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隊劇情介紹

37-42集

老虎隊第37集劇情介紹

  

  老鄭帶領老余一家三口逃出城,在城外與巴甲為首的解放軍戰士碰頭,巴甲委托同伴們轉移老余,他與老鄭返回徐州城與韓杰倫碰面。韓杰倫對徐州城的地形一清二楚,在本子里面記錄了徐州城地形。只要解放軍掌握了徐州城的地理位置構造分布,攻打徐州城將會事半功倍。馬濤在茶館外面蹲守了一夜,難以抵擋困意,不知不覺熟睡過去。手下人發現了進入茶館的巴甲,趕緊叫醒了馬濤。胡國忠接到消息趕到茶館,韓杰倫趕緊帶領巴甲和老鄭從后門逃跑。老鄭把自己的安危拋到一邊,留下來墊后,攔住了追上來的國軍士兵,為巴甲與韓杰倫爭取了逃跑的機會。韓杰倫與老鄭相識多年,想留在城里救出老鄭,巴甲提醒韓杰倫從長計議,如今兩人力量太單薄,幾乎不可能從防備森嚴的國軍手里救出老鄭。韓杰倫跟隨巴甲出城,見到了聞名已久的老虎隊隊長毛寶。韓杰倫是一名地下黨員,毛寶以為地下黨員應該是老成持重的中年大叔,不料韓杰倫年紀輕輕明顯是個小伙子,毛寶只覺不可思議。韓杰倫顧不上與毛寶客套,提出借兵回城營救老鄭。毛寶經過千錘百煉已經不是一介武夫了,之前何仙女一行人溜進徐州救出了魏文杰一家三口,如今如果共產黨故技重施,很有可能被上了一次當的國民黨發現。毛寶決定向上級匯報韓杰倫的情況,由上級定奪。

  國軍查封了韓杰倫經營的茶館,消息傳到了沈琳與陸勝文的耳里,陸勝文得知查封韓杰倫茶館的人是胡國忠,憤憤不平決定調查韓杰倫的身份,如果韓杰倫是普通百姓,陸勝文自然不會坐視不理。馬濤對老鄭用了刑,老鄭面不改色承認自己是共產黨,但絕不會向國民黨招供。馬濤氣急敗壞拿起燒紅的鉻鐵燙老鄭的身體,老鄭痛得慘叫一聲昏死過去。

  胡國忠決定處決共產黨,引誘更多的共產黨現身,一些無辜的百姓也被拉來充當共產黨,死在了國軍的槍口下。城內的百姓們人心惶惶,唯恐成為國軍引誘共產黨的犧牲品。老鄭與幾個同伴被押到刑場上,幾人即將被處死。女同伴坦言自己確實怕死,不過一想到是為了革命事業獻身,心中對死亡的恐懼早就被驅散得不見蹤影。

  韓杰倫帶領巴甲趕到刑場外面,三人蹲在草叢里面,侍機而動,韓杰倫心細如發,識出了有國民黨便衣混在人群里面,意識到了國民黨有埋伏。如果三人冒然營救老鄭,不但救不出老鄭,很有可能死在國民黨手里。胡國忠見共產黨許久不出現,命令手下開槍擊斃老鄭幾人。韓杰倫眼睜睜看著跟隨自己多年的革命伙伴老鄭死在國軍的槍口下,心情沉重決定化悲痛為力量,毀滅國軍存放的毒氣彈。

  三人換上國民黨軍裝,騙過守衛進入了存放毒氣彈的倉庫,胡國忠帶兵趕了過來,韓杰倫騙走巴甲和草根,留在倉庫里面引爆了毒氣彈,用自己的性命毀掉了毒氣彈。張天泉得知毒氣彈被毀,出動飛機轟炸共軍駐地,不料飛行員錯誤飛到百姓居住區域,炸死了許多百姓,消息傳到陸勝文的耳里,急得他趕緊向張天泉通風報信。

老虎隊第38集劇情介紹

  

