事很不滿,助理春雨平復著董事們的怨氣。

  明德的對手們陣腳也亂了,他們萬萬沒想到劉念會拍下十五號地塊,在這樣放任明德發展下去,他們就會受到威脅,因此他們決定對明德下手了。陳一凡本來和劉念說好去看望梅道遠,可劉念卻臨時變卦,他不愿意去看望梅道遠。陳一凡覺得他實在不可理喻,工作上自己讓著他,可梅道遠是他們的恩師和明德的開創者,他們理應去看望,兩人吵了幾句后,劉念仍舊堅持不去,陳一凡獨自去了梅家。此時,梅道遠正和老友打著太極,陳一凡本想說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可是梅道遠卻攔住了她的話頭,說自己已經退出地產界了。一位梁醫生也來到了梅家,原來梅道遠的妻子有精神病,一直在英國治療,最近她的病情有些好轉,因此可以回國修養了。梅妻是因為失去了兒子才得了精神病,這次回來還是需要慢慢引導她接受喪子的事實。

  柳青陽和大鵬正在街上逛,卻碰到了一群兇神惡煞的人,說是大鵬賣了他假的發動機。雙方打了起來,柳青陽自知寡不敵眾,因此護著大鵬逃了出去,慌不擇路之時卻意外遇到了陳一凡。柳青陽怕連累陳一凡,因此連話都不敢和她多說,可是他卻小看了陳一凡,陳一凡竟會打太極拳,算是個“武林高手”,幾招便把小混混打倒了,混混頭兒更是嚇得腿軟。柳青陽坐到了陳一凡的車上,現在他對陳一凡佩服的得是五體投地,這個女孩太厲害了,一路上他絮絮叨叨,陳一凡嫌他吵,把他騙下了車扔在了路邊。

  回到家時天已經黑了,劉念想和一凡聊聊,一凡還在生氣,劉念卻執迷不悟,他固執地認為自己沒錯,梅道遠不值得他去看望,話不投機半句多,一凡拒絕和他交談。另一邊,柳青陽受傷了,讓發小張小同幫他療傷,又炫耀著新買的發動機,就在這時,柳父突然來找他,父親臉色很不好,像是出了什么事。

  劉念請了幾個地產界的大佬吃飯,可是他們卻集體爽約,原來他們被尚嘉集團李總聚在了一起李總旁敲側擊地讓他們不要和劉念合作。李總在地產界頗有權勢,他一發話,這些人自然不會和劉念合作了,劉念陷入了困境,為了籌集四十億,他決定立刻進行融資。柳青陽回到家里,屋子里卻擠滿了人,個個臉色陰沉,原來柳父生意失敗,柳父人也不見了。

推手第3集劇情介紹

  

  柳青陽如往常一樣,瀟灑地騎著摩托車回家,可是家里的氣氛卻很奇怪,擠滿了一堆陌生人,母親的臉色也不好,原來是柳父的工程出事了,他現在不知所蹤,外面的人都是柳父手底下的工人。柳青陽覺得不可能,父親昨天還給了自己二十萬呢,父親怎么會破產?可是眼前的一切讓他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柳母急得哭泣,柳青陽讓她別著急,自己一定想辦法把父親找回來。

  劉念想借上市來融資,可是他太急于求成了,陳一凡和董事們都反對,但他卻一意孤行,一凡不想再和他多話,她只怕有一天明德會毀在他手上。另一邊,柳青陽和張小同一起尋找柳父,通過警察他們得知柳父并沒有出行記錄,也就是說他沒有離開本市。柳青陽想起昨天和父親見的最后一面,昨天父親突然來看他,他神色正常看不出什么不對,只是一味地叮囑柳青陽一定要走正道。警察提醒柳青陽,他的父親有可能輕生,柳青陽的臉色都變了,他非常擔心父親,張小同提醒他去柳父公司看看,可是柳青陽卻連父親的公司在哪都不知道,柳青陽逼著張小同發朋友圈謊稱自己車禍受傷,想借此逼柳父現身。

  劉念現在的壓力很大,春雨陪他聊天喝酒,她非常崇拜劉念,因此一直鼓勵著他,可是劉念更希望這些話是陳一凡對他說的。與此同時,陳一凡在俱樂部發呆,聽到其他成員說柳青陽家破產了,現在他們都打算離柳青陽遠一點。一凡有些擔心,立刻打電話讓助理幫她查一查柳源地產的資料,第二天,一凡弄清楚了柳源地產的底細,她決定收購柳源地產。另一邊,柳青陽和張小同在醫院“守株待兔”,他認為父親一定會來醫院的,等了一上午終于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可追過去后又不見了。這時齊叔打來電話,說今天公司的東西就要被清退了,讓柳青陽去收拾柳父的東西。柳青陽去了父親的公司,只見一片狼藉,特別的荒涼,他恍惚中看到公司成立時父親那意氣風發的樣子,可是如今卻人走茶涼,什么都沒有了。柳青陽無奈地收拾著雜亂的辦公室,撿起一幅幅被扔在地上的照片,他好想父親,更想大哭一場。

