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隊劇情介紹

13-18集

老虎隊第13集劇情介紹

  

  毛寶與戰士們在屋外休息,一個生面孔戰士忽然來訪,指名道姓提出見毛寶。老虎隊的戰士們一頭霧水,誰也不認識眼前這個提出見毛寶的生面孔戰士。毛寶仔細打量來找自己的生面孔戰士,很快記起了此人曾是國民黨士兵。當初濟南戰役,毛寶在城頭上被一個國民黨士兵偷襲,險些丟了性命。偷襲他的國民黨士兵正是如今找上門來的戰士,毛寶一眼認出了對方。時過境遷,這名國民黨士兵已經歸降,身穿解放軍軍服,昂首挺胸精神抖擻。歸降的國民黨士兵自稱姓巴名甲,來找毛寶不為別的,是為了加入赫赫有名的老虎隊。毛寶一聽巴甲想加入老虎隊,立時樂了起來,老虎隊是精英部隊,不是一般人隨隨便便可以加入,巴甲見毛寶瞧不起他,提議毛寶派兩個手下跟他決斗。笑面虎與大憨見巴甲口出狂言目中無人,兩人聯手對付巴甲,本以為可以把巴甲治得服服帖帖,不料反被巴甲教訓了一頓。毛寶沒有料到巴甲身手了得,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轉變,笑容滿面歡迎巴甲加入老虎隊。

  大憨與笑面虎當眾出了洋相,灰頭土臉到樹林里面唉聲嘆氣。笑面虎忽然覺得巴甲不對勁,以巴甲的能力,在國民黨隨便都能謀到一官半職,但他卻選擇歸降解放軍,說不定他是國軍派來的奸細。大憨也覺得笑面虎的猜測有道理,兩人決定調查巴甲。 

  巴甲獨自一人到樹林里面自言自語,向曾經的連長表達愧疚,提起自己加入了解放軍,相信能得到已經陣亡的連長理解。笑面虎與大憨見巴甲掏出了一封信,兩人認定信里面是機密情報,立即上前奪走了信件。毛寶帶人趕了過來,從笑面虎手里接過了信。信是江小白幫巴甲寫的,巴甲思念老家的爹娘,由于文化低不會寫字,他委托江小白幫忙寫信。毛寶讀完信件批評了笑面虎和大憨一頓,解放軍是一個大家庭,大家應該相親相愛如同一家人,巴甲曾經是國民黨士兵,如今已經投誠,毛寶不希望笑面虎等人懷疑巴甲。

  沈琳經過深思熟慮,寫了一封辭別信給陸勝文,打算離開前線回家。守衛阻攔不了執意回家的沈琳,只好向陸勝文報信,陸勝文從守衛手里接過了沈琳寫的信,沈琳坦言自己不是合格的戰地記者,萌生了退意,希望以后還有機會與陸勝文相見。

  大憨惦記著住在徐州城外的老母親,時刻想回老家看一眼老母親。由于無法看懂地圖距離,大憨委托猴子向葉峰團長求助。猴子一心想加入老虎隊,趁機要求大憨幫忙在毛寶面前美言幾句。猴子叫來了葉峰,大憨如實相告,葉峰仔細查看地圖,推斷大憨距離老家還有八九十里路程,如今大憨老家已經是國民黨的勢力范圍,大憨如果回老家看望母親,可能會被國民黨識破。

  何仙女帶來了鄉親們送給老虎隊的糧食,毛寶卻拒絕收下糧食。特別是張大娘養的自己舍不得吃的雞,毛寶覺得張大娘自己都舍不得吃雞,老虎隊的戰士們更加不能吃掉張大娘心愛的雞。何仙女被倔強的毛寶氣得七竅生煙,無奈之下送了幾個雞蛋給毛寶。

  軍長備了好酒好菜,通知陸勝文來喝酒,陸勝文帶著一肚子質疑入座,軍長看出了陸勝文的心思,承認自己在國軍節節失利的時候還喝酒,確實說不過去。

老虎隊第14集劇情介紹

  

  楊軍長邀請胡國忠與陸勝文吃飯,陸勝文為即將到來的徐州大戰憂心,沒有心情吃飯。楊軍長理解陸勝文的心情,他又何嘗不為徐州大戰發愁,為了團結一致共同對敵,他提出與胡國忠和陸勝文結為異姓兄弟。三人一拍即合,前往樹林里面對著蒼天許下誓言,結為了異姓兄弟,三人從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江小白與毛寶分析徐州周邊地形,研究出了一套中路破敵之計。毛寶參加會議的時候復述江小白的作戰觀點,獲得政委刮目相看。以往毛寶大字不識一個,光有武力沒有頭腦,如今竟然有理有據發表了一套作戰方案,政委只覺不可思議。毛寶獲得夸贊并未得意,而是虛心的透露作戰方案是江小白想出來的,自己只是負責發言而已。王強認可了江小白想出來的作戰方案,決定派老虎隊負責主力戰斗。傷勢還未痊愈的姚公權也想參加戰斗,王強不批準,叮囑姚公權好好休養。

