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夢情緣劇情介紹

1-6集

筑夢情緣第1集劇情介紹

  

  1928年,上海。沈其南傅函君見面。沈其南和父親傅建成的恩怨,傅函君并不清楚,她也只能對他說一句對不起,也希望他看在父親養育了他這么多年的份上高抬貴手。沈其南一心復仇什么都聽不進去,傅函君心寒,原來從小到大他對自己的好都是裝出來的,他只是把她當成了復仇的棋子。這段感情對傅函君無比重要,可這和沈其南的家仇比起來根本不算什么!被沈其南吼過后,傅函君收起了眼淚,他要復仇,她也有守護的東西。傅函君拿出一個小本狠狠地撕爛,當做了斷。紙片肆意飛揚,時間回到十三年前的寧波。

  碼頭上,年幼的沈其南搬著重重的貨物,卻還被咸魚克扣工錢。倔強的沈其南被打得喘不上氣,哥哥沈其東連忙帶著他逃跑。兄弟二人坐在橋邊,說今天娘過生日,爹晚上帶著他們下館子。一家人馬上要去上海了,沈其南對那里充滿了向往。大成和咸魚讓沈貴平三天之后把一批貨送到上海,來看沈貴平的沈其南玩兒心大起,偷偷地往咸魚屋里的茶壺里撒了泡尿。躲到床下的沈其南看著二人喝了茶忍不住偷笑,卻也意外得知他們的貨里塞了鴉片,就因為沈貴平是個老實人才要找他墊背。

  沈貴平從沈其南那里得知他們走私鴉片當然去了海關那里打報告,無奈沒有證據,稽查隊隊長杜萬鷹就讓他把貨運到指定地點,到時候一個人贓并獲。上海股市崩盤,杜萬鷹也賠了錢,此時的上海民怨沸騰。建筑老板傅建成建成了上海第一高樓,他和住戶們簽署了協議,只要交兩萬就可以在建成的樓里免費住二十年,可誰又知道傅建成把建樓的錢都賠進了股市呢。傅建成把建樓的地賣給了田石秋,才把欠的錢勉強還上。

  沈貴平和沈母帶著三兄妹進了城,他們傾家蕩產交了兩萬,就是為了住進上海第一高樓。沈母很擔心,但沈貴平覺得傅建成是自己的老朋友,不會坑他們的。傅建成的永晟建造廠依舊處于危險期,急需用錢,此時他接到了杜萬鷹的電報,說有筆發財的買賣。沈貴平點了五碗餛飩,兄妹三個早就給沈母買了紅雞蛋,妹妹沈其西給沈母唱了一首歌,一家人歡歡喜喜地給懷著孕的沈母過了一個生辰。

  杜萬鷹來電報說有個來錢快的生意,傅建成就馬不停蹄地趕去了寧波。杜萬鷹想要把那船走私鴉片弄過來,這樣他和傅建成的困局就迎刃而解了。傅建成雖然急需用錢可沒那個膽子殺人,所以他不想做這筆買賣,可杜萬鷹哪能讓他走。永晟的困局,杜萬鷹的威脅,逼得傅建成喘不上氣來。傅建成和沈貴平在碼頭上坐著喝酒,說起了二人幼時的趣事。傅建成從這個小漁村走出去一路成了上海營造廠的大老板,背后哪能沒有鮮血,他也只能安慰自己,大不了以后多多念佛贖罪。沈貴平馬上就要出發運貨了,他感覺很對不起沈母,畢竟她挺著大肚子又要照顧幾個小孩子,實在是辛苦。

  夜晚的碼頭格外寂靜,沈貴平在大成和咸魚的指揮下搬運貨物,剛走沒多久咸魚就開始暈船了。沈貴平和沈其東把船靠了岸,趁著他們去吐的功夫就把船開走了,而沈母此時正在艱難生產。沈貴平和大哥躲過二人追趕,氣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休息,沈貴平天真地以為海關會將毒販子緝拿歸案,卻不想有時候做了好事,也會把命賠進去。靠岸后,沈貴平和傅建成相遇兩臉迷茫,傅建成得知運鴉片的船是沈貴平的氣得說不出話,告訴他海關是要搶這批鴉片的。沈貴平不肯跟著傅建成走,因為他不能讓這鴉片去禍害人間,無奈之下的傅建成居然對他舉起了槍。躲在船里的沈其東只聽到一聲槍響,沈貴平倒地。

