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迷情劇情介紹

1-6集

戰地迷情第1集劇情介紹

  

  上世紀三十年代初,以何文清為首的年輕革命黨人與國民黨以及日本人圍繞經濟戰展開生死較量。鷺島商人何文清肩負特殊使命,偽裝身份八面玲瓏與各方敵對勢力周旋,既要承受家人和愛人的誤解,又需要化解諸多迫在眉睫的危機。

  大革命失敗后,眾多共產黨人慘遭敵人迫害,并被押送至日軍上海龍華監獄,在北伐戰爭中立過戰功的北伐軍營長何文清也不幸被捕。監獄里的共產黨人寧死不屈,高唱革命歌曲,這時日軍已經舉起槍支開始行刑。身邊的戰友在槍聲中一個個倒下,可唯獨何文清不僅沒有被擊斃,而且還被日軍釋放。原來是僑領范榮南請經濟部次長楊義軒出面作保,才救下何文清。可也正是因此,中共省委代表瞿任秋懷疑何文清變節,取消了其黨籍無奈之下,何文清只好留在范家經商擔任總經理,短短三年便磨礪成為八閩商界翹楚。

  范家老爺和大小姐要在鷺島定居,錢管家便把老宅物資搬到新屋,瞿任秋也跟隨車隊前往鷺島。路上遇到一群土匪,何文清及時趕到,為錢管家一行人爭取了撤離機會。何文清以一敵眾,見錢管家一行人平安離開,便扔下兩包炸藥匆匆離去。敵人欲從經濟上封鎖蘇區,中央便派出代號為“船長”趕赴鷺島,反擊大特務楊義軒領導的“巨浪行動”,而這位“船長”正是瞿任秋。國軍稽查處長司馬亮得知此消息,便率部下在入島要道張網待之。果然,“船長”在離鷺島幾十公里的小鎮上便遭到司馬亮伏擊,雙方在街上展開火拼,“船長”的腿不幸中彈。在戰友的掩護下,“船長”與交通站長徐慶元逃到一艘小船上,還沒劃出多遠,國軍便趕到擊沉了小船。

  此時,何文清也趕到小鎮與錢管家一同裝卸貨物,聽到槍聲便外出查探。何文清在岸邊發現了奄奄一息的瞿任秋,便把他帶回碼頭倉庫。國軍趕到,并未發現瞿任秋尸體,司馬亮決定全力搜尋。司馬亮一路追到范家倉庫,何文清開著貨車便沖出包圍。不料讓司馬亮在半路給截了下來,司馬亮強行搜查車輛,卻也并未搜出任何。司馬亮認定范家私藏“船長”,便讓兩人跟著錢管家的車輛,自己留下來與何文清一起搜查范家倉庫。

  一番搜查過后,司馬亮發現了貨箱上的血跡,一名工人沖出來聲稱血跡是自己的。司馬亮一番試探,也并未察覺有何異常,憤憤而去。瞿任秋醒來,拒絕了何文清要送自己去診所的提議,并告知何文清自己此次的任務。瞿任秋說出自己對何文清的愧疚和無奈以及對何文清此次救援的信任,并把記錄了中央蘇區聯系方式和藏匿電臺地址的情報交給何文清,還告訴何文清密碼本藏在普濟寺觀音像下面。瞿任秋請求何文清設法找到中央省委秘書長林伯之并把情報和三十萬大洋轉交給他,交代完事情后瞿任秋便離世了。

戰地迷情第2集劇情介紹

  

  看到瞿任秋離世,何文清緊緊拽著情報,突然之間重任加身。回到鷺島范宅,范榮南范老板詢問何文清昨晚的事情,而何文清并未告知事情全貌,對范老板還有所隱瞞。范老板察覺到何文清的隱瞞,卻也并未再細問下去。在何文清兒時,何家便與范家定下娃娃親,此時范老板已經把女兒“騙”回來欲要為兩人完婚。范老板拐彎抹角向何文清提及范鳳瑾范小姐將要回國的消息,何文清聽聞很是尷尬,借口要去洗澡想要逃避話題。沒成想范老板態度強硬說范小姐一回來便要為兩人舉辦婚禮。回到房間,何文清看著手里范鳳瑾的照片出了神,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樁娃娃親。