  楊軍長打電話給上級,希望四十四軍團早日趕來支援,由于上級部門相互推委只顧自己的利益,楊軍長通完電話后大發雷霆,向陸勝文倒苦水。如今四十四軍不可能再來支援了,楊軍長只能帶領十幾萬的第七軍團迎戰共軍。黨國危急,高層為了自己的利益各人自掃門前雪,陸勝文為黨國的未來憂心仲仲。

  鐵猴子一心想加入赫赫有名的老虎隊,何仙女帶領鐵猴子見毛寶,幫助鐵猴子加入老虎隊。毛寶把何仙女當成母老虎,計上心來提醒鐵猴子應該保護何仙女,如果鐵猴子加入了老虎隊,就沒有人保護何仙女了。鐵猴子被毛寶說得無言以對,決定另想辦法引起解放軍重視。

  三團的戰士們忽然個個鬧肚子,鐵猴子從三團營地出來,在路上與一個鬼鬼祟祟的戰士撞了個滿懷。戰士自稱孟三兒,出行神秘似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鐵猴子心細如發留了一個心眼,一路娓隨孟三兒,發現孟三兒來到一處土凹子下面掩埋東西。

  孟三兒埋好東西發現了蹲在不遠處偷看的鐵猴子,一臉好奇上前向鐵猴子打招呼。鐵猴子不動聲色與孟三兒攀談,謊稱自己到處走走散散心,想加入解放軍。孟三兒一聽鐵猴子想加入解放軍,一臉同情安慰鐵猴子,認定共軍會錄用鐵猴子。

  鐵猴子 一聽孟三兒把解放軍稱為共軍,心里立即吃了一驚,一般情況,解放軍戰士不可能用共軍稱呼自己的部隊,只有國軍才會習慣性的稱呼解放軍為共軍。鐵猴子意識到了孟三兒是國民黨奸細,心里暗道不好,暗中搜尋孟三兒埋東西的地點,怎奈一無所獲。事關重大,鐵猴子返回三團向葉峰通風報信,三團同時發生通訊兵失蹤,以及戰士們鬧肚子等麻煩事,幾件麻煩事全部擠到一起,葉峰漸漸意識到了事情不簡單。

  鐵猴子帶領葉峰返回初見孟三兒的樹林,一行人找到了被人打暈的通訊兵小賈。小賈蘇醒過來,氣息虛弱向眾人講述自己被打暈的經過。之前他攜帶情報鬧肚子,本想找個地方解決內急,不知何故被人打暈。

老虎隊第15集劇情介紹

  

  小賈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意識漸漸清醒,記起了自己在回營地的路上被人打暈了,還好放在挎包里面的電報還在,小賈從挎包里面拿出裝電報的封皮,遞給葉峰過目。葉峰接過封皮往里一看,里面什么也沒有,電報不翼而飛。小賈得知電報已經不見了,頓時愁眉不展。葉峰向鐵猴子詢問孟三兒的下落,孟三兒曾經提議晚上與鐵猴子去水井邊蹲守,抓捕對井水下藥導致三團戰士們鬧肚子的兇手。葉峰猜到孟三兒其實是聲東擊西轉移鐵猴子的注意力,孟三兒的真正意圖是挖出白天埋好的東西,這件東西很有可能就是電報。葉峰賞識心細如發的鐵猴子,提出招收鐵猴子入三團,鐵猴子難為情的笑了起來,強調自己只想加入老虎隊,葉峰見鐵猴子也想加入老虎隊,決定先把勸說鐵猴子加入三團的事情放一邊,當務之急,先抓到孟三兒。

  夜幕降臨,三團兵分兩路,一路去水井蹲守,一路在葉峰的帶領下來到孟三兒埋東西的土坡旁邊。孟三兒白天的時候通知一個老虎隊的戰士晚上去水井見葉峰,該戰士上了孟三兒的當,晚上去水井沒有等到葉峰,而是等來了葉峰的手下。正如葉峰料想的一樣,孟三兒來到白天埋東西的土坡下面,挖出了白天埋的電報。葉峰立即帶領手下人一擁而上,孟三兒猝不及防被抓了個現形,他挖出來的果然是從小賈手里奪到的情報,被捕的時候沒有否認自己是國民黨士兵。

