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騰年代劇情介紹

1-6集

奔騰年代第1集劇情介紹

  

  1960年,新中國正在百廢待興中逐漸成長,很多留學生都自愿回到祖國。用自己的一技之長報效國家,年輕的技術員常漢卿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國外苦學工程學,這次回國便是前往江南機車廠工作的,常漢卿在火車上遇到了從鐵道兵部隊轉業回來的女戰斗英雄金燦爛,金燦爛因為身體不適想換個位置,但是下鋪正好被常漢卿的行李占了,金燦爛看不慣常漢卿那副紈绔子弟的模樣,兩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來。

  就在這時,火車上的乘務警大喊抓特務,金燦爛不顧個人安危沖出去抓人,最后金燦爛憑著出色的身手和過人的膽識抓捕了特務,就在乘務警帶走特務的時候,金燦爛留意了特務手里一直小心翼翼拿著的那個裝著炸彈和發報機的箱子,燦爛想到剛才在車廂遇到的那個常漢卿,也有一只同樣的箱子,燦爛斷定那個常漢卿很有可能就是特務的團伙,燦爛和乘務警強制命令常漢卿打開箱子,漢卿將自己素有的證件都拿出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燦爛還是懷疑他,最后漢卿不得已打開箱子,里面裝的都是電力火車的絕密資料和零部件,證明身份之后,漢卿對燦爛的做法氣急敗壞,情急之下,言語攻擊燦爛,燦爛自知理虧,并沒有跟他多做計較。

  燦爛下車之后,前來迎接她的是江南機車廠的主任馮仕,馮仕一早就認識燦爛,當初的在英雄模范大會上就是他給金燦爛獻的花,那個時候馮仕對燦爛就充滿了崇敬和仰慕,燦爛以為馮仕只是來接自己的,可是沒想到,居然也是來接漢卿的,經過馮仕的介紹,兩人這才明白彼此的身份,漢卿向燦爛介紹道,漢卿是他們廠特意聘請回國的工程師博士,他手里拿的那個箱子就是漢卿專門從國外拿回來的昂貴的儀器。雖然燦爛想起在車上對漢卿的誤解,但是一看到漢卿那張居高臨下趾高氣昂的樣子,燦爛就一點好感都沒有,馮仕向漢卿介紹燦爛是剛調來的女英雄,但是漢卿看到燦爛的那副不服氣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因為只有一輛車,所以漢卿和燦爛只能工坐在一起,但是兩人都心里有氣,更是看對方不順眼,天下起了小雨,燦爛實在是忍無可忍,寧愿下車淋雨,也堅決不和漢卿在同一車上,馮仕陪著燦爛一起走,兩人走了許久才到廠里,身上更是滴答滴答的都濕透了,但是燦爛到了廠里第一件事不是回宿舍收拾收拾,而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電力機車,不燒煤的火車對燦爛來說真是聞所未聞,燦爛來到廠房,看到做工精良的電力機車,真是感嘆不已,可是眼看就到大會戰了,廠子里卻靜悄悄的,一點熱鬧的氣氛都沒有,燦爛身邊的王胖子解釋道,因為漢卿博士不喜歡,所以就給臨時取消了,燦爛一聽竟是因為那個紈绔子弟個人喜好就取消了宣傳氣氛,實在讓人忍無可忍,燦爛二話不說直接跳上了高處,拿出隨身攜帶的快板,當下給工人們演上了一段,燦爛的表揚獲得了滿堂彩,就在這時候漢卿跑來呵斥燦爛胡鬧。

  蘇聯專家瓦西里跟冬妮婭劇烈爭吵,瓦西里不允許冬妮婭幫機電廠,他悄聲說這是最新的指示,現在形勢發生了變化。瓦西里拿出一沓照片指責冬妮婭違反了蘇聯專家不能跟中國人談戀愛的規定,而且還是常漢卿這種資本家的后代。冬妮婭辯解說是自己單方面愛上常漢卿,這跟他無關。