筑夢情緣第2集劇情介紹

  

  傅建成顫抖地落下了手,身后站著真正開槍的人,杜萬鷹。沈其東在驚慌失措之下跳水離開,而杜萬鷹按照原本的計劃要殺了傅建成,傅建成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和他對抗,只好答應他自己以后會在資金上幫助他,讓他足以在仕途之路平步青云。杜萬鷹狡猾一笑,算是答應了。沈其東跑到警察署要報案,卻看到了杜萬鷹,只好把話憋回了肚子里。杜萬鷹如愿搶走了鴉片,至于走私犯,當然是按他的話,逃走了。咸魚等人找到了沈家,指著剛剛生產的沈母質問她沈貴平究竟在哪兒,慌張歸來的沈其東說出實情,得知沈貴平死了,沈母頓時暈了過去。

  咸魚和大成當即就去劫了杜萬鷹的道,讓他把鴉片吐出了,可拿刀的敵不過有槍的,很快二人便低聲下氣起來。杜萬鷹說鴉片可以退給他們一成,但要他們告訴自己和沈貴平一起運貨的人是誰。杜萬鷹對沈其東下了誅殺令,只要看到他開槍的人就都得死。沈母帶著四個孩子逃命,大成和咸魚則在火車中四處尋找沈其東的身影。沈家五人無路可逃,沈其東只好決定自己去拖住他們,讓沈母和弟弟妹妹坐下一趟車離開,他們在慈溪匯合。

  沈其東引開了大成和咸魚,無路可逃拼死頑抗,最后卻還是被大成捅了一刀,沈其東拼盡最后的力氣跳了車。傅建成埋了沈貴平,他不求沈貴平原諒,他會好好照顧兄弟的家人,好好的贖罪。沈母帶著沈其南、沈其西和剛出生的孩子沈其北坐上了火車,一家人深深地擔心著。暈倒在路邊的沈其東模糊間看到一個身影來到了他身旁,他發出了求救聲。

  傅建成發電報回了上海,管家想把大小姐傅函君的事情也和他說一說,太太顧月芹卻偏不讓他走,離家出走又如何,那又不是她的親生女兒。幼年傅函君來到了慈溪,沈其南被大成追捕向她求救,傅函君看那幾個人確實不像好人就幫了他一把。大成和咸魚步步緊逼,傅函君淡定地坐在椅子上,箱子擋住了椅子下的沈其南。沈其南聽到他們談論沈其東已經死了頓時瞪大了雙眼,恨不得立刻上去扒了他們的皮。傅函君住進了沈家住的大通鋪,而沈其南沉浸在喪夫喪兄的悲痛中。傅函君看著一張被裁成兩半的照片,深深地思念著。大通鋪里,蘇梅率先起床,她偷偷地拿了浮云掉在地上的錢和傅函君手上的錢包。

  沈其南叫醒了浮云,沒有告訴她沈其東已死的消息。沈母看到錢包里的錢少了一大半十分慌張,傅函君則給了沈其南兩塊,讓他帶著自己去找一個人。傅函君發現自己的錢包不見了連忙回去找,卻沒有找到。蘇梅拿出了傅函君的錢包,卻發現了那張殘缺的相片,她再熟悉不過,那是她抱著自己的幼女,和丈夫傅建成拍的照片。傅函君和沈其南尋著地址找到了曹家大院找蘇梅,那是她的媽媽。開門的女人并不是她媽媽,而是蘇梅的房東,拉著她讓她賠自己的房租,還說什么蘇梅是跳舞的舞女,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沈其南只好打暈了房東,拉著傅函君就逃跑了。

  回到家,沈其西告訴沈其南沈母出去辦事了,傅函君扭傷了腳,蘇梅連忙上前查看。沈母讓沈其南明天一大早就去買去上海的船票,還給了他股契,以及她賣鐲子的錢。沈其南十分自責,去了上海,他絕不會讓家人再受苦了。蘇梅看著熟睡的傅函君想起了往事,那時傅函君還小,傅建成卻因為錢要娶顧月芹,傷心的蘇梅就剪了照片,獨自一人四處漂泊,她是一個舞女,給不了傅建成前途。睡夢中的傅函君喊著媽媽,蘇梅自責又心痛。回到上海的傅建成得知傅函君離家出走連忙去了慈溪,得知確實有個小女孩兒去過曹家大院。沈其南被沈其北的哭聲吵醒,他讓沈母早些休息,自己照顧沈其北,然后帶著沈其西去了茅房。大成和咸魚找到了沈母所住的地方,當即就把屋子一把火燒了。

