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蕩劇情介紹

1-6集

激蕩第1集劇情介紹

  

  上海弄堂里,陸江濤和馮力和以田四為首的混混們對峙著,陸江濤父母雙亡,有一兄一妹,大哥陸海波在電器修理店當學徒,妹妹思齊正值高三,面臨高考,自己則是靠收廢品為生。陸江濤以為田四是來找茬,沒想到田四提出把三條街的廢品都讓給陸江濤,只求他幫忙做一件事情,陸江濤有些疑惑,田四支支吾吾地說出了原因。原來田四喜歡上了一個叫溫泉的姑娘,想要陸江濤幫自己追求她,讓陸江濤幫自己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

  見陸江濤兩人不解,田四說出了自己的計劃,他讓陸江濤兩人佯裝欺負溫泉,自己在關鍵時刻出現,英雄救美。兩人依計行事,馮力在路上攔下了放學的溫泉,溫泉卻不像他們想象中的那樣害怕,陸江濤突然對溫泉有了興趣,和溫泉搭訕。溫泉惱羞成怒,想要離開,陸江濤卻說有壞人喜歡溫泉,還把田四的計劃告訴了溫泉,溫泉半信半疑,讓陸江濤把壞人叫出來。陸江濤輕輕碰了一下溫泉,溫泉配合地大叫起來,不明真相的田四走了出來,陸江濤朝溫泉使了使眼色,示意田四就是自己說的壞人,田四上前準備將陸江濤打跑,沒想到陸江濤不由分說地打了田四一頓,救美的英雄成了陸江濤。溫泉的同學思齊正好路過,叫了溫泉一聲,陸江濤回過頭發現是自家小妹,匆匆離開,卻不知思齊已經認出了自己的二哥。

  陸江濤破壞了田四的計劃,田四叫來幾個小弟報復陸江濤,馮力見勢不妙,蹬著一輛三輪車沖破人群,陸江濤趕緊上車逃跑,兩人逃跑路上遇上思齊和溫泉,田四幾人追了上來,溫泉攔住了田四,田四不愿被溫泉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暫時放過陸江濤。思齊和溫泉趕緊查看陸江濤的傷勢,溫泉掏出手帕給陸江濤止血,陸江濤趁機靠在溫泉身上。

  馮力將陸江濤送回陸海波做學徒的修理店,嚴厲的大哥讓其余三人回家,自己照顧陸江濤,陸江濤這才得知溫泉就是陸海波的師傅溫老板的女兒。陸海波正在責備陸江濤,溫泉來店里給兩人送水果。陸海波對著溫泉講話有些緊張,借口離開,卻在門口偷聽溫泉和陸江濤說話,聽到溫泉說把自己當成哥哥,心里有些失落。陸海波想起小時候因為沒有把蘋果讓給弟弟吃,被父親打了一頓,從那時候起,他就覺得什么都要讓給弟弟。

  回到修理店后,陸江濤告訴大哥,自己喜歡溫泉,希望大哥幫自己追求溫泉。還說以后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喜歡溫泉和找到母親留下的照片上的人。大哥卻說現在家里的頭等大事是為了給思齊籌備上大學的學費。

  高考當天,溫泉要遲到了,在路上遇上了陸江濤,陸江濤趕緊騎著三輪送溫泉去考場,為了趕時間,陸江濤闖紅燈時撞上了一輛面包車,他從車座上飛了出去,摔在地上,陸江濤顧不上疼,趕緊爬起來繼續送溫泉去考場,兩人及時趕到,臨進考場,陸江濤給溫泉加油。

  溫泉來修理店找陸江濤,正和陸海波說著話,陸江濤就來了,陸海波想讓二人單獨相處,借口出去了。溫泉和陸江濤兩人都有些害羞,磕磕絆絆地聊天。

  高考成績出來,陸家兩兄弟和馮力溫泉一起慶祝思齊考上大學,飯桌上,溫泉見他們在為思齊的學費發愁,因為自己沒有考上大學,就提出把自己的那份學費給思齊用。

  回家后,陸家兩兄弟算著存款,為了思齊的學費犯難,思齊也在被窩里偷偷哭著。溫泉勸說父親資助思齊上學,溫老板卻不同意。思齊在父母的遺像面前,自責自己是個災星,不想上大學連累大哥二哥,她從母親的遺像后拿出了那張神秘的照片,陸家三兄妹都想找到這個人,弄清楚這個人的身份。兩兄弟聽到思齊的哭聲,趕緊上閣樓安慰思齊,思齊卻說學費的事情自己有辦法,陸海波安慰思齊就算天塌下來了,也有兩個哥哥頂著,陸江濤也附和著,誰知腳下的扶梯突然斷掉,陸江濤摔了一個屁股蹲兒,思齊和陸海波大笑起來。

