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三月三十日劇情介紹

1-6集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1集劇情介紹

  

  寒風呼嘯的日本,一個中年男人在和警察對峙,威脅要跳樓。這時,一位氣場強大的男人趕到了現場,這個人就是年輕但事業有為的靳燃,他勸跳樓的神木回頭,并警告他死了以后得不到任何賠償,成功化解了此次危機,雖然神木挪用公款犯法,但是靳燃還是給了他和家人賠償,并警告其他人下次一定會嚴懲。

  另一邊,袁萊和趙承志在拍婚紗照,袁萊接到總經麗紀敖亭需要“救火”電話突然要離開,并讓趙承志選照片。袁萊趕到酒店幫紀總處理難題,僅僅一晚上,紀總的所有衣物和錢包統統被帶走,還丟了存有競標方案的U盤,袁萊只好無奈地幫紀總收拾爛攤子。袁萊出色地表現讓她升職飛快,但同時也留言四起,大家八卦她因為美色得到了紀總的青睞,兩人有不正當關系,但是好在袁萊的屬下小菲幫她抵擋這些流言蜚語。

  靳燃每天的行程都安排的滿滿得,他年輕但是魄力十足。非途旅游一直在約靳燃的時間,但是靳燃是看不上這種資金規模得公司的,他叫助理直接推掉。靳燃在瀏覽網站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了袁萊公司配有結婚照的軟文,內心的波瀾開始涌起。曾經和袁萊青澀又美好的戀愛時光,袁萊大膽勇敢的表白,往事歷歷在目,他真的能甘心祝福么?靳燃撥通了助理的電話,他答應了非途的會面,并推到了所有的行程,即將前往上海,因為,他不相信袁萊會忘記他。靳燃的母親經營著一家日式料理小店,是個善良勤勞又節儉的女人,靳燃和母親提出要去上海工作一段時間,還未等靳燃說下去,母親就猜到了他要去找一個女孩,十分支持,兩人商定靳燃把工作安排妥當以后再接母親一起回上海。

  上海,袁萊和閨蜜西子、少南會面,西子即將結婚,邀請袁萊做伴娘,三人說著說著,少南無意間提起了靳燃,氣氛有點尷尬,但是袁萊開玩笑說都是過去式了,但是少南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又提起了徐辛頤喜歡靳燃的往事。袁萊、徐辛頤、少南、西子四人之前是鐵桿閨蜜,但是不知為何,袁萊和徐辛頤兩人的關系現在到了冰點。另一邊,徐辛頤在一場商業聚會上強忍著難受拼酒,為的就是幫助賽維諾拿下一千萬的訂單,她拼著命把一整瓶酒灌了下去,辛頤的付出也讓她又一次拿到了銷冠。一群人準備慶祝的時候,辛頤卻接到了房東毀約的電話,辛頤在等男朋友子富來接的時候,因為放在路邊的臺燈被人故意想要拿走起了爭執,正好被路過的袁萊幫忙化解,倔強的辛頤不肯露出軟弱的一面,拒絕了袁萊的好意。兩人最終還是一起回到了袁萊家,袁萊還是對辛頤一如既往的好,辛頤得知了袁萊和靳燃已經分手的消息,十分驚訝。

  袁萊和趙承志準備一起去土耳其,承志興奮地描述著對旅行的幻想,袁萊卻因為工作抽不開身,承志只好去家里幫她拿行李,鄰居打趣袁萊爸媽買了紅燒肉給女婿,袁萊媽趕緊解釋兩人只是同事關系,原來兩人只是好朋友,之前拍婚紗照也只是為了工作。

  靳燃剛落地上海,便在機場恰巧碰到了在一起嬉鬧的袁萊和承志,十分難受,他給文總打電話,向文總借人幫忙,而那個人就是袁萊。袁萊接到了文總的電話,只好退票去日本,同時也安撫好了鬧脾氣的趙承志。袁萊在處理旅行團問題的時候,躲在一旁的靳燃幫她想到了更好的解決方案,道謝的時候袁萊震驚的發現“好心人”就是靳燃。曾經的戀人見面,表面上震驚卻也各自都隱藏著自己的內心,記憶的傷疤也同時被揭開,之前因為誤會和賭氣,袁萊告訴靳燃她愛上了他的好兄弟承志。文總讓袁萊留在日本處理接待公司的VIP客戶。