  范家熱熱鬧鬧布置宅子,等待范鳳瑾歸來與何文清成婚。何文清也趕到碼頭迎接范鳳瑾,兩人在碼頭相視而立,卻各有心情。與范鳳瑾一同在法國讀書的耿家勛摟著范鳳瑾肩膀便向何文清走去,還聲稱鳳瑾是自己的女朋友。還沒等何文清和范鳳瑾反應過來,耿家勛便拉著范鳳瑾進了自己的車。

  回到范宅,得知父親要為自己和何文清舉行婚禮的事情后,范鳳瑾十分惱怒,便找父親理論。誰知范老板態度強硬,并未理會范鳳瑾的質問。拍完婚紗照后,范鳳瑾趁與何文清置辦禮服時,欲逃到耿家勛家。國軍行動隊長于鷹等人奉命監視何文清,見范鳳瑾鬼鬼祟祟匆匆離開,以為她與“船長”有牽連,便跟了上去。于鷹在路上截下范鳳瑾,氣急敗壞便把鳳瑾和丫環翠蘭抓了去。幸好范老板出面救下了兩人。

  何文清甩開跟蹤來到普濟寺尋找密碼本,但卻發現自己又被自己的黃埔同窗譚東保盯梢。何文清不知為何,但為了不暴露便假裝離開。譚東保走后,何文清便返回廟里找到了密碼本。

  聽聞瞿任秋一案的細節,雖然何文清曾是自己的學生,但楊義軒多多少少還是懷疑何文清,便把他找來面談。楊義軒與譚東保在何文清面前唱黑白臉,欲要套話。面對老師和同窗的兩面夾擊,何文清巧舌如簧逃過一劫,并借機挑撥楊義軒和司馬亮。

  回到房間,何文清利用自家商用電臺欲向蘇區報告“船長”犧牲的消息,可奈何在黃埔軍校光學著上陣殺敵,對發電報一事不甚了解,搗鼓了半天也沒弄清如何發送加密電報。而并未收到消息的中央則以為“船長”順利登陸鷺島,便向他下達了新的任務,即搜尋失蹤的省委秘書長林伯之。何文清雖然被組織錯誤開除黨籍,可內心依然想為黨作出一番事業,便接下了此次任務。

戰地迷情第3集劇情介紹

  

  楊義軒四處籌款,譚東保了解到商人劉挺手中有三十萬資金,就拐彎抹角向何文清打聽劉挺不參加投標的原因,何文清也毫不知情。隨后,晟先生就向楊義軒提供了劉挺聽到風聲想偷渡去臺灣的情報,楊義軒承諾一旦抓到劉挺,會重謝晟先生。

  何文清準備去找劉挺的時候,發現他被譚東保帶人抓走了,譚東保派人對劉挺嚴刑拷打,劉挺最終招認那三十萬塊錢埋在虎溪巖的亂墳崗里,而且此事還有省委秘書林伯之知情,可林伯之和他斷了聯系,譚東保苦苦逼問他和何文清的關系,劉挺證實何文清被開除黨籍以后就沒有任何聯系,而且他和范家沒有任何生意往來,楊義軒親眼目睹了審訊過程,他斷定劉挺所說屬實,也能確定何文清和此事毫無瓜葛。楊義軒讓譚東保押著劉挺去找那筆錢,然后再把他殺掉。

  范榮南把范鳳瑾關在家里,逼她明天和何文清成親,范鳳瑾偷偷把床單撕成一條一條的,想跳窗逃走,還讓翠兒幫忙給耿家勛送一封信,翠兒覺得何文清能干善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范鳳瑾堅決不嫁何文清,她更看不上耿家勛,只不過拿他當擋箭牌。耿家勛找以前在國軍當團副張金寶幫忙救出范鳳瑾,還給他一大筆酬金。

