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方劇情介紹

1-6集

在遠方第1集劇情介紹

  

  一九九年,大都市上海。

  從事快遞行業的姚遠晚上開車拉貨遇見剛要回家的路曉歐和好閨蜜霍梅,出于好心想順道送兩個女孩回家,卻被路曉歐當做是壞人,嚇得路曉歐和霍梅拔腿就要逃跑。

  姚遠開車繼續追上,沖著路曉歐笑拿出自己的證件證明自己不是壞人,路曉歐和霍梅這才放下顧慮,上了姚遠的車,一路上阿遠還像個長者似的教導她們怎么分辨壞人和保護自己。

  大橋上郵政稽查隊在路上設卡查車,阿遠怕自己剛做回老好人就惹上麻煩,勸路曉歐她們假裝和自己認識希望能蒙混過關。

  路曉歐知道稽查隊的都是父親單位的老同事,肯定認識自己,于是想捂著臉裝外國人,哪知道帶隊的是路曉歐父親的老部下陳叔,事情敗露,路曉歐只能求陳叔,老陳也只是叮囑他們晚上注意安全就簡單放行了。

  當天晚上快遞運輸隊的車都被郵政稽查隊的查了,只有阿遠的車躲過了一劫,大家都對阿遠十分佩服,阿遠知道是坐自己車的路曉歐是郵政局家屬才讓自己沒被查,大家七嘴八舌的勸阿遠拿下那兩女孩,以后他們就都不用被郵政稽查隊的查車了。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的阿遠早就看出同車的路曉歐肯定不是省油的燈,一定沒那么好糊弄,因為從見到她開始,路曉歐就不怎么搭理他,下車他要電話還是留的她朋友的電話。

  這邊,回到宿舍的路曉歐和霍梅便開始對阿遠品頭論足,八卦起來,路曉歐覺得阿遠不靠譜,在車上一直和她們吹牛是退伍軍人,霍梅則不這么想,她覺得男人適當吹吹牛沒啥大不了,她對阿遠印象還不錯。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私營快遞行業迅速發展,國內郵遞業務受到沖擊,作為郵政局的老一輩,路中祥固有的舊思想依然無法改變,任然不看好私營快遞。

  曉歐又親自來給父親送飯,路中祥擔心女兒,過問昨晚她坐面包車的事,叮囑她多長點心眼不要被他人利用了,曉歐很自信,表示自己不是那么容易被騙的。

  一起跑快遞的兄弟們都在抱怨現在快遞不好做,三天兩頭被查罰款,大家鼓吹阿遠去套路曉歐,把路曉歐追到手,以后跑車就不用擔心被查了。

  為了約曉歐出來,阿遠主動聯系了霍梅,可在咖啡廳阿遠卻只等來了霍梅一個人,一臉失望表情的阿遠早被學心理學的霍梅看穿,她勸阿遠知難而退,因為追求曉歐的男生多了去了,為了不掉面子,阿遠特地點了一杯特濃咖啡,沒喝過咖啡的阿遠端起杯子就大喝了一口,結果嗆得他說不出話來。

  熱衷于網上交友的霍梅,不小心又遇見愛慕自己的網友,對方硬要強迫自己,霍梅只得發信息求助阿遠,而此時阿遠的運輸車正被郵政稽查隊的人抓了,英雄救美的阿遠也博得了小歐的好感。曉歐為了感謝阿遠特意陪他去找父親,快遞車才被放了出來。

  一直對路曉歐見而后怕的阿遠,沒想到和郵政稽查隊搭上關系能幫到自己這么大的忙,他決定答應阿爹迎難而上,主動追求路曉歐。

在遠方第2集劇情介紹

  

  為了方便聯系路曉歐,二叔把自己的手機給了阿遠,希望阿遠能和路曉歐搭上關系,為以后快遞公司運輸提供情報和信息,姚遠正想著如何再跟路曉鷗她們聯系之時,路曉鷗親自約姚遠,要請姚遠吃飯,說是感謝她對仗義相救。