  陸江濤收廢品時,馮力告訴陸江濤銀行的股票認購證能賺錢,不明所以的陸江濤去銀行找孫小虎咨詢,才知道是證券交易所的股票供不應求,所以需要認購證,有認購證才能買股票。孫小虎讓陸江濤代銷認購證,自己給他提成。這些話都被躲在角落的田四和他的大姐頭聽到了。

  陸江濤在公園里里開始推銷認購證,沒想到十分順利,手上的認購證都賣了出去,他想找孫小虎再拿一百本來賣,但是現在認購證十分緊俏,已經不允許代銷,但是可以先自己墊錢買一百本,再銷售出去,但是一百本需要三千塊錢,陸江濤無法承擔,最后孫小虎提出兩人合伙,一人出一半的錢作為投資。另一邊,陸海波向溫老板借錢,溫老板趁機提出讓陸海波和自己簽訂三年的合約,這合約就相當于陸海波的賣身契,溫泉都看不下父親的做法,讓陸海波不要接受這樣的條件,陸海波為了妹妹上學,只能無奈地答應。

  就在陸家兩兄弟在為思齊的學費四處奔波時,思齊為了不拖累兩位哥哥,離家出走了。

  陸江濤回家四處找錢,想拿到錢和孫小虎一起買認購證,尋找一番后,意外在被褥下發現了溫老板拿給陸海波進貨的一千塊錢,他立馬打電話給孫小虎,孫小虎讓他來自己家里詳談,一直關注著陸江濤的田四帶著小弟圍堵了陸江濤,田四的大姐頭把陸江濤的錢搶走后就想走,陸江濤情急之下從背后抱住了大姐頭不讓她離開。

激蕩第2集劇情介紹

  

  陸江濤從背后抱住了田四的大姐頭黃瑤,讓她還錢,黃瑤轉身給了他一巴掌罵他耍流氓,陸江濤又挨了一頓揍,陸江濤提出和黃瑤賭一把,誰贏錢就歸誰,黃瑤答應了。陸江濤將幾人帶到鐵軌上,就賭下一趟來的是貨車還是客車,黃瑤自信滿滿地選了貨車,陸江濤卻說這條線前兩天已經改成客運線,不會有貨車經過,黃瑤吃了個啞巴虧,只能愿賭服輸,把錢還給了陸江濤。黃瑤回到家,經過師父的提醒,才發現陸江濤的列車調度表是前年的,自己被陸江濤騙了。

  陸海波在師傅家里簽下了四年的協議,回到閣樓上的陸海波發現自己放在枕頭下的一千塊錢不見了,一下子慌了神。陸海波得知陸江濤曾經來過,正想回去問個清楚,溫老板來了,老實的陸海波一五一十地說了,卻被溫老板誤以為自己把錢私吞了,溫老板不肯相信陸海波,只說如果找不回錢就辭退陸海波,還要報警處理。陸海波趕緊趕回家想找陸江濤問個清楚,另一邊,陸江濤已經把錢全部給了孫小虎。

  回到家的陸海波發現思齊離家出走,馮力和陸江濤回到家,陸海波大發雷霆,責怪弟弟沒有看好思齊。思齊離開后,準備找工作養活自己,但是沒有工作過的她干活不利索,打碎了好幾個盤子,自己的錢還被偷了。思齊正在路邊的長椅上哭著,路過的林老師想給思齊車費讓她坐車回家,思齊卻不要,騙她說自己一會就回家了。下課后的林霞見思齊還在長椅上,思齊又不肯回家,就讓思齊和自己回家住一晚上。

  思齊和林霞回家,林霞的父親正和顧亦雄談事情,顧亦雄似乎惹了麻煩,希望林主任高抬貴手放過自己。思齊和林主任打招呼,卻發現一邊的顧亦雄就是自己母親留下的照片上的神秘人,一下子愣住了。思齊問了林霞顧亦雄的姓名,疑惑顧亦雄的姓氏和母親說的不一樣,明明是許叔叔,卻成了顧亦雄,思齊百思不得其解,趕緊回家叫來大哥二哥,幾個人趕到林家后,顧亦雄已經離開了。