  瓦西里要求冬妮婭交出核心資料柜的鑰匙,他從冬妮婭手中接過拿走資料柜里的核心資料。冬妮婭擔憂地問瓦西里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瓦西里一副無可奉告的表情。這時常漢卿過來找冬妮婭想討論一些技術問題,結果被瓦西里擋駕。

  常漢卿悄悄翻墻潛到冬妮婭臥室外,他給冬妮婭帶了些菜和餅干。常漢卿想請教一些技術上的難題,冬妮婭卻回避著說要跟常漢卿喝酒。常漢卿沒酒量想推辭,冬妮婭卻說如果他喝完酒自己就告訴他難題的答案。常漢卿毫不猶豫地拿起酒瓶灌起酒來。常漢卿和冬妮婭此時全然沒有注意到房間爐子上的水壺里的水開了溢出來撲滅了爐火。

奔騰年代第2集劇情介紹

  

  常漢卿喝完酒踉蹌著準備往外走,哪知熄滅爐火里冒出來的煤氣讓常漢卿頓感頭暈目眩。常漢卿歪倒在冬妮婭懷里,冬妮婭也立足不穩兩人雙雙摔倒在床上。

  此時金燦爛聽了馮仕高對常漢卿的介紹才知道常漢卿原來這么有才,放棄國外優厚的條件回國參加電力機車研制。金燦爛當即決定向常漢卿當面道歉,對自己之前對他惡劣的態度。誰知她來到常漢卿家里發現自己的水壺扔在常漢卿家的垃圾桶里,金燦爛勃然大怒。

  就在這時負責蘇聯專家小樓安全的保衛員發現常漢卿和冬妮婭出事。保衛大呼小叫地向金燦爛匯報,金燦爛奪過保衛的槍端著槍和馮仕高等人沖進冬妮婭房間,只見冬妮婭和常漢卿雙雙倒在床上昏迷不醒。金燦爛怒罵常漢聊是流氓欲拿槍挑了他,馮仕高趕緊制止。

  金燦爛等人手忙腳亂地將常漢卿和冬妮婭挪到屋外。此時瓦西里也接到通報,他匆匆趕回住處。在發現冬妮婭還有呼吸時,他丟下冬妮婭乘亂回了房間拿走常漢卿留在房間的三張圖紙。

  金燦爛發現常漢卿是煤氣中毒,情急之下她為常漢卿做了人工呼吸。常漢卿終于醒來,他語氣虛弱地責怪金燦爛直接人工呼吸根本不衛生。這時救護車趕到,金燦爛用手銬將常漢卿銬了起來。她悄聲對常漢卿說,她這么做是為了給蘇聯專家一個交待。

  常漢卿被救護車拉走時,白曼寧匆匆趕到。看到常漢卿還戴著手銬甚是不解。馮仕高不滿地解釋說,這就是個案子。白曼寧擔心不已。眾人散去后,馮仕高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對金燦爛說,他們可以把此案辦成一個鐵案,坐實常漢卿的罪過,誰讓他妄圖篡改蘇聯專家的方案。金燦爛也可以通過這個事一案成名。金燦料聞言若有所思。

  白曼寧主動找常漢坤,常漢坤還找出幾件冬妮婭送給常漢卿的禮物證明是她對常漢卿在意。白曼寧暗戀常漢卿已久,她說自己可以對外宣稱她已經跟常漢卿訂婚幫他脫困。常漢坤很意外,她覺得白曼寧拿清白聲譽幫常漢卿讓人費解,她希望白曼寧直接提條件。白曼寧不愿說出小心思。

  常漢坤提著煲好的湯到醫院看望常漢卿,金燦爛擋駕稱案子沒查清不能探試。常漢坤拿出冬妮婭送給常漢卿的禮物證明是她對常漢卿有意。金燦爛仍然不放常漢坤進病房,常漢坤只得把湯交給金燦爛代交。

  金燦爛到病房把湯交給常漢卿后開始調查常漢卿,常漢卿辯解說自己跟冬妮婭是正常交往,他只是去跟冬妮婭討論圖紙。金燦爛表示懷疑,常漢卿對金燦爛一番諷刺不愿跟她多說。金燦爛氣急敗壞。