  姚遠收到路曉歐的邀約信息開心極了,根本不知道,路曉鷗只是把他當作一個病例來研究,吃飯的時候對阿遠的言行舉止都會拿筆記錄下來,霍梅則有意打探阿遠的婚姻和感情問題,阿遠怎么會看不出來,也假裝開玩笑的回應她們,曉歐和霍梅爭著要阿遠這個心理研究對象。

  福利院院長又帶小胖來醫院看病,阿遠一接到信息也急忙趕來醫院,可是醫生說孩子沒有生病,陳院長也很苦惱,不知道該怎么辦,阿遠擔心孩子可能心理健康問題。

  為了給曉歐和霍梅她們找到實習的機會同時也為了給公司運送快遞報關單,阿遠決定邀請路曉歐她們去給福利院的孩子做心理輔導,還幫她們申請到了工資,曉歐剛開始還不太愿意接受,但聽到阿遠這么真心實意的邀請,她也就答應去了。

  福利院的孩子們聽說阿遠哥哥要來福利院看望他們,大家都很興奮,在為阿遠哥哥的歡迎儀式排練,帶頭的是一個叫高暢的大男孩,其實他也是福利院的孤兒,高暢看到來福利院做心理輔導的女老師霍梅長發飄飄美麗動人,一時間恍惚都忘了指揮孩子們喊口號了。

  阿遠連忙向曉歐他們介紹高暢,一時恍惚的高暢這才回過神來,曉歐一到福利院就在給孩子們講故事,還挨個給孩子做心理疏導。

  路曉歐因為缺乏經驗,把個別孩子弄哭了,陳院長便朝阿遠埋怨,說他帶來的這兩個老師太不專業了,阿遠連忙打圓場,他相信曉歐,陳院長堅決不同意曉歐的心理輔導再進行下去,曉歐則執意要堅持,兩個人相互爭辨,都堅持自己才是對的,曉歐指責陳院長沒有心理常識,陳院長非常生氣,和曉歐爭執起來,兩個人吵的不可開交,阿遠沒有辦法只能抱起曉歐就往屋外走,情況現在這樣他也只能先送曉歐她們離開福利院了。

  被抱上車的曉歐一直很生氣,從小到大,除了父親,她還沒有被哪個男人這樣抱過,她生阿遠的氣,責怪他不相信自己的專業,賭氣的很,吵鬧就要下車,自己走路回去,阿遠本來不想再理會她們,但是車上還有公司的報關單送,他只能下車向路曉歐道歉,路曉歐不愿再理他,阿遠便想著給她表演吹口琴,曉歐這才答應上她的車。

  陳院長半夜給阿遠打電話說福利院的孩子晚上睡覺很安穩都沒有做噩夢了,他想請曉歐她們再來福利院給孩子們做心理輔導。

  阿遠給曉歐打電話想請她再來福利院給孩子做心理輔導,還代表陳院長向曉歐道歉,曉歐表示自己當時并沒有與陳院長吵架,說那些話只是為了刺激陳院長讓她重視和了解孩子們的心理健康問題,其實她真心希望能幫助福利院的孩子解決心理健康問題。

  路曉歐對自己去福利院做心理輔導老師的事情一直半遮半掩的瞞著父親,只告訴自己是和男同學一起去福利院實習。

在遠方第3集劇情介紹

  

  高暢看這次來孤兒院給孩子做心理輔導的只有路曉鷗沒有霍梅,他忍不住問姚遠,姚遠看出他對霍梅有好感,于是讓高暢以后開車接送路曉鷗去福利院實習,高暢接到這個活高興的不得了,阿遠則提醒他對方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別什么都告訴對方。

  晚上,姚遠送路曉鷗回家,他想問路曉鷗能不能幫自己也做做心理干預,原來阿遠晚上也經常被噩夢驚醒,總回想起小時候的事情,路曉鷗問他是不是也做噩夢,姚遠掩飾了回答說沒有。路曉鷗稱如果做心理干預必須知道他的過往,姚遠則半遮半掩的敷衍。當晚,姚遠再次被自己的噩夢嚇醒。