  司馬亮派稽查處的人四處抓捕共黨嫌疑人,并對他們嚴刑拷打,想打聽出林伯之的下落,結果都是無功而返,譚東保此昂楊義軒告狀,楊義軒決定讓共產黨帶路抓人,才能做到有的放矢。譚東保故意放出假情報,他待在指定地點守株待兔,小伍率聯絡站的同志們前去營救被抓的共產黨員,結果中了譚東保的埋伏,雙方展開激戰。何文清開車路過,他立刻把追來的便衣一一擊斃,掩護受傷的小伍撤走,可便衣發現了何文清的車停在路邊,何文清只好帶小伍抄近路回范家,小伍向他講述了中埋伏的過程。

  司馬亮費盡周折,始終查不到關于船長的任何線索,他擔心被上峰問責,就和于鷹商量對策,于鷹提議從何文清身上打開缺口,因為他在黃埔軍校的時候和瞿任秋關系密切,司馬亮覺得有道理。今天是何文清和范鳳瑾的大喜日子,眼看參加婚禮的親朋好友就要來了,可何文清還遲遲未歸,范榮南心急如焚,出門看到匆匆趕回來的何文清,催他趕快去換衣服準備成親,何文清想給范鳳瑾時間考慮清楚,范榮南堅決不答應,狠狠教訓了他一頓,何文清只好照辦。

  鷺島各界名流都來參加婚禮,艾瑞克也準時趕到,楊義軒派譚東保送來賀禮,譚東保謊稱自己的車壞了,要借何文清的汽車,何文清謊稱汽車昨晚就送去修理廠了,譚東保不依不饒,逼他說出哪家汽修廠,何文清讓譚東保稍等片刻,車行張老板很快把何文清的車送回來,還拿出取車單為證,譚東保剛想繼續逼問張老板,何文清及時趕來解圍,譚東保才帶人離開。

  原來,何文清早就料到譚東保會借車來說事,他就派政鴻找可靠的車行老板幫忙應付過去。

  范鳳瑾女扮男裝趁天黑悄悄從窗戶里爬下來,張金寶早就等在范府的后門,把范鳳瑾神不知鬼不覺地接走了,傷愈歸來的徐慶元目睹了這一幕。婚禮開始,范鳳瑾突然消失不見,范府立刻亂作一團,范榮南苦苦逼問翠兒,翠兒謊稱黑山老妖把范鳳瑾搶走了,范榮南氣得大發雷霆,讓政鴻家法懲罰翠兒,管家勸他先安撫親朋好友,范榮南當即決定婚禮繼續,讓翠兒頂替范鳳瑾拜堂。

  張金寶把范鳳瑾送到船上,范鳳瑾想見耿家勛,他謊稱耿家勛等婚禮結束以后就來,張寶玉還給范鳳瑾暈船藥,讓她當場服下,張金寶剛想把船開走,沒想到于鷹帶稽查處的便衣特務早就埋伏在船上,于鷹把張金寶被推下海,然后把昏迷不醒的范鳳瑾拉走了,徐慶元躲在暗處看得清清楚楚。

  婚禮繼續進行,何文清和假冒范鳳瑾的翠兒拜堂,在親朋好友的祝福聲中進入洞房,耿家勛目睹了婚禮的全過程,他提出當眾揭開蓋頭讓大家一睹范鳳瑾的芳容,管家擔心露餡,趕忙招呼大家喝酒掩飾過去。耿老爺帶耿家勛回家,他以為范鳳瑾和何文清結婚了,張金寶匆匆趕來想耿家勛報信,耿家勛得知范鳳瑾被人抓走了,想去范府報信,耿老爺堅決不同意,讓耿家勛和張金寶都出去避避風頭。

  范鳳瑾清醒過來,誤以為張金寶把她關起來,沒想到房間里還關了一個還不起債的女人叫林秋穎,于鷹逼范鳳瑾給范榮南寫信要五十萬贖金。翠兒不明不白和何文清拜堂,她擔心自己的名聲不保,苦苦哀求范榮南為她做主,還供出范鳳瑾和耿家勛合謀出逃的事,范榮南立刻派人找耿老爺理論,才知道耿家勛也不在家。

  綁匪給范府送去勒索信,范榮南想報警處理,何文清擔心綁匪會撕票,懷疑有人在幕后操控,何文清想出一個辦法。于鷹向司馬亮匯報了綁架范鳳瑾的事,司馬亮擔心事情鬧大不好收場,狠狠教訓了于鷹,于鷹想趁機敲詐范榮南,司馬亮也只好答應。何文清騎摩托車前去解救范鳳瑾,可他走到一個岔路口,徐慶元遠遠認出何文清,想從范家拿到那筆錢,為組織上籌集經費,他主動為何文清帶路。