  國軍飛行員經驗不足,誤把平民區當成共產黨駐地,許多無辜的百姓死在了國軍戰機的轟炸下,陸勝文聽到消息向張天泉報信,國軍準備功夫不充份,臨時培訓飛行員,直接派經驗不足的飛行員轟炸共產黨,結果鬧出了烏龍,錯誤轟炸平民區。陸勝文為遇難的百姓們心痛,胡國忠冷血無情認為百姓們死不足惜,如果百姓們得知是為黨國盡忠,九泉之下亦會感到光榮。陸勝文見胡國忠視百姓性命如草芥,心情沉重向沈市長表達對黨國的不滿,沈市長身在官場,很多時候做事情身不由己,他理解陸勝文的苦惱,提醒陸勝文做任何事情但求問心無愧。

  國軍的一次轟炸,毀掉了許多百姓的家庭,解放軍戰士趕到被炸成廢墟的平民區,救援受傷的百姓們。毛寶心情沉重向何仙女發牢騷,國民黨無視百姓們的生命,一次轟炸炸死炸傷許多百姓,陸勝文卻依然還在國軍陣營效力,簡直是助紂為虐。

  老百姓的死深深刺痛了毛寶的心,毛寶帶領老虎隊攻打國軍的飛機場,國軍調動了裝甲車,毛寶見好就收帶兵撤退。胡國忠得知共軍撤退,沒有命令手下人追擊,敵退我進,敵進我退,只要共軍不來進攻,國軍就沒必要出兵。毛寶召集老虎隊精干成員,商量對敵之策。國軍為了守護機場,調動了裝甲部隊,江小白分析出國軍只注重機場外部守護,忽視了內部布防,如果己方出奇兵潛入機場內部,就能打國軍措手不及。江小白大膽的作戰思想獲得毛寶認同,不過,深入敵后的風險極高,很有可能一去不復返,毛寶決定親自帶領少量人手深入國軍機場內部。江小白與錢海英先后提出加入“敢死隊”,巴甲幾人不約而同響應,毛寶沒有給眾人答復,而是心情沉重給犧牲的老虎隊員們上墳,擔心還有老虎隊員將在“敢死隊”行動中犧牲。老虎隊的戰士們都是鐵打的漢子,無人貪生怕死,毛寶向埋葬老虎隊員的墳地倒酒,宣布老虎出山,逢戰必勝。這句口號反映出老虎隊不但不怕死,還擅長作戰。毛寶相信自己能帶領隊員們圓滿完成任務。

  一行人換上國軍軍服,扮成國軍隊伍來到機場外面。毛寶下車與守衛隊長溝通,擺出國軍高層貫有的傲慢,謊稱坐在車上的江小白是上峰派來的飛行專家。守衛隊長沒有接到有飛行專家來訪的通知,決定打電話向上級核實,江小白臨危不亂佯裝生氣,指責守衛隊長延誤專家隊伍的寶貴時間。國軍飛行員誤炸平民區的事情早已不徑而走,江小白借題發揮恐嚇守衛隊長,嚇得守衛隊長立即放行。毛寶一行人有驚無險進入機場內部,埋伏在外面的解放軍戰士立即向國軍發動襲擊,守衛隊長顧不上監督毛寶一行人檢查機場,愴惶帶兵對付機場外面的解放軍。毛寶一行人脫離了守衛隊長跟隨,在兩軍的炮聲中在飛機上安裝炸彈。

老虎隊第39集劇情介紹

  

  姚公權帶兵襲擊國軍,毛寶一行人趁機在機場安裝定時炸彈,眾人有條不紊在每架飛機上安裝了定時炸彈,只要定時炸彈一爆炸,國軍就會失去空軍力量。

  國軍調動了裝甲車,解放軍戰士們被裝甲車的火力壓制,陷入到了被動中。毛寶一行人安裝完了定時炸彈,迅速撤離機場。陸勝文帶兵趕了過來,猜到解放軍在機場安裝了定時炸彈,趕緊派出一部份人手到機場拆彈。定時炸彈還有十分鐘才爆炸,毛寶擔心計劃失敗,決定留下來牽制陸勝文,只要機場爆炸了,任務才算成功。