  突然有個西裝革履的人,自稱是明德集團的人來找柳青陽,說是要收購柳源地產,他的態度很是倨傲,說得話也很難聽,柳青陽根本不想賣父親的公司,他撕掉了這人的名片并趕走了他。另一邊,教授陳秋風正在講述一個故事:有個男人欠下債務后拋妻棄子,那孩子從小受盡欺負,母親死后就進了福利院。再大了一些他便開始試著做生意,結果越做越好,五年就還清了債務,現在成了有名的企業家,這個孩子不是別人,正是劉念。陳秋風是想用劉念的例子告訴學生們,要做財富的主人,而不是被財富奴役。

  在陳秋風授課時,劉念也來了,陳秋風是一凡的父親,也是劉念的老師,因此兩人關系很好。劉念說自己只是來看看他,可是陳秋風卻知道,無事不登三寶殿,劉念肯定是遇到麻煩求自己支招來了。春雨把劉念打算上市的事告訴了尚嘉集團的幾個老總,他們打算聯合起來對付劉念。另一邊,一凡詢問下屬收購柳源地產的事有沒有做好?下屬只好說沒能收購成功。

  柳青陽還是沒有找到父親,而欠下的錢也還不了,柳母的精神狀況也很差,全家的擔子都落到了柳青陽身上。柳青陽后悔當天在車行就應該攔住父親,無論如何都不讓他離開,可是當天的自己卻太過糊涂,根本沒有看出父親的不對勁。柳母知道柳父不是怕事的人,他是賠了兄弟的錢,因此覺得沒臉見人才離開的。柳母想賣了柳源地產,她不懂生意的事,但是她知道欠別人的錢一定要還上,而現在還錢的法子只有賣公司一條!

推手第4集劇情介紹

  

  陳一凡決定收購柳源地產,可是過程卻很不順利,而前一天拒絕賣公司的柳青陽在母親的勸說下也改變了主意,他主動來到明德集團,打算賣公司。接待他的還是那個姓孫的,他提出的條件十分苛刻,明德只接手柳源地產的債務,但不出額外的錢。柳青陽知道明德就是想空手套白狼,即使他現在落魄,他也不會忍受這屈辱的條件,他當場決定不賣了。姓孫的立刻口出惡言侮辱柳父,柳青陽氣得和他打了起來,就在這時一凡趕來了,她決定親自和柳青陽談公司的事。與此同時,春雨告訴劉念,一凡準備收購柳源地產,劉念不同意一凡的收購計劃。

  一凡是真心想幫柳青陽,可是柳青陽現在卻十分敏感,他不能立刻做出決定,而且他還很擔心和父親一起賠本的工人。一凡見他對公司事務一竅不通,只好耐心地和他解釋,并且開出最合理的條件,柳青陽相信一凡不會騙他,他簽下了合同。臨走時一凡把自己的電話給了柳青陽,如果遇到困難可以來找她。柳青陽回到了張小同的咖啡館,所有的工友都在那等著他,得知他成功賣掉了公司后都很高興,因為這代表著他們不會賠得血本無歸。可是青陽卻說公司一分錢都沒賣掉,工友們瞬間暴怒,青陽無言以對,他不是不想拿回工友的投資,可是他實在沒辦法了。這時,柳母打來電話,讓工友們都去她家里,她自己出錢給他們結賬。

  劉念駁回一凡收購柳源地產的計劃,一凡很生氣,她立刻通知所有人下班,并把自己的股份兌現,自己出資完成收購,她去了梅道遠家幫忙收拾屋子,因為梅太太就要回來了,有些和梅恒有關的東西都要收起來,怕梅太太受刺激。另一邊,柳母拿出了所有的積蓄,還賣了自家的別墅,就為了給工友還錢,柳青陽問母親賣了房子,他們娘倆住哪呢?柳母帶著柳青陽去了十幾年前,他們還沒發跡時住的老宅,在那里柳青陽度過了童年時光。那時候家里雖清貧,可一家人過得很快樂,不像如今什么都沒有了,父親還不知所蹤。

  老屋的東西都很熟悉,柳青陽看了恍如隔世,柳母卻很懷念,這里承載了她的青春歲月,她會積極地面對生活。以前她和柳父都是泥瓦工,現在她照樣可以做泥瓦工,爭取早日掙錢還給工友們。柳青陽很頹廢,他享福享慣了,已經不能再接受這清貧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他心疼母親,他打算借錢給母親租個好的房子。他打電話約以前的朋友見面,這些朋友人倒是來了,可是柳青陽一提借錢的事就紛紛避之不及叫起窮來,連稱呼也從“柳少”變成了“小柳”。柳青陽心涼了,自己之前不知幫了他們多少,現在自己落難了,個個都這么無情無義。