戰地迷情第4集劇情介紹

  

  徐慶元提出兩千五百塊幫何文清帶路,還說出綁匪要價50萬,何文清看他說得頭頭是道,就騎摩托車帶著他去見綁匪。徐慶元把何文清帶到綁匪關押范鳳瑾的地方,何文清獨自去找綁匪談判。

  范榮南心急如焚,他想打電話向楊義軒求助,可又聚德家丑不可外揚,最后還是放棄了。何文清來到指定地點,綁匪迫不及待向他要錢,何文清堅持要看到范鳳瑾安然無恙才交錢,于鷹把他的眼睛蒙上帶到一間廢棄的倉庫,何文清看到范鳳瑾平安無事便把支票交給于鷹,于鷹擔心兌換不到大洋,把何文清一起關起來,于鷹立刻打電話向司馬亮匯報,司馬亮讓他先把支票兌換成錢,然后再把范鳳瑾,何文清以及牢里的所有犯人都殺掉滅口,不留任何痕跡。

  范鳳瑾數落何文清辦事不利,何文清只好承認那張支票是假的,就是為了營救她爭取時間。此時,綁匪們在牢房門口賭博,何文清聲稱自己身上有錢,主動要求加入賭局,他掏出身上所有的錢,并當場定下規矩,沒錢的罰喝酒。范榮南眼看何文清遲遲未歸,他心急如焚,只好打電話向楊義軒求助。何文清一口氣贏了很多次,綁匪錢面前的酒壺眼看就喝光了,何文清心中暗喜,他主動去打酒,并趁機在里面下藥,綁匪們喝完,不一會就暈倒在地,何文清趁機帶范鳳瑾逃走,范鳳瑾把林秋穎也一起帶上。

  何文清把馬牽來,讓范鳳瑾和林秋穎先走,他留下來處理綁匪,就在這時,一個黑衣人闖進大牢,和何文清迎面碰上,于鷹帶人趕到,還沒進門就遭到黑衣人的襲擊,何文清正在納悶之際,黑衣人把鑰匙扔給何文清,讓他打開牢房救人,他獨自與稽查隊展開激戰,何文清救出被關押的三名地下黨之后,和黑衣人兵合一處,他們扔出炸彈,把于鷹和稽查處的人炸得四散逃奔,何文清搶了于鷹的摩托車,救走了其中一名傷勢嚴重的共產黨員,原來,黑衣人是鷺島交通站長徐慶元,他和其他兩名被俘人員掩護何文清撤走,何文清萬萬沒想到他救走的是省委秘書長林伯之。

  于鷹向司馬亮匯報了此事,司馬亮對他破口大罵,立刻下令封鎖鷺島進出通道,嚴密排查來往車輛,尤其是摩托車。何文清騎摩托車拉著林伯之走到半路,遇到前來接應的小伍,小伍當即決定其摩托車把稽查隊的人引開,讓何文清開車護送林伯之回范府。

  范鳳瑾帶著林秋穎回到范家,一進門就遭到范榮南劈頭蓋臉的責罵,范鳳瑾和范榮南據理力爭,范榮南急火攻心突然暈倒在地。何文清把林伯之藏進范府的地窖,趕快回來向范榮南復命,范榮南悄悄暗示何文清自己安然無恙,何文清才放下心來,范鳳瑾得知翠兒和何文清拜堂成前,賭氣讓他們倆一起過,范榮南狠狠教訓了范鳳瑾,何文清極力為范鳳瑾求情,范榮南才原諒了她,可范鳳瑾還是不想嫁給何文清。

  楊義軒派譚東保全力排查范鳳瑾被綁架的事,他很快查到范鳳瑾和共黨要犯被救走,而且現場有被炸死的稽查處的人,楊義軒猜不到是誰救人,就派譚東保盯緊司馬亮,徹查此案的前因后果,爭取掌握主動權。