  VIP客戶靳燃讓袁萊陪著他考察新線路,靳燃不斷為難袁萊,要求她在半個小時之內搞到新鮮的生蠔,并給了她零錢。袁萊在付帳的時候看到了混在零錢里的紐扣,而這個紐扣的寓意是前男友想取得原諒,袁萊內心還是有點歡喜的。靳燃繼續為難袁萊,又想吃烤生蠔,袁萊只好忍著怒氣不斷滿足他的要求,靳燃又鬧著想要吃新鮮的生蠔,并且要蘸番茄醬,氣呼呼的袁萊把能想到的口味調料都拿出來供靳燃享用,而這時靳燃又打起了感情牌,袁萊并不理會。

  靳燃是為了袁萊才回來的,他不解為什么袁萊當初要那么對她,而袁萊也不知道靳燃為什么會回來,她曾經為了忘掉靳燃,整整用了四年的時間。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2集劇情介紹

  

  富二代丁昂是個花花公子,換女友如同換衣服,交往一個月的拜金女不僅貪戀丁昂給她買各種東西,還想要和丁昂結婚,被丁昂從途中趕下了車,并要求分手,拜金女不依不撓,纏著丁昂到了自家開發的樓盤銷售處,卻碰到了前來看房的徐辛頤和高子富。丁昂不顧高子富的寒暄,只顧和辛頤說話,得知兩人結婚的消息,丁昂答應會去參加,倔強的辛頤也不斷向丁昂表示著自己現在過地很好,高子富也附和著自己能夠給辛頤很好的生活。丁昂看著他們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起來當初和辛頤第一次見面的情景,曾經拉著自己說想要一個什么樣的房子的女生如今卻再和其他人選婚房。

  丁昂的母親逼著丁昂去相親,只好找趙承志幫忙,兩人在酒吧會面,丁昂還告訴趙承志自己碰到了辛頤,趙承志一邊打趣丁昂,一邊以巴厘島單人5日游外加一個佳能照相機的條件答應了替丁昂假扮相親對象的主意。

  靳燃打著替公司建立良好形象的由頭讓袁萊在大晚上去他房間,袁萊雖然刻意保持兩人的距離卻也只好答應。靳燃還是故意為難袁萊,臨時讓袁萊取消原來庭院參觀的行程,在網上查了一下墻上掛著的照片,安排去那里觀光,卻不告訴袁萊這個地方是哪里。趙承志律師收到了丁昂寄來的佳能相機,得知了相親見面的地點是在咖啡館。袁萊和靳燃兩人在大雪紛飛的銀山溫泉賞玩,好似一對戀人,拍照留念。同時,靳燃的眼光一直追隨著袁萊,思緒萬千。靳燃又隨意更改了行程,這讓袁萊很苦惱不過還是為了公司,答應了靳燃的要求。

  趙承志到了約定的相親地點,見到了等待的沈雙雙,沈雙雙花癡一樣的看著這個來相親的高富帥。趙承志滿口粵語,一副高貴公子的樣子和沈雙雙聊天,不過在經過幾句話就被沈雙雙戳穿,本來想溜之大吉,卻被沈雙雙叫住,并留了聯系方式。就在這時,正好西子走過來,給了他結婚請帖,讓他順便給丁昂也帶去一份,還當著沈雙雙的面說了這兩個基友大學的事情,西子得知趙承志假扮丁昂,不但沒有生氣,還鼓勵趙承志不要在乎世俗眼光,弄得趙承志當場很尷尬。

  袁萊和靳燃一起走進了明信片上寄托傘福的小店,溫馨又浪漫,這樣,兩個人似情侶一樣的一個欣賞,一個做祈福傘,靳燃眼睛里飽含愛戀。靳燃想把做的祈福傘送給袁萊,兩任互相損著對方,最后傘也沒送出去。