  國軍的裝甲車堅固耐打,普通子彈根本無法射破裝甲車,更不可能傷到裝甲車里面的士兵。一些解放軍戰士帶上炸藥包,舍生忘死沖到裝甲車上面,打開了車蓋,在中槍倒下之前把炸藥包扔進了裝甲車里面。姚公權眼睜睜看著手下人舍命炸裝甲車,神色悲痛心如刀割。

  五分鐘時間過去,陸勝文勸說毛寶投降,他已經派了手下在機場拆定時炸彈,過不了多久手下人就能完成任務。草根心痛辛辛苦苦安裝好的炸彈被拆除,奮不顧身冒著槍林彈雨返回機場,殺死了拆除炸彈的國軍士兵。更多的國軍士兵趕了過來,草根搶修完定時炸彈,拉燃了手雷引燃了定時炸彈,整個機場立時響起震天地動的爆炸聲,飛機全部被爆炸產生的火海吞沒,草根付出了自己年輕的生命,瓦解了國民黨的空軍力量。

  機場毀于一旦,陸勝文失去了理智,開槍打傷了毛寶,盡管他傷了毛寶,但卻無法挽回機場被毀的結局。毛寶受了重傷被送回根據地,情況十分危急。

  陸勝文為傷了毛寶心情沉重,胡國忠提醒陸勝文是在為黨國效力,就算陸勝文殺死了毛寶也無可厚非。陸勝文驚怒交加指責胡國忠冷血,胡國忠認為戰爭年代就得冷血,不能有婦人之見。

  國軍重視的機場被解放軍炸毀了,飛機也全部報廢了,國軍沒了空中力量,如同老虎沒了爪子。沈琳憂心仲仲上街尋找陸勝文,幾個百姓正在街邊談論國家時局,有很多百姓已經出城逃難了,這些逃難的百姓獲得解放軍收留,過上了平安穩定的日子。沈琳聽著百姓們議論腐敗的國民黨,心里更加焦急,狠不得立即說服陸勝文棄暗投明,離開國民黨。陸勝文因為打傷了毛寶,憂心仲仲向沈琳倒苦水,雖然兩軍交戰不能講交情,但他還是無法原諒自己傷害了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徐州城早晚淪陷,國軍必敗無疑。

老虎隊第40集劇情介紹

  

  一夜夫妻百日恩,沈琳不愿意扔下陸勝文逃走,愿意留在徐州與陸勝文同生共死。陸勝文不忍心牽連沈琳,命令沈琳與父親盡快離開徐州。毛寶受傷后昏迷不醒,何仙女發現毛寶身體動彈有了反應,醫生潑何仙女的冷水,猜測毛寶身體有反應是因為神經性條件反射,何仙女聽不懂醫生說的醫學名詞,期盼毛寶早日蘇醒。姚公權帶了酒來看望毛寶,倒了一碗酒端到床上,希望毛寶張嘴喝酒,毛寶一動不動如同死尸,姚公權心情沉重坐在床邊發牢騷,他與毛寶“水火不容”,平日里兩人總是爭搶任務,他一直希望自己死在毛寶前面,如果毛寶實在他的前面,會讓他感到臉面盡失。

  國軍士氣低迷,胡國忠向張天泉請示組建一支敢死隊,出城突襲國軍。張天泉喜出望外夸贊胡國忠對黨國忠耿耿耿,國軍士氣不振的時候,組建敢死隊偷襲共軍,一來可以鼓舞士氣,二來可以震懾共軍,讓共軍意識到國軍并非貪生怕死,一旦到了危緊關頭,國軍也能像共軍一樣盡忠報黨。胡國忠決定在部隊物色不怕死的國軍士兵,并且帶上陸勝文一起執行敢死隊任務,陸勝文能征善戰,有他加入敢死隊,能保證敢死隊最大程度重創共軍。陸勝文得知胡國忠組建敢死隊,驚怒交加與胡國忠吵了起來,胡國忠不聽勸告,執意率敢死隊偷襲共軍。陸勝文只好找張天泉說理,張天泉已被胡國忠說服,命令陸勝文必須跟隨胡國忠出城襲擊共軍。陸勝文胳膊擰不過大腿,回到家里向沈琳辭行。沈琳得知陸勝文將加入敢死隊偷襲共軍,心急如焚苦苦勸說。國軍兵敗如山倒,共軍兵力如日中天,兩軍強弱對比早就分出來了,國軍組建敢死隊偷襲共軍,無疑是自掘墳墓。盡管陸勝文也清楚自己是在送死,但他為了向黨國盡忠,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犧牲小我成全大我。沈琳目送陸勝文上車離去,氣得直跺腳,沈市長一臉無奈,無計可施。