筑夢情緣第3集劇情介紹

  

  沈其南看到著火了連忙把沈其北交給沈其西,他趕回去救火,蘇梅看著傅函君漸漸閉了眼連忙拿起凳子撞開了門。火光之中,蘇梅把傅函君交到了沈其南手上,沈其南想要進去找沈母卻被人死死地拉住了,因為火勢太過龐大,進去了也只能是一死。沈其南漸漸沒了力氣,只能哭著看火勢滔天。火勢撲滅,沈母也離世了,沈其南兄妹三人悲傷時突然看見大成來了,沈其南只好拋下母親拉著妹妹離開,大成和咸魚看見沈母的尸體才算罷休。傅建成找到了傅函君,她因為一氧化碳中毒昏迷不醒,傅建成連忙讓人把她送進醫院。警察給了傅建成傅函君隨身攜帶的照片,抬起頭來才發現旁邊還躺著自己的妻子,蘇梅。醫生說蘇梅情況比較嚴重,已經回天乏術了,最多也就是明天早上的事情。帶著傅函君離開時,傅建成聽到了沈母的名字,頓時愣了。

  沈其南帶著沈其西和沈其北千里迢迢地來到了上海,按照和沈其東的約定去天文臺等他。不過去天文臺要過租界,他們去哪兒一定會被巡捕要過路費的。杜萬鷹瞞天過海被授予嘉獎,他巴結了柳秘書,希望他帶自己引見一下熊先生,柳秘書要他替熊先生解決掉青幫的筱鶴鳴。沈其東在上海筱公館醒來,筱鶴鳴就是救他的人,為了保命他起了一個假名叫厲東。顧月芹假惺惺地關心傅函君,傅函君懶得搭理她。永晟成功中標天川公路,這是傅建成唯一翻身的希望。此時,杜萬鷹找到了傅建成,說他要來上海發展擺脫他幫自己找找房子,還得是租界里的。

  沈其東在筱公館算著和弟弟說好的日子,一邊養傷。沈其南去做苦力籌錢,臟活累活干了不少。看著街邊香騰騰的大饅頭,沈其南咽了咽口水,卻還是省下錢來給沈其北買了一雙鞋子。沈其北很喜歡,但她還是想等六月初六見沈其東的時候再穿,只是不知道那天他會不會在天文臺等他們。沈其東看到一個小孩子特別像沈其北忍不住追了出去,可惜那并不是他的妹妹,看到他還跟見了鬼一樣。大林給沈其東拿來了報紙,他看到杜萬鷹受嘉獎氣憤極了,他也是時候離開筱公館了。今天是筱鶴鳴收徒弟的日子,沈其東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人,他是杜萬鷹的手下剛毅,大林說他們都是青幫的。

  杜萬鷹給了大成一筆錢讓他離開上海,大成一口答應,杜萬鷹能夠潛進青幫也是他幫的忙。沈其東在夜晚聽到了小女孩兒的求救聲,可他還沒來得及上前,小女孩就被人拉走了。大林讓他不要大驚小怪的,因為沈其東只是借住在這里,不該管的事情,不該問的話都不能瞎問。六月初六,沈其南和沈其西、沈其北來到了租界,沈其東也告假離開了筱公館去往天文臺,路上卻遇到了剛毅等青幫眾人,沈其東好奇地跟了上去。青幫做的是拐賣孩童的買賣,而沈其東跟蹤鬼鬼祟祟的剛毅被發現險些被殺。杜萬鷹只能一不做二不休,打算把沈其東殺了,沈其東舊傷未愈又添新傷,還未醒來。沈其西沒見到沈其東十分難過,沈其南安慰她大哥只是給她買禮物去了。