  趙承志到了丁昂工作的地方,趙承志為上次幫丁昂相親,卻被沈雙雙看出來尷尬的情況,讓丁昂補償一個萊拉鏡頭。沈雙雙和閨蜜討論當天的相親情景,如癡如醉。

  背景音樂響起,袁萊和靳燃兩人撐傘到了車站,白雪紛飛,兩人討論著墻上的列車班次,列車的顏色每次來的都不同,這時列車來了。兩人在火車上,互不言語,看著車上的小情侶和老夫妻,兩人會心一笑,好像各自的心結都放開一些。兩人到了酒店,卻只有一個房間,在溫泉相遇,靳燃給袁萊和服系了蝴蝶結,卻在電梯間碰到幾個喝酒的日本人,靳燃為了保護袁萊胳膊受傷了,袁萊發現盡然的手機屏保是兩個人下午的合照,思緒紛飛。袁萊給靳燃包扎好后,兩人在同一間屋各自睡著,袁萊想起了當時在大街上碰到的一個日本老婆婆,說靳燃送給她的紐扣應該是男朋友求原諒的,隨后把紐扣放到了兩人中間。

  第二天早晨,兩人到了飛機場,卻被告知有五人飛機票找不到,致使袁萊帶的團沒趕上這班飛機。就在袁萊受到質疑的時候,靳燃給他提了一個建議,一行人順利登上了回國的飛機。下了飛機,靳燃看到了來接袁萊的趙承志,目送他們離開。回家路上,趙承志詢問了原來口中的變態客戶,說要好好教訓一下他。靳開車跟隨他們到了袁萊家,看到了他倆打情罵俏,靳燃暗自神傷。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3集劇情介紹

  

  袁萊回到公司得知了即將空降CEO的消息,大家對此議論紛紛。靳燃居然是新上任的CEO,袁萊頗為詫異。靳燃一上任便召集大家開會,并讓助理溫婭換掉屋里的陳設,靳燃在高處的全景玻璃辦公室,深情地望著袁萊,讓袁萊十分不自在,想起在日本相處的一幕幕,靳燃不禁說到我回來了。

  靳燃給所有在場開會的人一個下馬威,他承諾他只看結果,不在乎學歷,他愿意攜手幫非途達到一個質的飛躍,但是同時也提醒在座的人他不會手下留情。大家開始小聲嘀咕,靳燃嘲諷產品二部的副經理Lisa把精力都放在了八卦上,工作中卻毫無表現。雷克斯幫Lisa說話,被靳燃駁回,但是他十分認可雷克斯的工作能力并表示會向人事反應。靳燃把矛頭轉向了袁萊,袁萊自認自己設計的旅游線路客戶滿意度高,并且從沒得到過投訴,靳燃卻把一封投訴信甩到了袁萊面前,并批評袁萊當甩手掌柜,責令袁萊去弄清楚機票出現紕漏的原因,即使造成紕漏的并不是袁萊所在的產品部,而是采購部。

  袁萊去找采購部的鮑博,想要一起解決事情,但是鮑總卻不接電話不見人,鮑總的屬下李文也對袁萊十分不客氣,袁萊只好自己出面溝通。靳燃要對人事架構進行調整,文總帶著擔心卻也十分支持,他制定的新的供應商招標比價規則威脅到了鮑總和紀總的利益。紀總去找靳燃,兩人的初次見面看似平靜,卻暗藏玄機,紀總提醒靳燃要入鄉隨俗。

  袁萊通過與供應商公司的李總溝通,才發現假機票單號的事情原來是鮑總授意的,袁萊私下處理了這件事情。天下起了雨,袁萊沒有帶傘,正好被開車路過的靳燃發現,靳燃剛想下車接袁萊,就看到趙承志打著傘接走了袁萊,趙承志靠著小菲的幫忙,一直關注和照顧著袁萊,時時刻刻都能第一時間出現在袁萊面前,袁萊卻一直沒有接受他的追求。

  在咖啡廳工作的靳燃,無意間聽到了一個正在打電話的獵頭,這個獵頭想要挖丁昂電競公司手下的二把手何飛,這等于斷了何飛團隊的命脈,并和何飛私下會面商定offer的事情。這一切都被靳燃聽到耳朵里,被蒙在鼓里的丁昂接到何飛要走的消息,隊員們一下慌了陣腳,何飛來到酒吧借酒消愁,靳燃跟著何飛來到酒吧,兩人已經五年沒見了。丁昂不解作為哥們為什么何飛會走,靳燃痛斥丁昂不懂什么是兄弟情誼,怪他為什么不找自己兄弟承志和自己。