  鐵猴子立了功勞,葉峰又一次提議招收鐵猴子入三團,鐵猴子再次婉拒了葉峰的好意,他強調自己的外號帶了個鐵字,做任何事情鐵了心不會改變主意。葉峰雖然有些失望,但還是尊重鐵猴子的選擇,他當場表示,如果毛寶不給鐵猴子加入老虎隊,他第一個向毛寶表達質疑。

  國共大戰在即,何仙女帶領鐵猴子和鳳凰前往新安鎮刺探敵情,三人跟蹤國民黨的李參謀進入一條巷弄里面,李參謀被劫持只得乖乖聽命,對何仙女有問必答,何仙女從李參謀嘴里得知國軍高層晚上八時開會,立即逼李參謀畫了一份國軍內部房屋路線圖。李參謀被何仙女打暈,何仙女穿上了李參謀穿的軍裝,化身為國民黨長官,英姿颯爽精神抖擻,騙過了國民黨崗哨。

  胡國忠和陸勝文發現李參謀失蹤了,兩人久等不見李參謀回來,由胡國忠帶領手下人上街尋找李參謀。胡國忠發現了五花大綁被蓋在稻草下面的李參謀,手下人誤將李參謀當成共產黨擊斃。木已成舟,人死不能復生,胡國忠叮囑在場的手下統一口徑,日后有人問起李參謀的死因,在場之人必須一口咬定是共軍所為。

  何仙女對路線不熟悉,誤打誤撞遇到了陸勝文,兩人相見分外驚喜,胡國忠忽然帶兵回來,何仙女趕緊藏到旁邊。陸勝文支走了胡國忠,提醒何仙女上了李參謀的當,國軍高層晚上八時根本沒有會議。新安鎮全是國軍士兵,陸勝文擔心何仙女被國軍發現,親自送脫下了軍裝的何仙女出城。鐵猴子與是鳳凰在城外的山樹中等待多時,何仙女在陸勝文的陪同下來到山林外面,兩人提起了當年結下的娃娃親,何仙女覺得自己跟陸勝文沒有感情基礎,她更喜歡以尋常身份與陸勝文交談,而不是以童養媳的身份與陸勝文交談。

老虎隊第16集劇情介紹

  

  臨別在際,陸勝文委托何仙女轉話給毛寶,以后兄弟兩人如果在戰場上刀槍相見,陸勝文不希望毛寶手下留情。戰爭是無情的,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各為其主,在戰場外可以兄弟相稱,在戰場內不能講半點情份。何仙女帶著沉甸甸的心情連夜見毛寶,向毛寶轉達陸勝文的委托。毛寶得知何仙女冒著危險去新安鎮刺探敵情,火冒三丈責罵何仙女做事不分輕重。

  楊軍長得知跟隨自己多年的愛將李參謀死于共軍手里,氣得咬牙切齒。胡國忠已經對陸勝文產生了懷疑,但他沒有表露出來,每次見到陸勝文的時候都是笑臉相迎。陸勝文安慰痛失李參謀的楊軍長,共軍即將攻打新安鎮,陸勝文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保證會平安掩護楊軍長撤退。楊軍長有了陸勝文強硬有力的保證,頓時眉開眼笑。

  出征在即,毛寶與江小白無心睡眠,坐在屋外欣賞優美的夜空。 江小白非常懷念讀大學的時光,后來抗日戰爭爆發,大學鬧饑荒,學生們吃飯成了問題,更沒心思學習了。江小白喜歡讀古典名著,尤其是三國演義。毛寶從小也喜歡聽說書先生講三國演義,江小白腹有才華說起三國演義口若懸河,聽得毛寶如癡如醉。

  胡國忠帶兵駐守虎坡嶺,該地是國軍防守最薄弱的地區,毛寶帶領老虎隊潛入到虎坡嶺外圍,遠處出現了大量國軍士兵,毛寶意識到國軍早有防備,猜到共軍將攻打虎坡嶺。胡國忠回新安鎮向陸勝文匯報虎坡嶺的情況,目前為此,虎坡嶺靜悄悄沒有任何異動,陸勝文不放心,大戰來臨之前,交戰區往往寂靜一片,這暗示著虎坡嶺將會成為共軍首攻之地。正如陸勝文料想的一樣,老虎隊向駐守虎坡嶺的國軍發動了猛烈的進攻,雙方殊死交戰,整個虎坡嶺炮聲滾滾震天地動,硝煙不時升上空中,到處都是國軍和共軍士兵的尸體。