  張天泉在家看報紙,無意中看到沈琳寫的抬高共軍貶低國軍的文章,驚怒交加將沈琳叫到家里質問。沈琳不避諱自己擁護共產黨,苦口婆心勸說張天泉棄暗投明,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妻子和遠在國外的兒子考慮,一番話情真意切。但始終說服不了愚忠黨國的張天泉,反被趕了出去。毛寶康復可以下地走動了,姚公權來找毛寶,通知毛寶開會。

老虎隊第41集劇情介紹

  

  夜深人靜,胡國忠一行人穿上共產黨軍裝,溜到了猴子一行人守護的關卡外面。胡國忠急于完成任務,欲立即帶兵突襲猴子一行人,陸勝文做事穩重謹慎,在沒有觀察清楚敵人情況之前,敢死隊不能冒然行動。胡國忠見陸勝文不聽指揮,情急之下聲明自己是敢死隊行動發起人,擁有最高的話語權,陸勝文只是一個跟班。鐵猴子站崗的時候與巴甲等人聊起自己外號來由,當年鐵猴子生活貧困,吃了上頓沒下頓,餓得骨瘦如材,時間一長,認識他的人都叫他鐵猴子。巴甲決定去別處巡邏,留下鐵猴子幾人留在原地站崗,巴甲幾人一走,胡國忠一行人冒充姚公權的下屬,要求鐵猴子放行。姚公權正與毛寶等人在屋內開會,商量攻打徐州,何仙女在離開崗哨前記起來了一伙解放軍,其中一人長得很像陸勝文,在她的提醒下,巴甲原路返回,一眼認出了穿上了共軍軍裝的陸勝文與胡國忠。國軍底細敗露,搶先向鐵猴子一行人開槍,鐵猴子拔槍不及,死在了胡國忠的手里。毛寶一行人聽到槍聲沖了出來,打得國軍節節敗退,胡國忠貪生怕死想撤退,陸勝文反而不允許撤退,一行人打死打傷十幾個共軍士兵,在撤退路上遇到了幾個送糧食給共軍的百姓。胡國忠計上心來與百姓打招呼,忽然掏出匕首帶頭刺死一個百姓,余下幾個百姓先后遇害,陸勝文驚怒交加,指責胡國忠殺害無辜的百姓。胡國忠顧不上與陸勝文爭吵,提醒陸勝文想逃命就得換上老百姓的衣服。人死不能復生,陸勝文無奈之下換上老百姓的衣服,一行人推走裝糧食的木板車,往徐州城方向走去。

  一伙解放軍從路上經過,沒有識破陸勝文一行人的身份,其中一個戰士發現陸勝文一行人行為異常,衣領有血液,留了一個心眼向何仙女報信,何仙女立即帶領手下人追趕陸勝文一行人,陸勝文在混亂中被子彈射傷, 犧牲自己催促胡國忠一行人逃跑。胡國忠親眼看著陸勝文中彈倒地,心情沉重逃回徐州城,向張天泉報喪,張天泉得知自己一手栽培的愛將徐勝文犧牲了,無奈之通知了沈琳。其實陸勝文沒有死,而是被毛寶送往戰地醫院,在醫生的及時搶救下撿回一條性命。沈琳不知道陸勝文還活著,悲痛欲絕身體不適,醫生上門檢查沈琳的身體,查出沈琳懷上了孩子。沈琳得知自己育有陸勝文的血脈,悲喜交加。