  靳燃給公司的女同事們帶了網紅面包,得到了大家的好評,袁萊卻不領情。網上出現了何飛賣主求榮的消息,還附帶著他和獵頭談判的視頻,原來何飛從來沒有把丁昂當兄弟,丁昂知道這一切都是靳燃搞的鬼,親自來向好兄弟致謝。袁萊遞給靳燃一份花園飯店的請柬,靳燃還聽到了袁萊和趙承志打電話,靳燃氣得把請柬扔到了垃圾桶。屬下在匯報數據的時候,靳燃根本無心在聽,他想起結婚照、請柬,難道袁萊真的和承志要結婚了。但是靳燃也指出了銷售數據的錯誤之處,讓屬下十分佩服。

  靳燃跟著袁萊的車,想要拉袁萊說話,袁萊卻據他于千里之外。袁萊是難受的,但是她只能往前看,靳燃又想起了美好的戀愛時光。靳燃來到老友的咖啡廳借酒消愁,傾訴自己的痛苦。靳燃不死心又萊到袁萊家門口等她,他冷嘲熱諷袁萊和趙承志在一起沒有愧疚感,靳燃終于卸下了自己的面具,他問袁萊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時候,袁萊卻不想提及過去。

  請柬其實是西子婚禮的請柬,袁萊只是伴娘,西子的手捧花出了問題,袁萊和辛頤一路小跑去幫西子解決,袁萊作為長跑選手毫不吃力,她和辛頤的友誼也是跑著幫辛頤追出租車開始的。辛頤當面和袁萊解釋當初自己是喜歡過靳燃,但是卻從未有過背叛友誼的想法,五年后的袁萊也已經釋懷了,兩人重歸于好。辛頤真心希望袁萊和靳燃好好的,袁萊卻直言兩人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靳燃趕到了婚禮現場,他看到了新娘的背影,萬念俱灰,上前拉住了新娘,喊道袁萊,而他眼前看到的卻是西子。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4集劇情介紹

  

  靳燃看到新娘不是袁萊,終于放下了自己心里的石頭,露出了笑臉,一旁的辛頤打趣靳燃碰到袁萊就沒招了。西子的婚禮浪漫而溫馨,辛頤擔任司儀主持婚禮,趙承志看到了前來參加婚禮的靳燃,丁昂也控制不住自己看辛頤。高子富在丁昂口中得知辛頤對生蠔過敏。辛頤搶到了手捧花,大家鬧著讓高子富求婚,并親一個,高子富親了辛頤卻沒有求婚,辛頤有點不開心,丁昂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

  敬酒的新郎及新娘家人要讓伴娘袁萊喝酒,袁萊痛快答應,家人團卻讓袁萊和第二杯,趙承志和靳燃同時替袁萊擋酒,袁萊卻堅持自己喝。袁萊喝的難受來到衛生間,靳燃跟著她進去了,靳燃向袁萊表白,袁萊卻不領情,她責怪靳燃當初先離開,而靳燃也反問袁萊當時為什么要選擇趙承志,靳燃沖動地抱住袁萊,此時趙承志在外面敲門,袁萊不想讓人誤會讓靳燃等會兒出去。

  趙承志在門口等著靳燃出來,兩人針鋒相對,承志警告靳燃不要騷擾袁萊,靳燃指責趙承志虛偽,幾句之后兩人準備動手,被丁昂趕過來勸架,三人不歡而散。辛頤因為求婚的事情不開心,子富過來找她,辛頤問子富是不是沒有和自己結婚地打算,子富一再回避,還問辛頤和丁昂是什么關系,辛頤指責丁昂不是個合格的男朋友。趙承志聽到了西子和袁萊的對話,得知袁萊對他只有感動,沒有愛情,對于靳燃,袁萊也不想再提及。

  在看商鋪的丁昂看到了高子富和一個陌生女人手拉手在一起,他跟了上去,發現高子富呵斥這個女人不要再跟著自己。沈雙雙被閨蜜放了鴿子,獨自看電影,轉頭卻碰到了獨身前來的趙承志,趙承志嫌棄歡歡有和牛一樣的力氣,歡歡反過來打趣趙承志柔弱,并拉著趙承志進了電影院。趙承志受不了恐怖場面,被歡歡嫌棄,還一直吃薯片,歡歡突然想起來閨蜜說她的真命天子會拿著薯片出現在她面前的話。