  柳青陽失望地回到了他曾經引以為傲的車行,那是用父親的錢開的,里面的摩托車都是他的珍寶。他不停地回憶著和父親見的最后一面,他真的想父親了,以前都是他替自己遮風擋雨,如今所有的風霜打擊都要他來承擔,真的太難了。另一邊,劉念還是反對一凡私自決定收購柳源地產的事,他認為現在他們應該把重心都放在十五號標地上。兩人爭執時柳青陽打來了電話,一凡匆匆離開去見他,劉念急忙告訴她陳秋風讓他們周末回家吃頓飯,一凡不痛不癢地答應了。

  劉念起了疑心,他開始調查柳源地產和柳青陽,而陳一凡則準時地到了約定的地點,見到了柳青陽。柳青陽想把車行賣給她,因為他現在很缺錢,他開了三百萬的價格,沒想到一凡一口就答應了,連價都沒有還。

推手第5集劇情介紹

  

  一凡買下了柳青陽的車行,這個車行傾注了柳青陽多年的心血,如今賣掉也是生活所迫,他實在太缺錢了。他知道旁觀者清,而自己又不懂生意,所以他想讓一凡幫他分析分析,是不是有人害了父親?一凡告訴他任何行業都存在風險,他的父親失敗了,只能說是撞到了風險上。一凡走了,而跟蹤他的劉念卻看到了她和柳青陽,他定定地看了柳青陽很久,面色沉重。

  第二天,春雨已經調查清楚了青陽的情況,并報告給了劉念,劉念并沒有把柳青陽放在眼里,因為現在的他就是一個落魄的窮小子。另一邊,青陽和大鵬聚餐,大鵬替他鳴不平,說以前的兄弟沒良心,可當他聽說青陽把車行賣了三百萬后眼睛立馬亮了。他說青陽不應該用這次巨款還錢,而是應該用來投資錢生錢,說著便推薦他參與自己表哥的投資。大鵬說的是天花亂墜,柳青陽又是個不諳世事的公子哥,根本不知道人間疾苦,又急切地想掙錢還錢,不讓媽媽在吃苦,在考慮了一夜后,他竟同意拿這三百萬去投資。

  幾天后,張小同得知這件事情后大吃一驚,斥責柳青陽不懂事,胡亂把三百萬投出去了,這明顯就是個騙局呀!可是青陽卻鬼迷心竅了,堅信自己的選擇沒錯。拖著張小同去了那所謂的公司要讓他親眼看看,可是沒想到那公司早就亂成一鍋粥,民警正在調查情況,果然這是個非法傳銷公司,青陽的三百萬沒有了。青陽找大鵬算賬,可是大鵬也被騙了,老婆正在和他鬧,他跪下向青陽道歉,可是這一切都沒用了,青陽知道大鵬也是受害者,沒有過于怪罪他。回到張小同的咖啡廳,青陽想起了父親的教誨:做人要腳踏實地,不能好高騖遠,自己總是不以為然,如今果然吃了大虧,父母將他保護的太好了,他根本無法面對這險惡的社會。張小同都免不了生他的氣,自己勸了他很多次,可他偏偏不聽,一邊罵一邊遞上了自己的卡,想幫他度過難關,而青陽卻沒有收,這是他自己的過錯,應該自己承擔!

  明德集團由于劉念的大手筆投資,導致資金鏈斷了,他也很著急,每天工作到深夜,春雨則找各種理由陪著他。另一邊,柳青陽還是很難過,半夜在樓下邊喝酒邊流淚,柳母看見了,無比的心疼,便去樓下陪著他。柳母回憶著他小時候的事,覺得兒子大了,很多事情都不愿和自己說了,其實她是怕兒子憋太多事在心里會憋出病來。柳青陽也很無奈,他不是不愿和母親說,而是沒臉和她說,自己太不爭氣了,他抽噎著告訴母親自己賠了三百萬。柳母得知后并沒有責怪兒子,她只是覺得兒子該長大了,就當這一次是個挫折,挫折過后一定要站起來!第二天,青陽和母親一起去工地干活,他們腳踏實地慢慢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周末,劉念和一凡回家吃飯,陳秋風說了幾句致辭,可一凡卻一臉的不高興,似乎和父親陳秋風有著矛盾。宴席還沒開始幾分鐘一凡便要離開,陳秋風自然是不許的,父女倆在桌上就嗆了起來,一場家宴就這么散了。另一邊,青陽和母親一起做起了泥瓦工,從小嬌生慣養的柳青陽第一次見識到了父母的艱難,在自己小時候他們就是這樣辛苦的工作的。雖然很艱難,但是他不會再叫苦或者放棄了,因為他身后的是母親,他一定要保護好她。深夜,青陽和柳母還在工作,包工程的人來視察,埋怨他們干得慢,說話很不中聽,他要求青陽和柳母在后天必須完工。青陽哪里受過這種氣,一時忍不住,大少爺脾氣又發作了,可是又不忍母親吃苦,只好又硬著頭皮干了起來。