  林主任聽聞他們要找的人是大豐農場的知青,便說他們找錯人了,因為顧亦雄根本沒有去過大豐農場,林主任不肯將顧亦雄的地址告訴他們,陸海波一行人只好離開。林主任有些責怪林霞亂帶人回家里,林霞說自己惹的麻煩自己會處理好,不會影響父親的光輝形象,說罷便不肯再理會父親。

  顧亦雄回到家寫檢查,妻子丹丹讓他放寬心,林主任再怎么樣也會看自己父親靳書記的面子放過他。在強勢的妻子面前,顧亦雄顯得有些唯唯諾諾。顧亦雄睡不著覺,回想著在林主任家遇見思齊的情景,心緒不寧,想抽一根煙解悶,卻被阻攔了,顧亦雄愈加郁悶。

  晚上,溫泉向溫老板解釋錢可能被陸江濤拿走了,溫老板一聽,就讓溫泉帶自己去他們兄弟在定海的家,溫老板知道陸海波忠厚老實,但陸江濤卻十分不老實,他擔心如果這錢真的被陸江濤拿走了,這錢在陸江濤手里一定待不住。溫老板想去攔截陸江濤,他對陸江濤的猜測一點沒錯,可惜陸江濤已經把錢花了出去。

  陸家,陸江濤已經把認購券買了回來,陸海波十分生氣,讓陸江濤第二天趕緊把這些認購券賣掉,把錢還給溫老板,自己負責去打聽顧亦雄的下落。兄弟正在爭吵,溫老板來了,溫老板讓陸海波無論如何,明天晚上都要把貨進了。回去的路上,溫老板和溫泉預言,陸海波會被陸海波拖累,溫老板以為溫泉喜歡陸海波,自己本意是想好好栽培陸海波,為女兒的未來做打算。

  第二天一早,陸江濤到林主任家樓下堵住了他,死皮賴臉地要顧亦雄的地址,林霞氣不過,往陸江濤身上潑了一盆水。中午,孫小虎來找陸江濤,讓陸海波轉告他,今天一定要把認購券出手,不然就虧了。陸海波趕緊去找陸江濤。

  林霞從家里出來,見陸江濤還守在樓下,見他跟定了自己,就坐上陸江濤的三輪車,讓他送自己上課,陸江濤正和林霞糾纏,陸海波找了過來,告訴了孫小虎說的消息,讓陸江濤趕緊將認購券出手。兩人趕到公園賣認購券,卻得知人民銀行緊急通知,以后認購證都要記名,無法轉讓,陸江濤手里的認購證都成了廢紙。公園里的張哥還收空白的認購證,心慌意亂的陸江濤把手里的認購券全給了張哥,讓他幫忙出手。一旁的大爺卻說陸江濤被人合伙蒙騙了,陸江濤兩兄弟趕緊追上那個騙子,兩人把騙子送到警察局,認購券也都被警察沒收了。

  陸家兄弟空手而歸,溫老板挖苦完兩兄弟,向陸海波討要一千塊進貨錢,得知錢全部賠了,氣不打一處來。陸江濤和陸海波兩兄弟爭著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幾人正僵持不下,溫泉進來了,讓陸家三兄妹跪下來叫溫老板爸爸,說自己已經和思齊結拜成姐妹,也就是溫老板的干女兒,讓陸家三兄妹給溫老板說好話,溫老板卻不吃這一套。

激蕩第3集劇情介紹

  

  溫泉趕緊追上父親,為了緩和氣氛,溫泉給溫老板唱起歌來,在溫泉的胡攪蠻纏下,溫老板稀里糊涂地多了三個兒女。最后,溫老板出錢資助思齊上學,思齊上學的問題終于得到了解決。解決了這個大問題,陸家三兄妹開心不已,陸江濤許下諾言,以后一定能讓兄妹倆過上好日子,在一年之內還清溫老板的錢。陸海波叮囑陸江濤以后不能再胡鬧,還決定把家里的積蓄拿出來給陸江濤報個夜校,讓他好好學習,陸江濤卻有些抗拒,陸海波心意已決,由不得陸江濤拒絕。