  晚上,沈其南給沈其西買了碗面吃,沈其西很害怕沈其東找不到他們會著急,沈其南只好說自己去看一眼,讓她在這里吃面。剛毅扮作仆人進了沈其東房間打算對他下手,被筱鶴鳴抓了個正著。筱鶴鳴正逼問剛毅和杜萬鷹時被告知,沈其東失蹤了。沈其東帶著傷淋著雨跑到了天文臺,而沈其西偶然看見有個身影很像大哥便追了上去。沈其南回到面攤,發現妹妹已經沒了蹤影。沈其西一路跟著人影上了車,卻發現那并不是沈其東,車已開走,她回不去了沈其南抱著沈其北奔跑在雨夜中,可就是不見沈其西的身影,沈其北更是發燒了。沈其南走后不久,沈其東就淋著雨來到了這里,雨夜漫漫,兄妹四人失散。

  沈其南拿著股契找到田石秋,說要退股,因為沈其北需要錢治病。田石秋卻是個老奸巨猾的,說賣他房子的是永晟,而他這兒是新豐營造廠,他的股契作廢了。沈其南頓時傻了,不僅沒要到錢,股契還被那田石秋撕成了碎片。沈其東并沒有在筱鶴鳴面前指認杜萬鷹,說他們并不是打傷自己的人,他知道杜萬鷹就是殺害父親的兇手,但他也希望救下那些小孩子。沈其南無奈之下找人領養了沈其北,他實在沒有辦法。襁褓中的嬰兒嚎啕大哭,沈其南更是哭傻了。

筑夢情緣第4集劇情介紹

  

  沈其北被一對夫婦抱走,孤身在上海的沈其南感覺到了深深地無助,他偶然發現路邊有很多人幫人擦鞋頓時有了主意,他也可以去擦鞋,只有在上海站穩了腳跟他才能夠去找哥哥和妹妹。沈其南用身上僅剩的幾個銅錢買了工具,看到傅建成滿鞋是泥的進了永晟營造就進去找生意了,說是免費給傅建成擦鞋,求他以后照顧自己生意,傅建成就讓他把另外兩雙一塊兒擦了。沈其南正在街頭擦鞋就被擦鞋的混混找麻煩,領頭的曹俊說這是他們的地盤,把沈其南給暴打了一頓。顧月芹帶著傅函君和自己的親生兒子傅承龍來找傅建成吃飯,還抱怨傅函君不給她好臉色,傅函君伶牙俐齒地反擊回去了。傅函君剛要離開就看見沈其南鼻青臉腫地來了,他拿著被人弄壞的鞋來道歉,被顧月芹和傅建成好一頓教訓,讓他賠錢。沈其南只好給他們跪下求放過自己,傅建成讓他滾蛋了。傅函君瞪了一眼傅建成,轉頭就追了上去。

  傅函君給了沈其南一些錢,說是上次帶路的錢,沈其南這才勉強拿了,接著就去找曹俊報仇,卻不想又挨了一頓暴打。傅函君連忙把沈其南救起來,沈其南卻依舊倔強地要去報仇。短短一段日子,沈其南從家庭美滿的少年變成了流落街頭的孤兒,這讓他如何不難過。沈其南又被那伙人扔到了街上,卻依舊強撐著帶著一身傷要回去,傅函君怎么勸他都不肯聽,攔又攔不住。沈其南點了一棍子的火來找曹俊要擦鞋箱,他已經窮途末路,就算是同歸于盡又能怎樣。曹俊這才慫了,答應讓沈其南在這里擦鞋。

  于是,沈其南每天在街上給人家擦鞋,賺來的錢都放進了罐子里分類,一個是給沈其東的,一個是給沈其西的,還有他們家老幺沈其北的。他也住進了曹俊那些人的小屋里,有了一個落腳點。杜萬鷹叫來了沈其東,一把扼住他的喉嚨問他究竟是誰,為什么隨身帶著匕首。沈其東道,自己有要殺的仇人。杜萬鷹又變了副臉孔,感謝沈其東那天仗義相救,告訴他自己的身份,希望他們能夠結盟一起救出孩子來,沈其東答應了。杜萬鷹希望沈其東幫他們打探一下,藏孩子的秘密據點究竟在哪里。

  沈其東立刻開始了行動,悄悄地給看守孩子的人力飯里下了藥,大林發現后阻止了他。沈其東沒有辦法眼睜睜看著那些孩子被拐去做豬仔做妓女,大林當然也很難受,但他們又有什么辦法。沈其南把杜萬鷹的身份告訴了大林,說服他和自己一起打探據點。看守人吃了飯后拉肚子,大林就被叫來代替,他特地叫上了沈其東。到達秘密據點后,大林假裝肚子疼一路狂奔回了筱公館給杜萬鷹報信,卻不想船提早到港,筱鶴鳴也提早到了。大林帶著杜萬鷹等人到達后,據點處早已人去樓空。不過,杜萬鷹發現了路上沈其東故意掉落的米粒。