  此后高暢謊稱姚遠出了差,由他每天接送路曉鷗去孤兒院。其實姚遠沒有出差,他每天都忙著送快遞。除此

  姚遠為了快遞公司的業務,不惜買火車站票前往義烏找貿易公司金總談快遞單的事情,結果金總卻以姚遠公司報價太高而拒絕,但阿遠任然不愿放棄。

  姚遠不甘心失去金總這個大客戶,他無意間聽到金總夫人特別喜歡狗。姚遠頓生一計,他千方百計地接近金夫人的狗,金夫人看狗非常黏姚遠頓生好感。于是姚遠幫金夫人遛狗,另一邊阿遠給二叔打電話說自己一定能拿下金總這單。

  姚遠在遛狗時發現金總的狗跟對面貿易公司的一條狗糾纏,那條狗是對面公司老總夫人的狗。姚遠設計故意讓金總的狗跟對面的狗糾纏在一起,他設計拉開兩條狗然后故意被狗咬傷,替姚遠在打疫苗時故意假裝喊疼,金總見他這樣,也十分愧疚,于是答應將快遞業務交給姚遠。

  姚遠業務合作順利談成,快遞公司的兄弟們無不對姚遠欽佩得五體投地。姚遠回到宿舍時高暢正在他的房間里,他說從今天開始他跟姚遠一起住。姚遠不放心地問高暢有沒有對路曉鷗說過什么,高暢心虛,他不敢把自己無意間對路曉鷗說到他和姚遠過去住孤兒院的事說出來。

  高暢崇拜姚遠,想讓他傳授自己追女孩的經驗,姚遠一時得意便以路曉鷗的事為例。姚遠得意的炫耀自己是怎么把等高傲矜持的路曉歐追到手的,讓她心甘情愿地做了臥底為自己提供消息。姚遠不知道他說的話已經被門外的路曉鷗聽了個正著。

  路曉鷗沒有想到姚遠居然是這樣人,內心受到沉重的打擊,她非常氣憤姚遠欺騙了自己,似乎也欺騙了自己對他的感情。

  第二天,姚遠突然接到路曉鷗的信息說自己要給父親做晚飯想晚點出發。姚遠馬上把這個消息告訴快遞公司的兄弟們。姚遠接上路曉鷗送她到孤兒院時,路曉鷗一路無話不愿搭理姚遠。

  姚遠到孤兒院收拾車上的貨物時,二叔的兒子拿著一個包裹托姚遠幫忙帶貨,他掩飾說這是一包衣服,姚遠沒有生疑。姚遠晚上送路曉鷗回去,路上路曉鷗打聽姚遠的情況,姚遠心虛地掩飾。

  路曉鷗憤怒地罵姚遠,姚遠坦白自己住孤兒院是真的,當過特種兵是假的,搞貿易也是假的。路曉鷗看姚遠如此坦誠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發泄心中的憤怒,她斥責姚遠先送自己回去,姚遠的車剛弄到前面路口便看到路中祥帶人在搞稽查,路曉鷗說路中祥看到自己在車上一定會查的。姚遠正緊張時,二叔的小兒子打電話給姚遠,他說白天在孤兒院給姚遠的包裹里包的是穿山甲鱗片,這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被抓到是要坐牢的。姚遠一時沒了主意。

  姚遠讓路曉鷗伏下身躲在車里,他突然加大油門穿過哨卡。路中祥見有人沖哨卡,不顧一切地追了過去。路中祥在追擊時看到姚遠熟悉的車,他打電話回去問霍梅接送路曉鷗的車是什么顏色。霍梅以為今天仍然是高暢接送路曉鷗,于是便說是白色。路中祥下令緊追姚遠的綠色面包車。

在遠方第4集劇情介紹

  

  阿遠為了躲避路隊的稽查車,一路開過鐵路道口,把那個包著穿山甲鱗片的包袱直接扔在了路邊草叢,如果被查到自己販運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穿山甲鱗片是要坐牢的。