  陸勝文經過一段時間休養,可以下地行走了。毛寶向王強提出送陸勝文回徐州,由陸勝文勸說張天泉投降,只要陸勝文勸降成功,共軍就能不戰而屈人之兵,免去了一場不必要的血戰。陸勝文在毛寶的陪同下準備返回徐州,毛寶特意帶陸勝文觀看百姓們與戰士們一起干活,國軍向來高高在上,從不與老百姓打成一片,共產黨恰恰相反,把老百姓當成自己的家人。正是有了百姓們的支持,共產黨才越來越強大。陸勝文感概萬分注視與共軍一起干活的百姓,腦海中浮現出許多往事,這些往事有國共兩軍交戰的情景,也有沈琳擁護共產黨,勸說陸勝文棄暗投明。

老虎隊第42集劇情介紹

  

  陸勝文發現身邊的大部份親友都擁護共產黨,個個都把共產黨夸上了天,如果他還沒有受傷在共產黨駐地治傷,他依然認定親友們在捧夸共產黨,經過親身經歷,親眼看到共產黨戰士與百姓們打成一片,他才意識到親友們沒有說謊,共產黨確實獲得百姓擁護,把百姓當成家人。相比之下,國民黨不得民心,不但高層貪污腐敗,下層欺壓百姓。

  張天泉向沈市長提起犧牲的陸勝文,轉達上級發放撫恤金給沈琳的消息,陸勝文為黨國立下許多功勞,黨國不會虧待其家屬。沈市長為陸勝文操辦了喪事,趙美姨前來吊唁,叮囑已經懷上陸家血脈的沈琳保重身體。正當眾人沉浸在悲痛中,陸勝文悄然出現。沈琳見陸勝文還活著,驚喜交加撲進陸勝文的懷里。胡國忠難以置信打量精神狀態良好的陸勝文,心里開始產生了懷疑。陸勝文不但還活著,而且還獲得共產黨搭救,不但獲救了,還獲得共產黨釋放。胡國忠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懷疑陸勝文回來一定有陰謀。為了阻攔陸勝文實施陰謀詭計,胡國忠建議張天泉槍斃陸勝文。張天泉滿臉震驚提醒胡國忠與陸勝文是結義兄弟,胡國忠自認對黨國忠心耿耿,在他眼里,黨國利益排首位,兄弟情是次要的。張天泉不同意槍斃陸勝文,胡國忠一臉悻然離去,暗自在心里決定一定想辦法除掉陸勝文。張天泉將陸勝文喚到辦公室,開門見山盤問陸勝文獲救經過,陸勝文沒有欺騙張天泉,他回來的任務就是說服張天泉投降,自從在共產黨的駐地住了一段時間,他對共產黨有了正確全面的認知,共產黨是一支正義之師,對待百姓如同親人。相比之下,國民黨不把百姓的性命當回事,時常有國軍士兵殺掉百姓,陸勝文勸說張天泉投奔共產黨,以張天泉的軍級身份,一定能獲得共產黨重用。張天泉見陸勝文為共產黨說好話,驚怒交加罵走了陸勝文。他生是黨國的人,死是黨國的鬼,就算黨國日落西山,他也不會投敵叛變。

  陸勝文與沈琳父女提起自己在共產黨駐地療傷的所見所聞,對共產黨的政策佩服得五體投地。沈市長見陸勝文也開始覺悟了,欣慰之余繼續秘密與地下黨員駱老板聯絡,原來,沈市長早就秘密擁護共產黨了。駱老板開了一家書館做掩護,每隔一段時間就接見來書館提供情報的沈市長。這一次沈市長帶來了徐州城的布防圖,以及城內各大工廠企業的位置。駱老板收下了情報,賣了一本書給沈市長。胡國忠湊巧帶兵從書館經過,黨國危急,沈市長竟然還有閑情看書。胡國忠產生了懷疑,進入書館對駱老板旁敲側擊,駱老板滴水不漏回答胡國忠提出的每個問題,胡國忠依然沒有松懈,決定調查駱老板的底細。國共開戰在即,張天泉向妻子趙美姨辭行,叮囑妻子出國與兒子團聚。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