  卸貨時青幫發現米袋漏了,沈其東眼看要敗露,無奈之下挾持了筱鶴鳴,盡管他救過自己的命,但他不能看著那些孩子落入虎穴。筱鶴鳴淡定地讓人把孩子放了,單純的沈其東被騙,剛放下刀筱鶴鳴手下的人就沖了上來,沈其東被反挾持。剛要開槍之時,杜萬鷹帶人趕到,雙方展開火拼。筱鶴鳴與洋人被抓,孩子們被解救,大林卻死了。沈其東默默發誓,等他找到家人一定要讓他們親眼看著杜萬鷹身敗名裂。

  傅建成的項目再一次面臨危機,因為儲沙場的沙被大雨沖走了,田石秋得意萬分。工部局不讓永晟繼續修建,打算轉讓給田石秋,傅建成好不容易才爭取了三天時間。沈其南來給傅建成免費擦鞋,他提議讓他們試試用煤渣鋪路,沙子就可以省下來了。傅建成立刻讓人開始檢測能否代替,不過檢測報告要五天以后才能出來,所以他打算先出去避一避,五天以后靠著檢測結果,當然沒人再敢難為他。田石秋當然怕傅建成逃跑,所以還沒等他離開就找了一幫人上門鬧事去了。傅建成逃跑時躲進了沈其南的小屋里,說要借住兩天,被迫答應一天一個銀元。田老板的人見永晟營造廠人去樓空就開始砸招牌,傅函君看見了十分生氣地和他們理論,危急關頭,受傅建成之托找傅函君的沈其南救了她,二人抱著永晟營造廠的牌匾躲了起來。傅建成讓傅函君不要著急,過幾天他就回去了。傅函君十分自責,她從不知道父親在外面這么辛苦,還說自己以后一定要學建筑幫他一起修路。

  杜萬鷹為了感謝沈其東讓他住在自己家里,讓他跟著自己一起干,沈其東連忙笑著答應了。杜萬鷹的兒子杜少乾和沈其東打了個照面,對方有些傲慢。五天后,傅建成剛要去拿檢測結果就被田石秋找到了,傅建成想要逃跑,卻被田石秋的手下團團圍住,臨走前他給了沈其南一個眼神,沈其南會意。工部局要取消傅建成在天川公路的修建權,傅建成稱自己已經找到了材料。沈其南跑到了傅家,告訴他們傅建成被田石秋帶走了。

筑夢情緣第5集劇情介紹

  

  房管家讓文科長帶著沈其南去拿結果,傅函君則跟著他一起去工部局。傅建成和田石秋針鋒相對,董事局討論會讓人去給布朗先生打個電話,誰想對方的秘書卻說并不知道這件事情。工部局要求傅建成立刻簽轉讓協議,好在此時管家和傅函君來了。最后關頭,布朗先生和沈其南也拿著檢查報告來了,表示檢查合格。傅建成保住了天川公路修建權,但他沒有給沈其南錢,而是要讓沈其南搬到他們家,供他吃穿、讀書,把他培養成一個有用的人。沈其南搬進了傅家,顧月芹十分不樂意。傅函君拿著一堆書來給沈其南補課,沈其南怎么都聽不進去,反而看著傅函君出了神。

  房管家說他聽說前不久有一個男孩兒拿著股契去找田石秋,最后被趕了出來,那個孩子應該是沈貴平的孩子。傅建成十分生氣,讓人一定要找到他們一家人,無奈他們鄰居連孩子的名字都叫不上來,沈貴平也沒和傅建成提過,所以找人難度很大。沈其南聽說他們在找人就想打聽打聽,傅建成卻沒和他說。杜萬鷹去了海務部上任,見到一個老熟人吳力偉,他現在已經成了部長,杜萬鷹當然不樂意被以前的手下踩在腳下。田石秋找到了吳力偉見面,杜萬鷹也與沈建成一同吃飯,雙方在離開時遇到。吳力偉教訓杜萬鷹要注意一點影響,讓杜萬鷹丟盡了面子,回到家就把氣撒到了杜少乾身上。沈其東看杜少乾被打得痛哭流涕連忙上前,杜萬鷹這才不打了。