  思齊即將要去上學,陸家兄弟和溫泉來送思齊,馮力還給她買了最愛的蟹黃餅,同學陳建拉走了和家人依依不舍的思齊。陸家兩兄弟回到修理店,溫老板開始和他們算一千塊的賬,陸海波把責任都承擔了,想用一己之力慢慢還清債務。陸江濤看不過去,想要自己做生意幫哥哥一起承擔,溫老板卻不信任陸江濤,直言陸江濤越做生意,陸海波就越倒霉。陸江濤卻把錯怪在林霞身上。

  陸海波讓陸江濤去夜校上課,晚上,溫老板找陸海波談話,提出一個可以讓陸海波不用還錢的方法,陸海波有些疑惑。溫老板卻問陸海波覺得溫泉怎么樣,話里的意思是想讓陸海波娶溫泉。陸海波只說挺好的,沒有回應師傅。陸江濤在路上遇上了溫泉,提出請溫泉喝汽水,溫泉答應了。兩人在江邊聊天,溫泉也勸陸江濤好好讀書,好好努力,這樣才能改變命運。陸江濤原本不情愿去上夜校,但聽溫泉這么一說,他瞬間就對學習有了興趣,溫泉為了鼓勵他,還愿意當他的業余補課老師。陸江濤高興壞了,從懷里掏出一瓶汽水,兩人第一次喝汽水,感覺十分新奇。

  晚上,陸江濤去上課偶遇了林霞,林霞一見陸江濤,以為他還在為了顧亦雄的事情陰魂不散地跟著自己。林霞剛好是陸江濤的班主任,陸江濤在課上睡著了,林霞對他一頓挖苦,陸江濤嘴硬地說自己有聽課,于是林霞讓陸江濤上臺做題,想給他一個難堪,陸江濤卻故意會錯意,把林霞寫好的題目擦掉了。林霞氣急敗壞,把陸江濤叫到了辦公室,讓陸江濤把家長叫來,卻得知陸江濤父母雙亡,林霞的語氣軟了下來。

  上完課,陸江濤在夜宵攤上和馮力與溫泉說了今晚的遭遇,溫泉讓陸江濤好好學習,不然就找陸海波去告狀。馮力開玩笑叫溫泉嫂子,溫泉有些害羞,但也沒有否認。

  林主任辦公室里,顧亦雄將批文全部追了回來,及時地補救了錯誤,林主任讓他在下次的黨員大會上分享自己的經驗教訓,顧亦雄聽到林主任讓他當眾做檢討,有些不樂意,一方面自己已經做了書面檢討,另一方面,他不希望自己的岳父知道這件事。林主任卻不肯松口,顧亦雄只好離開。

  溫泉在修理店看著陸海波修理機器,為了測試機器修好沒有,溫泉拿起話筒試了試,唱起了歌,站在門外看著溫泉和陸海波一唱一和的陸江濤,心里泛起了酸味。溫泉提出趁溫老板不在,要帶陸海波出去玩,陸海波卻堅守崗位,不想出去玩。溫泉悶悶不樂地走了,陸江濤趕緊追出去,說自己可以陪溫泉一起玩,溫泉這才開心起來。陸江濤拉著溫泉來到鐵軌邊,送給溫泉一個音樂盒,夕陽西下,兩人坐在三輪車上,聊著未來的美好,溫泉提起溫老板很看好陸海波,有意讓陸海波做女婿,陸江濤有些不樂意,他問溫泉,如果讓她自己選,她會選誰,溫泉說自己會聽父親的選陸海波。

  陸海波來找陸江濤時,碰上了林霞,林霞跟他談起了陸江濤,說陸江濤根本沒有心思上課,想讓陸江濤退學,林霞還是覺得陸江濤來上學是為了打聽顧亦雄的下落,陸海邊連忙解釋,林霞卻不信有這么巧的事情。陸海波說起了顧亦雄和自己家里人的淵源,林老師若有所思。她提出回家拿一張顧亦雄的照片給陸海波,讓他拿回家比對一下照片,如果真的是同一個人,她再想辦法。陸海波和林霞聊了一路,不僅陸江濤和溫泉三人看見,還被和田四和田四的師父黃瘸子看見了。

  陸江濤送溫泉回家時,碰上溫老板,溫老板責怪溫泉回家太晚,讓溫泉以后九點之前一定要到家,溫老板看陸江濤十分不順眼,讓陸江濤以后不要打溫泉的主意,被溫老板的言語刺激到的陸江濤不承認自己喜歡溫泉,溫泉聽了這番話,氣急敗壞。