  阿遠覺得今天郵政稽查隊會突然設卡查車是曉歐和她爸做的局,于是把路曉歐趕下了車,不想再見到她,而且還自己掏錢支付曉歐在福利院實習工作的工資,曉歐感到十分委屈,但是她無話可說,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父親今天突然回來搞突擊檢查。

  阿遠被路隊帶回稽查隊批評教育,路隊首先就追問阿遠和曉歐是否認識,阿遠為了掩飾過去只說他們有見過幾次面但是不熟,隨后,路隊便指責姚遠私自偷遠報關單,姚遠不認為他們送私營快遞有錯,這是正常的市場競爭,不應該被郵政局壟斷,而且他們也沒有擾亂市場的意思,路隊則認為他是年輕人狂妄自大,才干了幾年快遞,資歷肯定沒有自己深。

  郵政局已經調查到阿遠的面包車運有穿山甲鱗片,而這種事情在他們郵政局卻不可能發生,阿遠不認為自己有錯,老百姓之所以找他們送快遞,就是方便便宜,還信誓旦旦的說如果他開公司就會制定嚴格的規矩,不讓這種事情發生,路隊說不過姚遠,只能作罷。

  曉歐因為當晚和阿遠的事情一回家就悶悶不樂,還發起了燒,霍梅擔心曉歐,但是因為自己忙著出國的事情,便告知路隊來照顧曉歐,路隊知道女兒為姚遠的事擔心,便告訴她姚遠對販運穿山甲鱗片并不知情,最多因為違反交通規則被拘留幾天。

  曉歐一直為那天姚遠誤解她故意陷害他而感到憋屈,她要找姚遠把事情當面解釋清楚,姚遠被釋放當天,曉歐和霍梅就來找姚遠解釋,姚遠不想聽曉歐的解釋,轉身就走,大根打電話告訴姚遠說高暢在上海火車站失蹤了,姚遠連忙趕過去尋找,曉歐聽了也跟了過去,原來高暢因為自己弄丟了報關單怕被罵于是躲著大家。

  姚遠最后找到高暢問他報關單是怎么丟的,高暢哭著說自己就是上了廁所,貨就被人偷了,他只記得對方耳朵里有一撮毛,姚遠聽了氣憤的踹了高暢一腳,火車站這么大,姚遠為了找回丟失的貨物直接上了火車,而曉歐也一直跟著,姚遠勸她下火車,曉歐卻堅持不要,二叔打電話提醒姚遠偷走他們貨物的人是黑道上出了名的一撮毛,勸他不要拼命,哪怕他們的貨不要了。

  和姚遠坐一起的曉歐本想勸姚遠放棄追查貨物,畢竟他要對付的是一個做過牢的流氓地痞,太危險,成功率太低,姚遠天生一副敢闖敢拼的骨氣,哪里會怕這些,他一定要找回丟失的貨物。

  為了不讓曉歐跟著自己,姚遠故意假裝肚子餓想吃東西,曉歐連忙去給他買吃的,姚遠卻趁機甩開來了她,半路上恰巧碰見偷他貨的一撮毛,對方人多,姚遠被他們扣押了起來,原來姚遠在義烏搶的單子是一撮毛的,他要姚遠出兩萬塊錢才肯放手。

  姚遠假裝同意,說拿值錢的東西,自己便趁機會挾持了一撮毛,隨手砸碎了桌上的酒瓶當武器,眼看就要逼一撮毛說出交出貨物,一撮毛的手下卻在門外抓到了來偷聽的曉歐,姚遠一時慌了,不得不舉手投降。

  曉歐為了穩住局面,故意說貨物包裹不要了,一撮毛生性多疑,問曉歐話里的意思,曉歐假裝自己是快遞公司老板的助理還說已經報了警,想借機讓對方知難而退放了他們,姚遠也頓悟了曉歐的用意,連忙附和,就在他們要走出去時,一撮毛突然叫住了他們。

在遠方第5集劇情介紹

  