  毛寶對國軍展開攻心術,勸說國軍投降。巴甲插話做國軍士兵的思想工作,透露自己曾經也是一名國民黨士兵,后來戰敗被共軍俘獲,在共軍的感化下成了一名解放軍戰士。一些國民黨士兵在巴甲的勸說下紛紛動搖了軍心,一個國民黨指揮官從戰壕中站起來,高舉雙手打算向共軍投降。胡國忠與陸勝文趕了過來,眼見有手下人動搖軍心投降,胡國忠二話不說一槍擊斃了投降的手下,宣布再有人投降,格殺勿論。

  姚公權得知老虎隊已經攻打新安鎮了,心癢難得向王強強烈提出帶兵參與新安鎮戰爭,王強架不住姚公權軟磨硬泡,允許姚公權帶兵趕往虎坡嶺。何仙女帶領民兵團趕到虎坡嶺,見到了姚公權。國軍與共軍的戰斗進入到白熱化階段,遍地可見鮮血淋淋的尸體。

  戰場上的子彈不長眼,幾名民兵不幸遇難,鐵猴子勸說何仙女帶領民兵團撤退,何仙女做事一向倔強,為了證明民兵團也跟解放軍一樣能征善戰,她執意帶領民兵團跟隨姚公權的部隊殺入新安鎮。駐守虎坡嶺的國軍兵敗如山倒,老虎隊撕開了國軍的防守口子,勢如破竹長驅直入涌入新安鎮。

老虎隊第17集劇情介紹

  

  國軍兵敗如山倒,毛寶帶領老虎隊長驅直入攻進了新安鎮,何仙女帶領民兵團也殺進了新安鎮。楊軍長在胡國忠的保護下愴惶撤退,在路上與毛寶帶領的老虎隊狹路相逢,雙方發生激烈槍戰,陸勝文趕了過來,掩護楊軍長撤退,自己帶了一伙人手留下來墊后。

  毛寶消滅了陸勝文的手下,陸勝文成了光桿司令,舉起手槍攔住毛寶,不給毛寶追趕楊軍長。毛寶情急之下也指槍對準了陸勝文,要求陸勝文讓路,陸勝文覺得自己不能背叛黨國,始終不肯讓路。毛寶一怒之下與陸勝文肉博,兩人旗鼓相當難分伯仲。

  何仙女趕了過來,幫助毛寶勸說陸勝文投降,陸勝文雖然也清楚黨國早已失去民心,但他依然履行自己的職責,與昔日一起長大的兩個好伙伴為敵。胡國忠帶兵趕了過來,打算生擒毛寶與何仙女。老虎隊的戰士忽然開槍,擊斃了站在胡國忠身邊的兩個國軍士兵,毛寶趁機后撤,藏到木柱后面向胡國忠一行人開槍。

  胡國忠趁亂與陸勝文劫走了何仙女,毛寶氣得直跺腳,正想帶兵營救何仙女,姚公權帶兵趕了過來,轉達王強師長的命令,提醒毛寶執行王強安排的新任務。毛寶惦記著何仙女,不肯執行新任務,姚公權為了說服毛寶聽從王強指揮,決定幫助毛寶營救何仙女。

  胡國忠打算處決何仙女,陸勝文不同意,他不能眼睜睜看著一起長大的伙伴死在國軍手里。胡國忠猜到陸勝文與何仙女有不可告人的關系,陸勝文一臉為難沒有告訴胡國忠實情。楊軍長撤出新安鎮,向黃司令復命,黃司令也意識到撤退是明智的選擇,決定帶領第七軍團撤退。

  陸勝文將何仙女關押在一間破屋里面,何仙女沒有擔憂自己的生死,而是再次勸說陸勝文投誠。新安鎮已經淪陷,國軍撤出了新安鎮,解放軍獲得百姓擁護,早晚會取代國民黨的統治。陸勝文即將掩護黃司令和楊軍長撤退,將何仙女扔棄在院子里面。毛寶帶領老虎隊找到了何仙女,喜出望外上下打量何仙女,生怕何仙女受了傷。

  陸勝文與胡國忠藏在院子外面的拐角處,兩人目睹了何仙女隨老虎隊離去。胡國忠難以按壓住心中疑惑,再次問起陸勝文與何仙女的關系。事到如今,沒必要再隱瞞了,陸勝文告訴胡國忠真相,承認自己和何仙女以及毛寶從小一起長大。