  林霞回到家里,想找一張顧亦雄的照片,林主任卻阻止了女兒,不想讓女兒和陸家扯上關系。溫泉給陸海波送進貨的清單,見陸海波悶悶不樂,溫泉提起林霞,想給他們兩人牽線。

激蕩第4集劇情介紹

  

  陸海波怪溫泉亂開玩笑,溫泉看陸海波這樣,也不再打趣陸海波,提起最近父親總是找陸江濤的茬,而陸江濤還總是和溫老板對著干。溫泉覺得兩兄弟一個要上班,一個要上課,沒有人陪自己玩,日子過的太無聊了。正說著話,溫老板催溫泉回家,溫泉讓陸海波好好考慮一下林霞的事情。睡覺前,溫泉拿著陸江濤送給自己的音樂盒把玩,回憶著自己和陸江濤相處的時光,忍不住泛起微笑。

  林霞趁父親不在家,開始翻相冊尋找顧亦雄的照片,她拿了一張舊照,再把相冊小心地放回原位。晚上下課后,林霞叫住了陸江濤,把照片交給了陸江濤,陸江濤左看右看,確認了照片上的人的確是顧亦雄。陸江濤想讓林霞把顧亦雄的地址給自己,林霞堅決不同意,還讓陸江濤以后不要再來上課搗亂。

  陸江濤打算去林主任的單位門口堵顧亦雄,溫泉卻問了一堆問題為難他,陸江濤回答不上來,但又不想放棄尋找,陸海波也不表態,陸江濤只好一個人走了。晚上關了店,陸海波一個人落寞地坐在店里,想起父親去世前的囑托,原來陸媽媽的事情,父親早就告訴了陸海波,叮囑陸海波等陸江濤長大以后再告訴他,陸海波想著往事,見陸江濤這么執著地找顧亦雄,心里十分糾結,不知如何是好。

  夜宵攤上,馮力帶著田四來找陸江濤,說田四手里有大買賣,陸江濤卻十分針對田四,兩人差點打起來,馮力趕緊勸住陸江濤。田四離開后,和黃瘸子、黃瑤會合,原來是黃瘸子指使田四給陸江濤下套,黃瘸子看中了陸江濤想要發財的想法,讓田四再去試一次。田四再次來找陸江濤,田四提起林霞的父親是專門負責緊俏物資的批文的經委主任,只要陸江濤可以拿到批文,發財不是問題,陸江濤本不想和田四同流合污,但聽田四提起上大學的妹妹,內心有些松動,但還是沒有答應。

  黃瘸子見田四回來,猜到陸江濤沒有上鉤,準備再把誘惑加大。這時黃瘸子接到韓總的電話,韓總催促黃瘸子為自己搞到批文。黃瘸子見女兒對自己的大哥大有興趣,一時計上心來,第二天就讓黃瑤和田四拿著大哥大在陸江濤面前炫耀,黃瑤故意激怒陸江濤,陸江濤一時沖動把黃瑤的大哥大摔壞了。黃瑤讓陸江濤賠錢,張口就要兩萬八,陸江濤嚇傻了。

  陸江濤拿著大哥大回修理店,想讓陸海波幫忙修好,陸海波卻說自己修不了,他猜到了是陸江濤闖的禍,聽到了賠償價格的陸海波著急地手都在發抖,甚至要回家賣房賠錢,陸江濤不同意,他決定一人做事一人當,去會會黃瘸子。

  陸江濤和黃瘸子見了面,黃瘸子直截了當地讓陸江濤為自己拿到批文,陸江濤一下子反應過來自己是中了黃瑤的套。如果不答應黃瘸子,陸江濤就要賠償。陸海波擔心弟弟的安危,讓馮力帶著自己去找黃瘸子,路上碰上了回來的陸江濤,陸江濤為了不讓陸海波擔心,騙陸海波黃瘸子是個好人,事情已經解決了。

  陸江濤找溫泉訴說心事,對批文的事猶豫不決,溫泉卻會錯了陸江濤的意,以為陸江濤要對自己有所行動,就鼓勵陸江濤去做這件事,于是陸江濤下定決心。修理店里,陸江濤一個人練習表白的話語,被溫泉發現,溫泉誤以為陸江濤要向自己表白,害羞不已,但是又十分開心。