  一撮毛不想這么輕易的放過姚遠,為了找回丟失的面子,他要求姚遠學狗叫,姚遠實在學不出來。就在僵持不下時,曉鷗突然主動學起了狗叫。一撮毛等人一陣譏笑,姚遠看著路曉鷗心中百感交集很不是滋味。

  姚遠陪曉歐走路回家,可是天下起了雨,為了躲雨姚遠帶曉歐一起到鎮上的小學教室躲雨,姚遠找衣服給曉歐換,他對曉歐剛才為他解圍表示感謝,曉歐則一點也不在乎,她希望姚遠和她講講以前他在孤兒院的過去,她一直把姚遠當作自己心理輔導研究的對象。

  姚遠向曉歐提過給自己做心里干預的請求,曉歐便開始問起姚遠12歲的過去,姚遠不愿開口,她便和姚遠說起了自己的童年,說起當年母親拋棄她和父親的事情,姚遠在路曉歐的鼓勵下談起了12歲那年的痛苦回憶,原來當年姚遠年少無知,有一次為了哄父母回家看他,慌稱自己生病,父母因為著急趕回家不幸在路上遭遇車禍身亡。

  姚遠一直都覺得是自己害死了父母,心里過不去那道坎,曉歐安慰他那不是他的錯,但姚遠心里非常痛苦,不能原諒自己,所以晚上經常被惡夢驚醒。

  霍梅用路曉鷗的QQ號跟她的網友聊天,這個名叫king的網友跟路曉鷗聊了很久。King主動坦白身份并提出幫她介紹國外留學的教授和學校。霍梅想把自己跟路曉鷗不是一個人的事實說出來,可看到king主動坦白中文名叫劉云天并發過來一張生活照,霍梅把準備說的話刪除了,只回復對方自己叫霍梅。

  霍梅準備出國,路中祥父女為霍梅踐行。吃罷飯洗碗時,霍梅對路曉鷗謊稱,她們倆共用的網名為會飛的魚那個QQ號被盜了,路曉鷗以后可能也聯系不上網友king了。路曉鷗先是一愣,接著無所謂地說,反正她跟king也不是很熟,聯系不聯系無所謂,霍梅心照不宣。

  路曉鷗和好友會會一起送霍梅到機場,三人戀戀不舍。高暢拿著一個粉色玩偶熊追到機場給霍梅送行,他心里對霍梅有千言萬語,可此時他什么也不敢說出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讓他心動的女孩離開。

  白天姚遠運貨時警惕地發現郵政稽查的身影,他機智地把快遞藏在一個收破爛的車上躲了過去。路中祥不死心,他決定下次把目標鎖定在火車站。而姚遠和一眾兄弟們也在分析路中祥下一次可能的行動地點。

  霍梅剛到美國劉云天的司機就派車來接她,司機還把劉云天送給霍梅的禮物交給她。霍梅拿出禮物發現是一條精美的項鏈,霍梅喜不自勝。劉云天盡地主之誼請霍梅吃飯,霍梅精心打扮一番。

  劉云天如約而至時霍梅還是被他的帥氣驚艷。霍梅裝出淑女的樣子矜持地與劉云天寒暄。劉云天突然問她為什么用新的帳號跟自己聊天,不再用會飛的魚那個號。霍梅心虛地謊稱說那個號被盜了。

  劉云天目光灼灼地看著霍梅說,她用來跟自己聊天的新帳號根本就是一個用了很多年的號,為什么一個人會同時擁有兩個號碼,而且過去跟自己聊天的女孩是個上海女孩,根本不是來自四川的霍梅。霍梅聞言呆住了。

在遠方第6集劇情介紹

  

  劉云天根據霍梅的說話和行為方式,斷定霍梅不是自己要見的那個會飛的魚,因為和他在網上聊天的那個思辯能力非常強,也非常有主見,從不趨炎附勢,特意討好別人,真正會飛的魚應該是一個上海女孩,霍梅不得不被劉云天的話感到震驚。