  在劉念的勸說下,一凡還是和陳秋風道歉了,盡管她很不情愿,陳秋風告誡一凡要和梅道遠保持距離。理由是梅道遠是明德第一任總裁,她和劉念是他的接班人,總和上一任領導聯系不是個好事,一凡不愛聽這話,轉身離去了。陳秋風卻留下劉念,和他商討明德資金鏈的問題,他建議劉念和尚嘉合作,因為現在的尚嘉起了內訌。回家后,劉念勸一凡態度緩和點,畢竟陳秋風是她的父親。

推手第6集劇情介紹

  

  一凡越來越看不起劉念,他簡直太會拍馬屁了,而且沒有底線,陳秋風和梅道遠都是他的老師,只因為陳秋風可以給他一些內幕消息,因此就刻意地去親近。劉念不想解釋,他反過來質問一凡為什么要花三百萬買柳青陽的車行,他覺得一凡是在用青陽來氣他,一凡無奈地笑,她沒想到劉念會這么自大。另一邊,雖然已是深夜,可青陽還在工作,回家睡不了幾個小時又要去工地趕工,可青陽畢竟從前嬌生慣養,干了一天的活后全身都痛。

  今天是梅夫人回國的日子,一凡去梅家迎接她,可梅夫人的情況還是不太好,她很多事情都記不清楚,一提到兒子梅恒就開始頭痛,她的時間永遠停留在了三月三號,兒子去世的那一天。梅道遠很愛妻子,這一次妻子回國修養,他一定要好好對待她,和一凡準備午飯時,兩人談了很多。就在這時,梅夫人突然尖叫起來,說自己兒子出事了,吵著要去醫院,還差點砸傷了一凡。另一邊,柳青陽找張小同訴苦,說泥瓦工太苦了,他真的干不下來,張小同便開玩笑讓青陽來咖啡廳工作,不過還是一樣的累,他就是想讓青陽知道,工作就是很累的,他就是大少爺當慣了吃不了苦而已。

  醫生來穩定了梅夫人的情緒,大家發現床頭一本名叫《推手》的書,梅恒以前練過推手,可是是這個原因才讓梅夫人又想起了過去。一凡的心里也很受觸動,她想起五年前梅恒去世時的場景,自己看著他被送進手術室,卻再也沒睜開眼睛。另一邊,明德集團的資金鏈真的斷了,春雨勸他和尚嘉講和,劉念卻執意再等等。

  青陽和柳母每天中午只能吃方便面,以他們現在的財力,連每天吃便當都承擔不起。與此同時,一凡代表明德集團來看工程,原來這幾棟樓都是明德的,為了籌錢補足資金,劉念打算賣了這幾棟樓。一凡一上樓就看到青陽在狼狽地吃著方便面,兩個人都愣住了,青陽更是覺得不好意思,因為是工作,一凡裝作不認識他繼續給買家講解,可是她心里的觸動不比青陽小。一凡回到公司后向劉念興師問罪,因為這是劉念故意安排的,他就是要讓一凡看看柳青陽現在是多落魄。另一邊,青陽也和母親說不想在工地干了,柳母知道他就是嫌丟面子了,不干可以,他總得想別的法子吧,柳家已經敗了,他不能再當大少爺了!

  尚嘉的楊總想和劉念合作,劉念很高興,這正是他想要的,一凡卻不冷不熱無所謂的樣子,劉念向她道歉,因為他還需要一凡的幫助。就在這時柳青陽打來了電話,他約一凡見面,因為他還想和一凡比一次,并且加上賭注,一凡同意了,劉念心里很不痛快,可面子上卻還裝作無所謂。陳秋風去看望梅道遠,兩個人原來是老友,陳秋風想勸梅道遠出山,可梅道遠卻意志堅決,不愿再涉足商場。

  柳青陽等到了一凡,兩人在公路上進行了摩托車的比試,規則是不能超速和闖紅燈,看誰先到第四個紅燈,兩人的技術相當,一路風馳電掣,不過最后還是柳青陽贏了。晚上,劉念和尚嘉的楊總一起見面吃飯,原來楊總是想加入十五號標地的項目。

網絡微評
? ?
推手
分享到:
賈乃亮 王鷗  

導演:文杰

編劇:張曉峰

出品公司:愚恒影業·梅爾卡巴影視、悅虎文化傳媒、合喜文化傳媒、泰海影業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