  結果當晚陸江濤來到林霞的學校,在校門口擺上了蠟燭,自己拿著大喇叭在眾人面前向林霞表白,不知真相的圍觀群眾起哄他們倆在一起,就在陸江濤得意的時候,衣服不小心被蠟燭燒著了。在校園里放火的陸江濤被帶進了派出所,好在有林霞做保證,陸江濤才沒有被拘留。出了派出所,林霞向陸海波告狀,把陸江濤的所作所為說了出來,一旁的陸江濤趁機和林霞告白,林霞氣急敗壞地走了。

  回到家,陸海波斥責弟弟對不起溫泉,陸江濤為了不讓陸海波起疑心,只好撒謊說自己現在喜歡林霞,這句話被溫泉聽到,她失落地回家哭了起來。溫老板心疼女兒,對陸江濤越發地討厭起來。

  晚上,陸江濤又來到學校門口等林霞,林霞一看見陸江濤就避之不及,為了擺脫陸江濤,她騙陸江濤他哥哥來了,自己趁陸江濤回頭的時候,逃之夭夭。第二天一早,怒不可遏的林霞來修理店找陸海波告狀,一旁的溫泉見勢不妙,趕緊找馮力去找陸江濤通風報信。陸江濤回到店里,當著溫泉的面就和林霞表白,林霞聽不下去這些話落荒而逃。一旁的溫泉忍不住質問陸江濤是不是真的喜歡林霞,陸江濤卻沉默不語。

激蕩第5集劇情介紹

  

  沉默不語的陸江濤讓溫泉覺得傷心極了。林霞在回去的路上,想著陸江濤的那些話,不知怎么的,也有些害羞。溫泉懷疑陸江濤喜歡林霞的事情有假,她到處找陸江濤,讓馮力叫陸江濤去黃浦江邊找她。陸江濤只好來找溫泉,溫泉讓陸江濤老實交代,陸江濤卻一直逃避溫泉的詰問,陸江濤心里對溫泉有感情,但是又想到溫老板對自己的看不起和黃瘸子的威脅,不愿意對溫泉表白心意,狠心地走了。

  晚上放學后,林霞左顧右盼地走出教學樓,沒看見陸江濤,松了口氣,誰知道陸江濤躲在暗處,等林霞出來,又騎著三輪車跟上了她。陸江濤一路跟到林霞家樓下,林霞回過頭質問陸江濤愛她什么,說陸江濤是個無賴,拒絕了和陸江濤一起吃飯,轉頭上樓回家。在樓上的林主任看見纏著女兒的陸江濤,面色不佳。等林霞回家,林主任警告林霞不要和不三不四的人來往,覺得陸江濤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配追求林霞,林霞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覺得父親十分迂腐,告訴父親不管陸江濤是什么身份,只要對自己時真心的,就有追求自己的權力。

  陸江濤為了帶林霞刺激一把,問林霞敢不敢吃霸王餐,還沒等林霞反應過來,陸江濤就拉著林霞跑了,其實陸江濤在跑之前,偷偷在座位下留下了飯錢。陸江濤帶林霞回到自己的家,陸江濤聊起小時候的事情,兩人難得能平靜地聊聊天,林霞對陸江濤又了解了一分,她好像沒有那么討厭陸江濤了。晚上,陸江濤帶林霞到路邊攤上吃晚飯,這一幕被溫泉和陸海波看見,溫泉受了刺激,還是覺得陸江濤對林霞有所圖謀。

  林霞又問陸江濤到底喜歡她什么,陸江濤有些心虛,正說著好話,馮力也來了,林霞勸兩人做點別的事情,不要再收廢品了,這個話題正中兩人下懷,兩人一唱一和地說起批文的事情,林霞果然上鉤,主動說起經委就是自己父親的單位。

  回去的路上,林霞對陸江濤提出兩個要求,一是讓陸江濤好好學習,二讓陸江濤不要再來騷擾自己,還說只要陸江濤做到了,自己可以幫陸江濤試試拿到批文,陸江濤假意拒絕,看似無奈地答應了,一旁的馮力見事情順利,忍不住偷笑。