  毛寶帶領何仙女離開新安鎮,數落何仙女參與戰斗。老虎隊的戰士們藏到旁邊,偷看毛寶與何仙女相處,何仙女知道毛寶擔心她,主動伸手摟住了毛寶,頓時讓毛寶手足無措面色尷尬。藏在旁邊看熱鬧的老虎隊戰士們忍俊不禁,直到毛寶與何仙女調完情了,眾人才走出來。毛寶不給何仙女再冒險參加戰斗,命令鐵猴子帶何仙女回民兵團。鐵猴子擔心自己約束不了何仙女,毛寶計上心來提醒鐵猴子如果圓滿完成任務,就有機會加入老虎隊。鐵猴子為了加入老虎隊,死死拉住何仙女,不給何仙女跟隨老虎隊追擊撤退的國軍。

  陸勝文帶兵在路上設下埋伏,打得追蹤過來的老虎隊措手不及。大憨被炮彈炸成了重傷,認為自己命不久矣,委托毛寶代勞回家看望母親。老虎隊遇襲損失慘重,毛寶在江小白的勸說下鳴金收兵。大憨大難不死被送回后方陣地治療。

老虎隊第18集劇情介紹

  

  老虎隊遭到國軍埋伏,損失慘重。毛寶心事重重向洛奇倒苦水,老虎隊自組建以來,一直磨刀霍霍準備大干一場,不料到了戰場上真槍實戰卻經不起一次敵軍埋伏,遭受了重創。洛奇理解毛寶的心情,語重心長提醒毛寶帶兵打仗不能逞匹夫之勇,還要懂得謀略。在洛奇的開導下,毛寶心情漸好。何仙女得知老虎隊遇襲損兵折將,心急如焚趕到老虎隊,院子里面擺放了許多具陣亡的老虎隊戰士尸體,何仙女以為毛寶犧牲了,正當她悲痛欲絕的時候,毛寶忽然出現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喜交加撲進毛寶懷里,連哭帶罵,也不管自己是否形象不雅。

  老虎隊名氣越來越大,六團縱隊的突襲連戰士們向毛寶報到,提出加入老虎隊。毛寶知道突襲連的戰士都是精兵,他擔心自己招納了突襲連會引來連隊上級不滿,當初他費了一番心思把紅娃弄進了老虎隊,結果差點沒跟姚公權鬧翻。突襲連的戰士們加入老虎隊得到了洛奇支持,洛奇出面作證,打消了毛寶心中的擔憂,順利讓突襲隊的戰士們加入了老虎隊。

  女民兵們在河邊洗衣物,江一白閑來無事到河邊幫忙,鳳凰見江一白幫別的女兵洗衣物,打翻了醋壇子抱起盆子離開河邊。江一白傻乎乎的不知道鳳凰吃醋了,直到一個女兵提醒他,他才回過神來,趕緊追上鳳凰,滿臉堆笑百般討好,幫助鳳凰晾衣物。鳳凰獲得江一白幫忙,轉怒為喜,江一白好事做到底,手把手教鳳凰寫自己的名字,鳳凰與江一白有了肢體接觸,心如撞鹿滿臉羞澀。

  正當兩人討論寫字的時候,笑面虎忽然出現,認定兩人在談情說愛。鳳凰與江小白大驚失色,江小白解釋自己在教鳳凰寫字,笑面虎不相信江小白癟腳的解釋,民兵團又不是鳳凰一個女兵,其它女兵也不識字,江小白不教其它女兵寫字,唯獨只教鳳凰寫字,笑面虎認定江小白看上了鳳凰。

  第七軍團撤退到碾莊圩,距離徐州很近。楊軍長喚來陸勝文,轉達黃司令在碾莊圩扎駐的軍令,陸勝文在楊軍長的吩咐下與胡國忠前往徐州與當地友軍打招呼。沈琳從前線下來,一直沒有再去前線采訪。沈市長與女兒沈琳提起了對黨國忠心耿耿的陸勝文,盡管陸勝文執迷不悟為腐敗的黨國效忠,但他耿直的人品獲得沈市長賞識。

  張天泉緊急召見陸勝文,胡國忠陪陸勝文見張天泉。陸勝文見到張天泉后行了軍禮,張天泉面露不悅,厲聲指責陸勝文通共。陸勝文自認對黨國的忠心日月可鑒,否認自己通共,聯想到自己與何仙女和毛寶是故交,他承認自己認識兩個共軍朋友。張天泉不聽陸勝文解釋,命人關押了陸勝文。胡國忠離去之后,張天泉一臉無奈為通共的陸勝文痛心,換成其它軍官通共,他早就下令就地處決了,可是陸勝文是他的愛將,他無法狠心立即對其執行死刑。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