  回到房間,沈其東又給杜少乾上藥,這讓杜少乾第一次感覺到了做弟弟的感覺,而沈其東也想起了自己的弟弟沈其南。沈其南穿上了新衣服,明天他就可以去上學了。顧月芹誣陷沈其南拿了自己的金鐲子,沈其南只好讓她搜了自己的房間。傅函君十分擔心,沈其南十分淡定,畢竟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誰想下一秒顧月芹就在他床鋪下搜到了金鐲子。沈其南十分倔強受不得委屈,一身傲骨索性就離開了。

  沈其南跑到外面才委屈地哭了出來,傅建成卻追了出來,他知道沈其南是被冤枉的,但是他必須吞下這些委屈,這樣才能做成大事。要是他想繼續做擦鞋的小混混那就走,要是想學本事,那就在晚飯之前回來。晚飯時分,沈其南灰頭土臉地回來了,照傅建成的話給顧月芹道歉。顧月芹得理不饒人,撒了一地餅干讓沈其南吃下去才算。傅函君連忙拉著沈其南送他回房間,沈其南卻站在原地不動,忍著委屈想了想傅建成的話,下定決心一般走向顧月芹身旁,捧著那些殘渣就要吃。傅函君生氣地打掉了他手上的東西,傅建成也起身阻止。顧月芹依舊不肯罷休,說留下沈其南可以,但是不能讓他和傅承龍一起去學堂。傅建成覺得顧月芹無理取鬧,沈其南卻沖上來說沒關系,他去工地也可以學到東西。

  沈其西被送到了孤兒院,別的小朋友都哭著要回家,沈其西則十分懂事地吃飯、睡覺,因為她知道哥哥們一定會四處找她。杜萬鷹讓沈其東去歷練一番,等筱鶴鳴的風聲過去之后再回來。沈其南到了工地努力干活,傅函君空下來就去給他送飯,沈其東則去軍隊里學了一身本領。數年后,沈其東已槍法如神,沈其南在工地里學了很多本領。這天,沈其南請了個假就拿起禮物跑了,今天是傅函君的畢業演講。就讀于建筑系的傅函君成績出色,她在上臺前一直四處張望,直到看見沈其南才放心。傅函君下臺后有人來搭訕,沈其南心急去見她被糾纏上了,傅函君連忙替他出頭,要不是沈其南把她抱走一定會打起來的。沈其南突然想起了什么連忙跑回禮堂,那時給傅函君的畢業禮物,可他死活不肯承認是給傅函君的。

  傅建成要參與無錫同鄉會館的競標項目,然而只有公所會員才能參與競標,那會所的理事長正是田石秋,傅建成要加入會所是難上加難。杜萬鷹正在和吳力偉競爭,他讓傅建成一定要拿下這個項目,好攀上章炳坤這條財路。傅函君和沈其南來找傅建成聽到了這些,傅函君想要加入打樣部參與競標,傅建成只好讓她試試。傅函君走后,傅建成讓沈其南仔細打聽打聽有什么建筑師是章炳坤喜歡的,說實話他沒把希望寄托在傅函君身上。傅函君在門外聽到了這些有些生氣,立刻就跑到打樣部決定證明自己。打樣部的員工不是喝茶就是吃瓜子,十分散漫。

筑夢情緣第6集劇情介紹

  

  沈其東已經成為關警隊的隊長,剛剛抓獲了幾名走私犯,吳力偉知道他是杜萬鷹的人當即送上幾句冷嘲熱諷。傅函君很在意沈其南是否相信自己能夠成功,所以就拉著他去了設計展覽,沈其南對建筑十分感興趣,這幾年在工地里也學了不少東西。傅函君又拉著沈其南去看了一幅作品,那是她匿名投稿到南京的作品,還得了名譽獎。沈其南十分驚訝,傅函君得意地說自己用真名投稿被退回來了,后來換了個外國男性的身份,反而獲獎了。傅函君想起打樣部的懶散樣子有些擔心,等她去了一定要給他們一些下馬威。沈其南帶著傅函君來了茶館刺探軍情,他是這里的常客。伙計小五和營造廠的人走得很近,所以沈其南很輕松就打聽到了章炳坤的愛好,他建議傅函君多添加一些中國元素,這樣也許能討章炳坤喜歡。