  林主任回家后,林霞向父親要批文,林主任知道女兒是為了陸江濤要批文后,怒不可遏,告訴林霞誰都不可能走后門拿到批文,林霞氣不過,指責父親為官清廉到把自己的妻子都送進了公安局。林主任聽林霞提起這件事,更加生氣,解釋當年只是想讓妻子承認錯誤,沒想到妻子想不開就自殺了,自己也愧疚了多年。林霞責怪林主任不是一個好丈夫和好父親,無奈的林主任只好答應給陸江濤開批文。

  溫老板家里,溫泉悶悶不樂,溫老板看出她是為了陸江濤傷心,溫泉卻不肯承認,溫老板告訴溫泉陸江濤是為了巴結權貴才追求林霞,他看不上陸江濤這么勢利的人,讓溫泉早點斷了念想。

  深夜,陸江濤輾轉難眠,他起身去陽臺上透透氣,看著滿天的星光,他覺得自己對不起林霞,希望有機會可以好好補償她。

  經委會辦公室里,林主任正想簽下批文,他想想自己的原則,又看到了桌上女兒的照片,猶豫半天,還是簽下了名字。他叫來顧亦雄下發文件,在最后一刻,又把那份批文拿了回來,放回抽屜里。林霞來找林主任拿批文時正好碰到顧亦雄,顧亦雄在門外聽到了林霞向林主任討要批文無果。顧亦雄攔住林霞,謊稱林主任已經把事情交代給他,讓林霞回去等消息。

  顧亦雄故意告訴黃浩林主任扣下了批文,他偷偷來到林主任辦公室,見四下無人,把那份批文偷偷拿了出來,交給了林霞。林霞趕緊約陸江濤出來,把批文給他,還說陸江濤拿走批文以后就不要和自己見面了,陸江濤看著林霞遠去的背影,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陸江濤把批文交給了黃瑤,見田四要把批文拿走,陸江濤長了個心眼,不讓批文離開自己,提出讓田四帶著自己去和人談生意,黃瑤卻不同意,田四說這是見不得人的買賣,如果買賣雙方見面,事情有風險。陸江濤也只能作罷。

  拿到批文后的陸江濤來到店里找溫泉,溫泉卻對他沒有好臉色,指責陸江濤更愛錢,陸江濤結結巴巴地想和溫泉解釋的時候,溫老板也來了,把陸江濤趕出了店里。

  林霞上課時,看著座位上的空位,不知怎么的,想起了陸江濤,放學后出門,陸江濤也沒有再來騷擾自己,她反而有一些不習慣。

激蕩第6集劇情介紹

  

  沒有陸江濤來騷擾自己,回家的路上格外安靜,林霞聽到身后有人在打招呼,有些驚喜地回頭,發現是別人的男朋友來接女友下課,有些失落。她走到家樓下,還在想著陸江濤會不會出現,不知不覺,陸江濤在她心里已經有了一席之地。

  回到家,林主任想和林霞解釋批文的事情,林霞按照顧亦雄說的,表示自己沒有拿過批文,林主任也沒有給過。不明真相的林主任以為是林霞終于想通了,還有些欣慰。林主任還是有些擔心,讓林霞離陸江濤這個惹禍精遠點,林霞聽著父親的嘮叨,有些不耐煩,還在為陸江濤辯護。剛剛有所緩和的父女關系又緊張起來。

  修理店里,溫泉想和陸海波聊聊天,溫泉看著陸海波忙著修理東西,覺得他對自己不上心,一下子沒有聊天的欲望了,溫泉出門碰上偷聽的溫老板,嚇了一大跳。

  田四拿了批文以后便人間蒸發,馮力和陸江濤去田四家里堵他,卻被房東告知田四欠了三個月房租就跑了。兩人到處找黃瑤和田四,卻怎么也找不到。

  林霞來到修理店找陸海波,希望陸江濤可以繼續回學校上課,溫泉趁機問林霞是不是在和陸江濤談戀愛,林霞趕緊否認,說起自己只是為了幫陸家,把批文給了陸江濤。

  林霞回去的路上碰上陸江濤,陸江濤一改對林霞的態度,一見面就避之不及,林霞讓陸江濤回來上課,陸江濤卻借口最近太忙,敷衍林霞等忙完了再回去上課。林霞不疑有他,還關心陸江濤拿到批文后順不順利,陸江濤騙林霞說一切順利,馮力回頭試探地問林霞能不能再弄一份批文,林霞有些疑惑,陸江濤怕被看出破綻,趕緊推著車匆匆逃走。