  丁昂來到辛頤摟下等她,他責怪辛頤像鴕鳥一樣對現實視而不見,辛頤心虛但是嘴硬。袁萊拿著虛假票號的證據找鮑博,鮑博確不承認,還揚言讓辛頤去告自己,袁萊拿出了她和供應商的電話錄音,鮑博慌了神,警告他手伸的太長,讓袁萊去找紀總,很是囂張。袁萊下樓的時候聽到了鮑博的女下屬李文在向小菲哭訴鮑博騷擾女下屬。靳燃和紀總一起喝茶,紀總諷刺靳燃是個做大事的人,丟了兩千萬的訂單,靳燃反過來問紀總是不是和紀總有不正當的關系。紀總是個老狐貍,兩人的對話火藥味十足。被騷擾的李文因為軟弱不敢揭露鮑博,袁萊卻鼓起勇氣一定要斗爭到底。

  趙承志一天沒個正型還蜜汁自信,他拒絕了合作伙伴陳正禮給自己找助理的好意,卻因為得知是個美女又同意了。趙承志看著這位美女的背影不禁感嘆,卻發現這個人居然是沈雙雙,趙承志感覺沈雙雙就是個陰魂不散的魔鬼,沈雙雙以趙承志的性取向作為威脅留在了律師事務所。

  袁萊來找紀總匯報機票問題的事情,靳燃也在場。趙承志跟沈雙雙要咖啡,雙雙卻不見了蹤影,原來是陳正禮因為雙雙是富二代給她開了特權。袁萊匯報了鮑總收受回扣和騷擾女員工的事情,紀總答應嚴查此事,還強調做錯事的人一定要受到懲罰。靳燃卻提出了不同的意見,他指出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僅聽供應商和女員工的一面之詞就要辭退一個八年的老員工并不妥當,他還指責袁萊做事不成熟。這時候,鮑博過來說是袁萊在栽贓鮑博,還拿出了假的機票訂單,奇怪的是,靳燃也支持鮑博。

  事情很快就傳遍了全公司,全公司上下都諷刺袁萊栽贓嫁禍,鮑博也更囂張了。袁萊不服氣卻暫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5集劇情介紹

  

  小菲給趙承志打電話說袁萊姐被鮑博欺負了,趙承志慌忙趕到非途公司,并向鮑博發出了有關誹謗的律師函,鮑博血口噴人,趙承志差點動起手來,被袁萊勸阻。袁萊來到了曾經和靳燃定情的咖啡店,回憶起浪漫的往事,那時候的袁萊直率勇敢,眼睛里只有靳燃,不料卻碰到來替谷陽看店的靳燃,袁萊想要轉身離開,被靳燃一把拉住,靳燃還拿出了當年他送袁萊的三棱鏡,靳燃深情的表白仍然沒有得到袁萊的回應。

  丁昂同時約趙承志和靳燃吃飯,兩人話不投機三句多,開始圍繞當初的好哥們囧事吵了起來。喝多了的兩人開始說對方是好兄弟,丁昂把袁萊和辛頤也約了出來,還讓袁萊送靳燃回家,袁萊無奈只好送靳燃回家。車上,靳燃把頭靠在袁萊身上,睡得十分深沉。袁萊拖著爛醉如泥的靳燃回家,驚訝地發現門鎖密碼居然是自己的生日。高子富捧著鮮花來求得辛頤的原諒,但是卻避重就輕,一番話看似真誠地話下來,辛頤還是原諒了高子富。

  靳燃的好友陳至幫靳燃拿到了鮑博要返點的事情,靳燃要陳至拿到確鑿的證據。李文以工作不合適辭職了,這是紀總的決定,袁萊看不下去去找靳燃理論,袁萊指責靳燃顛倒黑白,還指責靳燃已經變得她不認識了。靳燃告訴袁萊他只是為了公司的利益最大化,讓袁萊十分生氣,兩人接著因為往事吵了企來,袁萊告訴靳燃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會再和靳燃復合,這一切被趙承志恰好看到,承志故意約袁萊在四點見面。靳燃想拉住袁萊問個清楚卻被工作電話打斷。