  何文清向范榮南詳細介紹了救人的始末,他們也猜不到綁匪的身份,沒想到楊義軒親自登門拜訪,趁機勸說范榮南捐款,以補充國民政府的軍餉空缺。林伯之傷勢嚴重昏迷不醒,性命危在旦夕,何文清當即決定讓小伍為他做手術,還讓政鴻幫忙。于鷹想嫁禍與土匪,司馬亮狠狠教訓了他一頓,于鷹認出來救共產黨的其中就有何文清,司馬亮不敢耽擱,立刻帶于鷹等人前往范府抓捕共黨嫌疑人,范榮南堅決不同意,可他堅持要闖進去抓人,楊義軒有求于范家,槍響司馬亮一行人趕走,司馬亮不甘心就此放棄,派老鳥嚴厲監視范家。

  范榮南無意中發現后院的地上有血跡,他立刻支開錢管家,循著血跡一點點排查到地窖口,何文清偷偷打開地窖出來,被范榮南逮個正著。范鳳瑾咽不下這口氣,立刻去找耿家勛興師問罪,耿家勛口口聲聲稱綁架案和張金寶無關,并當場跪地賭咒發誓,更衣箱無意中透露了范府窩藏共黨的事,

戰地迷情第5集劇情介紹

  

  范榮南看到何文清偷偷摸摸從地窖里出來,就對他苦苦逼問,讓他交代地上的血跡,何文清借口這是雞血來掩飾,范榮南提醒他要提高警惕,不要再參與共產黨的事,專心經商,和范鳳瑾好好過日子。

  司馬亮親自登門向楊義軒認罪,甘愿受任何懲罰,楊義軒反復講明范榮南在鷺島的地位,司馬亮交代出張金寶,拜托楊義軒協助調查,他一口咬定范家私藏共黨要犯林伯之,堅持要帶人去搜查,楊義軒頓時惱羞成怒,警告司馬亮不許輕取妄動,以免破壞黨國的集資大事。

  錢管家向范榮南匯報何文清最近總忘后院跑,而且形跡可疑,范榮南極力為何文清辯解,錢管家還挺翠兒說起,至今何文清和范鳳瑾依舊分房而睡,范榮南提醒錢管家以后少打聽何文清小夫妻的私事,錢管家只好悻悻退下。

  何文清親手準備的姜湯,讓翠兒給范鳳瑾送去暖胃,范鳳瑾心里熱乎乎的,可嘴上還是態度強硬。當天夜里,何文清抱著被子到范鳳瑾的臥室睡覺,被范鳳瑾狠心趕走。楊義軒嘴上說相信何文清,心里對他產生了深深的懷疑,楊義軒把何文清單獨叫來,拐彎抹角百般試探,何文清都一一化解,他承認順帶救了林秋穎,副官來找楊義軒簽署文件,他故意把文件朝何文清這邊打開,緊接著楊義軒提到共黨嫌犯林伯之,警告何文清不要牽涉其中,何文清先是一怔,隨機和楊義軒打哈哈。

  林秋穎和范鳳瑾一見如故,兩個人結為異姓姐妹,一起發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何文清得知自己救的就是林伯之,他連夜來找林伯之打聽那筆三十萬資金的下落,林伯之顧左右而言他,對他處處設防,何文清反復講明自己的誠意。范榮南從翠兒口中得知范鳳瑾要去地窖找何文清理論,他及時出現阻止,還大聲提醒何文清。何文清立刻拎出一籃子水果,聲稱自己在研制新產品,范榮南埋怨范鳳瑾不懂事,強行把她帶走,給何文清解了圍。

  今天舉行招標會,小翠與林秋穎瞞著范鳳瑾悄悄來看熱鬧,林秋穎十分看好何文清,與小翠打賭此次招標定是何文清取得勝利,剛忙去買鮮花想為何文清慶祝,小翠無奈只好跟去。經過組委會的研究決定,榮南茶廠獲得此次競標,何文清以總經理的身份上臺發言,林秋穎手捧鮮花突然奔向他,記者們立刻圍攏過來拍照,何文清不由地大吃一驚。