  修理店里,陸海波也反應過來陸江濤是為了批文才追求林霞,陸海波擔心陸江濤做出犯法的事情,趕緊回家找陸江濤。一進門就對陸江濤又打又罵,斥責陸江濤為了騙到批文欺騙林霞的感情,讓陸江濤趕緊把批文還回去,陸江濤卻說批文被田四騙走了。陸海波讓陸江濤重新回學校上學。

  陸海波想寫一封道歉信給林霞解釋這件事情,溫泉卻在一旁為陸江濤開脫,還說如果林霞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會更加難過。晚上,陸海波來找林霞,陸海波不知道怎么開口,只說請林霞吃飯。路邊攤上,陸海波提出把批文還給林霞,覺得這樣的錢自己賺的很不踏實。陸海波確認了林霞不喜歡陸江濤后,松了口氣。兩人正吃著飯,陸海波無意間看見了田四,田四一見到陸海波就跑,陸海波趕緊丟下林霞追了上去。

  溫泉和陸江濤說了陸海波為了收拾爛攤子去找了林老師,陸江濤卻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溫泉看他這樣,更加生氣,陸江濤想走,溫泉攔住了他,陸江濤不服氣地說,等哪天溫泉真的嫁給他了,再來管自己。溫泉賭氣地說不會嫁給陸江濤這樣的垃圾,這句話刺激到了陸江濤的自尊心,他沒好氣地說自己就是個收破爛的,騎著三輪車走了。溫泉在他身后哭喊著,如果真的喜歡自己,就好好反省一下錯誤。

  陸海波把田四交給了陸江濤和馮力,他們倆帶著田四到了廢品回收站,在兩人的威脅下,田四說出了黃瑤等人的下落。陸江濤和馮力怒氣沖沖地來找黃瘸子,讓黃瘸子交出批文,黃瘸子卻說黃瑤是在和他們逗著玩,邊說邊給黃瑤使了個眼色,黃瑤會意,拿出了批文交給陸江濤。黃瘸子又開始誘惑陸江濤,說本來明天批文就能變現,陸江濤讓黃瘸子帶自己一起去,黃瘸子提出到時候賺了錢一人一半,批文就放在陸江濤手里。

  第二天,黃瘸子帶著一行人來見韓總談生意,臨進酒樓前,門口保安卻說只能讓黃瘸子一個人進去,黃瘸子讓陸江濤把批文給自己,他拿著批文去和韓總做交易,陸江濤本不想答應,但是想到批文可以賣錢,還是把批文給了黃瘸子。黃瘸子上了樓,拿出批文,韓總也十分爽快地拿了一箱錢出來,黃瘸子拿著錢給陸江濤和馮力遠遠地看了一眼,放松他們的警惕心。一旁的韓總則一眼看出了黃瘸子準備拿著錢自己跑路,黃瘸子早已經買好回老家的火車票,打算再也不回來了。

  陸江濤覺得有些不對勁,他和馮力把韓總汽車的警報踹響,韓總探出頭來,告訴他們黃瘸子早就走了,知道黃瘸子順利脫身的黃瑤和田四也正準備離開,陸江濤情急生智,告訴韓總那份批文是假的,已經過期了,韓總趕緊讓人去后門追回黃瘸子。

  黃瘸子被追了回來,韓總信不過黃瘸子,正準備拿著錢走人,陸江濤攔下了韓總,讓他把批文還給自己,陸江濤一通半真半假的話,讓韓總分不清虛實,說林主任對自己有恩,就把批文還給了陸江濤。陸江濤決定自己倒賣批文,卻沒有找到合適的買家。

  顧亦雄的老同學劉毅從深圳特意來上海看顧亦雄,兩人在酒桌上聊天,顧亦雄說起林主任表面上奉公執法,私底下卻給自己的女兒批文,當面一套,背后一套。他還在對林主任讓他做當面檢討的事情耿耿于懷,所以才幫林霞拿到批文,為的就是自己可以舉報林主任。劉毅只當顧亦雄在說醉話。顧亦雄說起自己在家里也不愉快,受到妻子和岳父欺壓。

  顧亦雄酒醒后,依舊想要寫匿名信舉報林主任,他多年來在官場、在家里受到窩囊氣全部爆發,甚至不顧自己的仕途也要舉報林主任。他決定如果在上海待不下去了,就去深圳投奔劉毅,去深圳做生意。劉毅見拗不過他,只好幫他找紙筆寫舉報信。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