  沈其東想要取得吳力偉的信任,同時他也一直關注著傅建成,只要掐斷杜萬鷹的財路,他的仕途也就斷了,沈其東才能夠報仇。傅函君全身心投入到了工作中,不過被打樣部的員工氣得不輕。沈其南來給傅函君送飯,發現她在工作時脖子不太舒服,晚上就快馬加鞭地給她做了一個高一些的工作桌。次日一早,傅函君看到這個桌子十分感動,沈其南忍不住問她好不好用。傅函君好似不在意地評價了一句做工有些粗糙,沈其南灰心的要把桌子丟掉,傅函君連忙說這個桌子很實用,所以她決定留下來,不過沈其南沒告訴她這是自己做的,就當是買來的吧。

  沈其南充滿愛意地盯著傅函君吃飯,傅函君正和他說自己的設計時聽到了傅建成的聲音。傅建成并不覺得打樣部和傅函君能做出什么結果,所以宣布他請到了一位在海外留學的設計師,杜少乾,下午三點他就會來,還讓傅函君把經理室騰出來。傅函君有些不滿,可傅建成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下午,杜少乾準時到達永晟,一口流利的英文讓打樣部的員工十分羨慕。傅函君從經理室搬走,又按照杜少乾的話拿設計圖給他,杜少乾評價她的想法有些紙上談兵。傅函君有些不屑,還指出了杜少乾設計的弊端,二人唇槍舌戰,梁子就這么結下了。

  傅函君臭著臉回了家,顧月芹和傅承龍對她冷嘲熱諷地說話,傅建成還說讓傅函君把杜少乾看作是榜樣。沈其南忍不住說話了,杜少乾始終是杜萬鷹的兒子,把他留在廠里多少會有隱患。傅建成和沈其南回房說話,傅函君看了眼對面居心叵測的母子也回房了。沈其南知道傅建成的心思,傅建成想把打樣部發揚光大,所以覺得沒有必要因為杜少乾的身份去排斥他,盡管他知道杜萬鷹沒什么好心思。沈其南最終妥協,答應盯好杜少乾。

  傅函君發泄似的修剪花草,一旁的牛叔心疼極了。沈其南走到她身邊傅函君就開始吐槽,埋怨傅建成不相信她。沈其南則撿起了地上的花,跑到二樓全數灑了下來,一瞬間傅函君仿佛置身花海,心情頓時就好了。杜萬鷹讓杜少乾無論如何都要拿下設計標,他讓他進永晟就是為了讓杜少乾把傅函君追到手,這樣他才能控制永晟。杜少乾雖然不愿意,但還是答應了,從小到大,只要杜萬鷹讓他做的事情,他都會拼盡全力做好。杜萬鷹與傅建成請會所的四位理事吃飯,可他們竟然遲遲不肯來,杜萬鷹大發脾氣。會所理事如杜萬鷹所說的正和田石秋在一起笑話他們,傅建成讓沈其南把幾位理事找來,傅承龍連忙跟上去。

  傅承龍說自己去接理事就可以了,沈其南當然擔心他會出岔子,傅承龍卻直接甩了他一巴掌。沈其南索性任由他去了,反正那些理事也只有他能請來。果不其然,傅承龍去梅麗莎歌廳請那些理事,卻被人一把攔住。沈其南可笑地看著傅承龍被趕出去,淡定地讓人打電話給包間,沈其南找了朱老板、張老板和馬老板,分別拿他們的軟肋威脅,眼看著一個個都走了,田石秋納悶極了。車里的沈其東看到那些理事都上了沈其南的車有些驚訝,同時也覺得沈其南很面熟。

  傅建成指望著三位理事長能支持自己加入會所,他們的軟肋早就被他握在手中,三位理事當即同意了。三位理事讓傅建成在月底開會那天進去言明加入會所一事,到時候他們會鼎力支持。午飯時間,杜少乾見傅函君忙著畫圖就上去搭訕,不是說桌子就是說設計。沈其南過來給傅函君送飯,短短幾句話就把杜少乾趕走了。回到家,顧月芹正在抓著仆人撒氣,傅建成和沈其南無語極了。顧月芹埋怨傅建成不讓傅承龍進廠,罵他還惦記著蘇梅。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