  范鳳瑾埋怨翠兒不該和林秋穎去招標會,她看出林秋穎喜歡何文清,就想成全他們。何文清把劉挺叛變的事說出來,他答應向組織寫信講明情況,可林伯之覺得自己沒臉回去復命,何文清答應幫他想辦法離開鷺島。何文清成功打開歐洲市場,范榮南對他大加贊賞。

  深夜,楊義軒打電話給范榮南,想明天登門拜訪,范榮南猜到他來催款,借口日程排滿推辭,答應忙完就去找他,楊義軒才肯罷休。林伯之問起何文清當年被捕的事,懷疑有人冒用他的簽名在認罪書上簽字,林伯之猜不透何文清救自己的理由,何文清不想解釋太多,他答應盡快把林伯之轉到安全的地點。

  楊義軒代表南昌行營頒發嘉獎令,熊德魁在巨浪行動中功勞卓著,授予青天白日勛章,譚東保因為截獲共黨巨款,被授予反共斗士的稱號,司馬亮會讓你不服氣,沒想到楊義軒竟然公開批評他屢次違抗命令,為爭權奪利擅自行動,司馬亮立刻站出來喊冤,他聲稱自己在抓捕船長的行動,以及連日來全城搜捕共黨,稽查處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司馬亮譴責楊義軒任人唯親,楊義軒指出他辦事不利,導致林伯之至今逍遙法外,并狠狠教訓了他一頓,司馬亮百口莫辯。

  何文清找范鳳瑾談話,他推心置腹地講述兩個人六年前的感情,范鳳瑾想起六年前就氣不打一處來,兩個人約好了一起去歐洲念書,可何文清卻義無反顧去黃埔軍校,何文清連連解釋那是自己的理想,范鳳瑾氣得咬牙切齒,誣陷他和林秋穎關系不清不楚,何文清百般辯解,可范鳳瑾竟然讓林秋穎替她和何文清成家,何文清聲稱這輩子心里只有范鳳瑾一個人。

  楊義軒讓譚東保打電話約何文清一起看戲,范榮南讓何文清轉交楊義軒二十萬支票。何文清準時來到茶館,看到楊義軒在就等在那里,譚東保攔住何文清,再次問起范鳳瑾綁架案,讓他詳細講講其中的過程,何文清回答得滴水不漏。楊義軒也把何文清叫到一邊,再次說起綁架案,借口要給范榮南一個交代,催何文清拿出支票,何文清不想輕易給楊義軒那二十萬支票,謊稱范家資金緊張,答應過些日子再把錢給他。何文清回家就把支票還給范榮南,他想等楊義軒抓到綁匪以后再把錢拿出來,否則楊義軒會沒完沒了地敲詐,范榮南也只好作罷。

  徐慶元扮作乞丐想打探船長的消息,沒想到和妻子黃國英不期而遇,他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講了一遍,并講出何文清救出林伯之并藏在范府的事說出來,可何文清死不認賬,徐慶元擔心何文清會把林伯之交給楊義軒,黃國英分析是因為林伯之傷勢嚴重,或許何文清還不信任徐慶元。

戰地迷情第6集劇情介紹

  

  黃國英猜到徐慶元當吃蒙著臉,何文清根本認不出他,徐慶元才恍然大悟,黃國英提醒他盡快打進范家取得何文清的信任,把林伯之轉移走。

  司馬亮派稽查處的人在范家門外蹲守,何文清爬上梯子偵查,無意中被范榮南發現,何文清勸范榮南去南洋暫避一時,也好趁機打理那邊的生意,可范榮南不放心家里的事情,更不放心他們小夫妻。何文清想把船長的死訊以及密碼本的事告訴林伯之,可眼下危險沒有解除,他只好用電臺向組織反應情況,組織上很快回復,讓何文清盡快把林伯之轉移到蘇區。

  范鳳瑾一直懷疑何文清在地窖里搞鬼,借口地窖里太臟了,讓家丁地往里面灌水清理,何文清聞訊急忙趕來阻止,范榮南隨后趕來把范鳳瑾和家丁們趕走,他苦苦逼問何文清,何文清只好向他交代了實情,范榮南狠狠教訓了何文清,譴責他不該把范家往火坑里推,范榮南考慮再三,讓他把地窖里的林伯之帶上來,還找人為林伯之看病。