  劉云天當面對霍梅表明自己對她不感興趣,希望她能把會飛的魚的新QQ號告訴自己,霍梅當即感到十分羞愧,她覺得劉云天這個人精明得有些可怕,就連曉歐在和人談戀愛都知道,霍梅取下脖子上劉云天送給她的項鏈,便決定離開,劉云天卻希望她能收下這份禮物,算是他給霍梅的酬勞,便表明他答應給霍梅和和斯蒂文教授見面的的約定不會食言。

  姚遠依舊和兄弟們一邊送著一邊躲著稽查隊的追查攔截,大家都在為姚遠的英明指揮高興,姚遠便被快遞公司大老板叫上了車。

  曉歐因為霍梅出國,但卻一直沒收到她的信息,于是打電話去美國打聽霍梅的情況,路隊回家還在為今天稽查隊沒有抓到姚遠而感到疑惑,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女兒把稽查隊的行動地點透露給了姚遠,才讓姚遠逃脫。

  路隊知道曉歐一直和姚遠有聯系,他最怕的是曉歐會被混跡社會的姚遠欺騙利用,他希望女兒和混社會的姚遠在一起,曉歐不想聽父親的教唆和質問,他向父親表明自己和姚遠沒關系,她只是把姚遠當作心理研究的一個病例。

  快遞公司老板夸贊姚遠有能耐,他以為姚遠追到了路閻王的女兒,還要給姚遠獎金,姚遠表明自己根本沒有,拒絕了老板的好意。

  姚遠在天臺碰巧遇見兜風的曉歐,曉歐當面向姚遠道歉,說因為她讓大家以為快遞運送隊能躲避稽查隊都是姚遠通過自己得到的信息,她相信他們能躲過稽查隊都是姚遠通過他自己獨立的思考和研究才有的結果。

  姚遠也正式向曉歐說道歉,說因為他的原因讓大家都以為他們倆是男女關系,為此姚遠感到自卑,他覺得自己配不上面前這個美麗聰明的研究生,曉歐倒是很平易近人,他鼓勵姚遠親切的稱呼他姚先生,便主動和姚遠握手,這讓姚遠受寵若驚,也讓他倍感溫暖。

  一個是在社會為生活四處奔波的快遞員,一個人大學象牙塔里的研究生,似乎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不會再有交集。

  曉歐的的同學馬躍一直對自己窮追不舍,不是寫情書就是送鮮花,需不知,曉歐對他這種到處沾花惹草的人一點興趣也沒有,直接當面拒絕了馬躍,還把他送給自己的鮮花扔到了垃圾箱,圍觀的同都在看笑話。

  姚遠因為送快遞被郵政稽查隊查扣了貨物被老板當面指責怒罵,但姚遠不想再利用曉歐的關系為自己方便,二叔也不想過多的為難姚遠,畢竟人活著要有骨氣。

  曉歐在福利院做的兒童心理調查得到了大學導師的夸獎,導師建議她再去福利院做一次普查回訪,這對心理研究非常有幫助。

  姚遠因為在快遞公司不想連累其他兄弟,因為稽查隊現在都在查他,他打算自己離開快遞公司,但怕二叔擔心并假裝說自己找到了一家物流公司,掙的肯定比現在多,可沒想到姚遠離開快遞公司后生活變得更加窮破,每天靠吃泡面度日,高暢看著于心不忍,想接濟下他,但是被姚遠拒絕了。

  劉云天已經獲得了曉歐的QQ號,在網上和她聊天,于此同時,霍梅也從新聯系上曉歐,她想對曉歐坦白一切,面對自己最好的閨蜜她思緒萬千,她終于對曉歐坦白了一切,曉歐并沒有因此而責怪霍梅,但霍梅卻無法再坦然面對她,她為自己的愚昧和無知感到懊悔。

  高暢開車送曉歐去福利院,一路上他一直在等曉歐能問他姚遠的近況,曉歐知道姚遠在有意躲著自己,從高暢這里也不可能聽到實話。高暢最終還是告訴曉歐姚遠最近遇到了困難。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