  沈雙雙很快掌握了趙承志的喜好,幫他點了最喜歡吃的早餐組合。承志不知在網上選購著什么,不讓沈雙雙窺探。承志讓雙雙跟非途的案子,雙雙卻一臉茫然,承志只好從頭教起,看似玩世不恭的承志其實非常有能力,雙雙再次確定了承志在自己心中男神的地位。承志和沈雙雙路過一個露天花店,因為水管突然壞掉,承志拿雙雙當擋箭牌,雙雙變成落湯雞,氣呼呼的回去了。承志卻意外發現這個花店正是表白的最佳場所。承志買好戒指和鮮花準備向袁萊表白,還告訴靳燃自己要向袁萊表白。

  袁萊請假赴約,卻被靳燃強制叫住處理公司事宜,并取消袁萊下午的請假,兩人一同在資料室查閱資料,靳燃還讓袁萊整理出所有的數據。趙承志一邊回想著往事,一邊等待袁萊,大學的時候第一次見面,承志就被袁萊這個跑步健將視為女神了。天色已晚,清潔工人把資料室的門鎖住了,袁萊想給趙承志打電話,卻發現自己的手機落在了辦公室,她想借靳燃的電話,靳燃電話又黑屏沒反應。袁萊懷疑靳燃是故意的,還和靳燃爭執鮑博的事情,指責靳燃包庇鮑博,靳燃只說證據不足。袁萊去拿自己的電話,卻發現門被鎖了,靳燃內心一陣竊喜,靳燃提醒袁萊只能等著人來,讓袁萊十分著急。趙承志等了好久也等不到袁萊,黯然離開。資料室的門終于被打開了,袁萊趕緊拿起電話查看消息,承志告訴袁萊在她家等她。

  丁昂的電競技藝高超,結束了訓練,他想起來與辛頤再次見面的各種情形,有點擔心辛頤。辛頤與男友約會,高子富即使是辛頤的生日也因為工作的緣由不能陪她,辛頤在高子富和朋友寒暄的時候替高子富接了電話,電話的那頭是一個陌生的女人聲音,高子富見狀趕緊跑來拿走了電話,讓辛頤心生狐疑,高子富解釋這是位女客戶,又用甜言蜜語哄好了辛頤。袁萊的父母買了新房子,提意讓袁萊自己一個人住舊房子,袁萊十分樂意。袁萊送趙承志出門,趙承志拿出了戒指向袁萊深情表白,袁萊直截了當地告訴承志她一直拿他當好朋友,讓他死心,承志卻表示他不會放棄,總有一天會等到袁萊。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6集劇情介紹

  

  靳燃在健身的時候接到了一個叫顧颯的女人的電話,顧颯十分關心靳燃。紀總背地里安排鮑博查靳燃的背景,他們發現靳燃傍上了個富婆結婚了,紀總告訴鮑博他只提拔對公司有用的人。

  袁萊在和小菲交代工作的時候突然看到李文渾身臟兮兮的在街頭發傳單,她追了出去卻看到靳燃和票代的李總在一起,袁萊不禁有些失望。袁萊去找趙承志,進門就撞見沈雙雙在給承志擠黑頭,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趙承志慌忙向袁萊解釋。趙承志約袁萊晚上一起吃飯,袁萊拒絕了,袁萊拜托承志幫李文留意承志事務所助理的工作,沈雙雙聽說李文的事情感到十分憤怒,為袁萊和李文打抱不平,趙承志一直在批評沈雙雙不夠淑女。

  袁萊很晚了還回到公司工作,靳燃在一旁默默觀察著,靳燃回憶起兩人當時上課袁萊瞌睡蟲的樣子,情不自禁為睡著的袁萊披上了衣服,而這一幕正好被紀敖亭看到。袁萊不知道的是,靳燃已經搬到她家附近了。

  鮑博是個好酒又好色的家伙,在酒吧常年開了一個包間,而且經常強迫女下屬過來陪他尋歡作樂。趙承志利用這一點,安排沈雙雙去勾引鮑博,鮑博禁不住誘惑,立馬上鉤了。沈雙雙鬼祟祟地跟著鮑博,無奈被鮑博發現,鮑博強拽著他進了酒吧包房,趙承志給沈雙雙的隱形攝像頭也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鮑博問沈雙雙為何跟著他,沈雙雙借口認錯人了要走,卻被鮑博一把拽住,還調戲沈雙雙,要她陪自己喝酒,鮑博和沈雙雙炫耀自己經常帶公司女員工來這里喝酒。鮑博把聲音開到最大,要強迫沈雙雙,趙承志一直在尋找沈雙雙,承志看到了隱形攝像頭,又聽到雙雙的吶喊,沖進了包房,胖揍了鮑博一頓,拉著雙雙離開了酒吧。