  范鳳瑾賭氣要離家出走,政鴻帶家丁們拼命阻攔,林秋穎給范鳳瑾留下一封信就不辭而別了,借口遇到一個好人要送她去上學,還隱瞞了學校的名稱,范鳳瑾自然求之不得。楊義軒激勵勸說何文清投靠他從政,何文清婉言謝絕,楊義軒大力推薦一個擅長做海鮮的廚子去范家幫忙,何文清勉強答應下來,廚子一來到范家就拐彎抹角問出家里有一個瘸腿的客人,那個人是何文清的表哥。

  于鷹查到徐慶元的藏身之地,立刻帶人把他抓走,司馬亮對徐慶元嚴加拷問,可他誓死不屈,還顧左右而言他,司馬亮氣得咬牙切齒,對徐慶元威脅恐嚇一番,他假裝要招供,對徐慶元戲弄了一番,他惱羞成怒,下令對徐慶元嚴刑拷打。廚子做了魚湯,范榮南和范鳳瑾喝完以后贊不絕口,廚子趁機提出要給何文清受傷的表哥做三七龍骨湯,還主動送到房間里。

  何文清從管家口中得知廚子給林伯之送湯,確定廚子就是楊義軒派來的奸細,他趕忙去房間阻止,借口來了幾個朋友,讓廚子去準備魚湯。林伯之不想連累范家,想盡快離開,何文清答應盡快處理此事,向利用范鳳瑾趕走廚子,他主動來找范鳳瑾幫忙,范鳳瑾也覺得廚子可疑,何文清向她講明利害關系,擔心楊義軒借此事大做文章,范鳳瑾就把何文清單獨約出來談話,她不明吧何文清為何不把那筆錢交給楊義軒,何文清不想捐錢資助國民黨打內戰,范鳳瑾支持他的見解,主動約他去吃飯。

  廚子根據范家仆人們的描述,很快畫了一張像交給楊義軒,楊義軒覺得更像船長瞿任秋。范鳳瑾和何文清都勸范榮南把廚子趕走,范榮南不想節外生枝,反復聲明他捐錢給國家,范鳳瑾和他據理力爭,還讓何文清站出來評理,何文清三言兩語化解了父女倆的矛盾。

  范鳳瑾參加騎馬比賽,她司馬亮一口咬定共黨疑犯林伯之就藏在范家,苦于沒有確鑿的證據,楊義軒決定親自帶司馬亮前去調查,就找了一個表彰范榮南的噱頭,楊義軒帶人大張旗鼓給范榮南送來匾額,范榮南設宴款待他們,林伯之從窗戶里看到,趕忙向女傭打聽情況,他覺得事情不妙,急忙翻出道具偽裝自己。

  楊義軒向范榮南匯報張金寶已經上山落草為寇,他準備派司馬亮前去圍剿,務必把他捉拿歸案,范榮南感激萬分,何文清擔心林伯之暴露,借口去那排飯菜趕忙去找林伯之。范鳳瑾參加鷺島起碼比賽,耿家勛和翠兒都到場為她加油,范鳳瑾一路領先拔得頭籌。

  楊義軒想帶人參觀范府,范榮南就讓何文清帶他們四處轉轉,司馬亮來到何文清以前住的臥室,發現這里還有人住,何文清只好承認和范鳳瑾慪氣就躲過來住,楊義軒看到旁邊還有一間畫室,何文清只好帶他們進去欣賞,司馬亮趁機到廚房一看究竟,覺得其中大有文章,司馬亮立刻來向楊義軒匯報,楊義軒立刻帶司馬亮前去排查,何文清借口煙灶壞了百般推諉,可他們堅持要進去。

  耿家勛要設宴為范鳳瑾慶祝,他們剛想離開,家丁來向范鳳瑾匯報楊義軒帶司馬亮去范家調查的事,范鳳瑾立刻趕回家,與范榮南一同前往廚房,他們倆怒斥楊義軒的做法,范榮南威脅不給楊義軒一分錢,何文清也在一旁添油加醋,楊義軒權衡再三,只好把司馬亮他們打發走,還下令把稽查隊的人全部撤走。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