  袁萊給李文介紹事務所助理的工作,卻得知靳燃不僅沒有辭退李文,還給她介紹了設計公司的工作,袁萊心里充滿疑惑。在部門會議上,袁萊想起李文的話,空前的支持了靳燃的意見,兩人第一次達成一致,十分罕見。紀敖亭要去美國,特意交代鮑博別給他惹麻煩,鮑博表面上聽話,卻還是不知道收斂。

  高子富準備了浪漫的酒店和花束,并拿出了戒指向辛頤求婚,高子富慢慢訴說著自己想要照顧辛頤一輩子的情話,向辛頤求婚,辛頤十分感動,答應了高子富的求婚。靳燃近期密切地接觸票代公司的高層,鮑博質問靳燃為什么要停止他找的供應商的合作,卻被靳燃告知他被公司炒魷魚了,還拿出了鮑博貪污受賄的有力證據,鮑博并未意識到自己已經大禍臨頭,威脅靳燃,被公檢法人員帶走。

  袁萊看到這一幕,終于理解了靳燃近來的所作所為。回家的袁萊被惡徒尾隨,惡徒拿著棒子打了袁萊,袁萊不解自己得罪了誰,在惡徒再次下手的時候,靳燃趕到救了袁萊。袁萊執意不肯去醫院,她問靳燃為什么會在這里,靳燃說自己是回家,便打開門回到袁萊家隔壁。

  辛頤的同事們圍著辛頤看結婚戒指,大家紛紛祝福辛頤,正在這時,一名孕婦拉住辛頤給了辛頤一個耳光,還大罵辛頤搶了自己的未婚夫,鬧著要辛頤把戒指還給自己,兩人爭執起來,丁昂趕過來救出辛頤,告訴孕婦自己才是辛頤的男朋友,戒指是他買給辛頤的,辛頤被丁昂護著離開公司。辛頤十分難過,在游樂城發泄,丁昂讓辛頤去找高子富說清楚,辛頤拒絕,兩人吵了起來,丁昂無奈只好陪著辛頤。

  丁昂去找靳燃喝酒,拜托靳燃去說服辛頤,靳燃指出丁昂在辛頤心里永遠有一個特殊的位置。靳燃勸解辛頤要面對現實,不能當鴕鳥,辛頤坦言自己和他們不一樣,他們在上海有房有家,自己卻什么都沒有,辛頤自己也知道高子富并不是一個靠得住的人,是個花花公子,但是她覺得高子富那里對她來說是一個家,她也不用每個月被房東趕出來。靳燃讓辛頤考慮丁昂,辛頤認為丁昂適合更好的女孩子,她怕兩個人即使努力了也走不到一起。辛頤哭著把頭靠到了靳燃身上,被袁萊恰好碰到,辛頤急忙解釋,袁萊有點不開心了。

  辛頤撞到高子富和那名孕婦在一起拉扯,得知當時是高子富貪戀女方錢財,兩人走在一起,女方破產后,高子富立馬提出分手,辛頤丟下戒指揚長而去。趙承志工作了一天頭也不抬,沈雙雙利用袁萊的名字成功哄得趙承志出去吃飯,趙承志為沈雙雙親手做了一桌大餐,在給沈雙雙拍照的時候他想起了當時和袁萊在一起吃飯的場景,心中有了主意。

  紀敖亭和靳燃在公司相遇,紀總違心說自己支持靳燃對鮑博做出的處罰決定。沈雙雙無意間看到趙承志電腦的聊天記錄,發現趙承志有“女朋友”事,沈雙雙根據聊天紀錄找到了“女朋友”家,原來是袁萊就是那個女朋友,袁萊解釋兩人只是好朋友關系,通過和袁萊的了解,沈雙雙解除了自己認為趙承志性取向的誤會,下定決心不把趙承志追到手決不罷休。

網絡微評
? ?
竇驍 古力娜扎  

導演:鐘澍佳

編劇:董欣如、鄒佳妮、虞箐

出品公司:上海世像傳媒出品、唐德影視、數字王國、仨仁影視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