  金燦爛出了病房問王胖子堪察冬妮婭房間里有沒有發現圖紙。王胖子一臉疑惑地說并沒有看到圖紙。金燦爛隨后去了冬妮婭房間,她疑惑沒有看到圖紙。馮仕高得到王胖子通風報信匆匆趕到冬妮婭房間,他唯恐得罪蘇聯專家,堅持認定常漢卿沒有受屈。

  金燦爛堅持要檢查瓦西里的資料柜,瓦西里不情不愿,最后甚至與金燦爛發生沖突。馮仕高息事寧人地把金燦爛拉到房間外,他說瓦西里一直對常漢卿要修改方案而心懷不滿,這次千萬不能得罪蘇聯專家。

  常漢卿被關在病房不能脫身,他暴躁不安時在常漢坤送來的保溫盒子里發現她寫給自己的紙條。常漢坤讓他承認與白曼寧訂婚的事。常漢卿簡直無語。

  白曼寧找金燦爛稱自己是常漢卿未婚妻,她拿出戒指和訂婚契約給金燦爛看。金燦爛將信將疑。

奔騰年代第3集劇情介紹

  

  金燦爛始終不相信常漢卿是清白的,她逼著常漢卿對訂婚一事拿出態度,不然白曼寧就存在作偽證的嫌疑。常漢卿咆哮著承認說自己確實跟白曼寧訂婚了。

  常漢卿想出病房去找冬妮婭,他說自己有三張重要的圖紙落在她房間里,而這三張圖紙關系著新中國電力機車的研究成敗。原本死死堵著門的金燦爛辯解說自己在冬妮婭房間并沒有看到什么圖紙,瓦西里也說沒有圖紙。但常漢卿態度堅定,金燦爛意識到問題嚴重性,她讓開了身。

  常漢卿沖出病房馬上問工人電力機車研究中有沒有什么問題。常漢卿緊張樣子讓金燦爛看到他強烈的責任感,她對常漢卿的認識有了些許改觀。她主動帶常漢卿去了車間。

  吳廠長從北京回來,馮仕高在門口迎接。吳廠長已經聽說了常漢卿煤氣中毒的事,又聽說保衛科把常漢卿關押起來的事。吳廠長勃然大怒,他怒斥馮仕高不該這樣對待常漢卿這種專家。

  冬妮婭的病房里,她愧疚地說他們不能享受著中方對他們的關照而不出力。中方已經好幾次來邀請冬妮婭了,她無法再安之若素。冬妮婭堅持要離開,瓦西里拉住她。瓦西里說他們不能幫中方,而且冬妮婭愛上中國工程師的事如果傳回國,她的前程會完全被毀。除非讓常漢卿承認對冬妮婭圖謀不軌。冬妮婭痛苦地說自己做不到。

  車間里電力機車研制遇到難題,吳廠長語氣沉重地對常漢卿等人說,他們跟師父學藝的時間沒有多久了,這次他們必須把冬妮婭請回來。常漢卿等人一臉不解,金燦爛心中有了主意。

  金燦爛主動向瓦西里認錯,為平息他的怒氣,她主動掏出帶來的酒將滿滿一瓶一飲而盡。金燦爛請瓦西里同意讓冬妮婭幫助他們。瓦西里仍然不松口,金燦爛再次拿起另一瓶酒準備再喝干,常漢卿沖過來一把奪過金燦爛手里的酒。

  常漢卿憤然對瓦西里說,他會答應瓦西里的要求寫檢討書并讓他拍照取證。做完這些承諾,常漢卿把金燦爛送到醫院。

  常漢卿一大早拿著寫的檢討書來找白曼寧,他歉意地說把檢討書展示給白曼寧。白曼寧傷心不已強裝出不在意的樣子。常漢卿說自己對不起白曼寧欠她一輩子。

  ?

  常漢卿貼檢討瓦西里拍照

  常漢卿將檢討書張貼在布告欄并讓瓦西里拍照取了證,他說這樣就可以洗清冬妮婭的嫌疑。瓦西里不依不饒地說他還要一份處分決定。

  廠里的職工上班時都看到了常漢卿的檢討書,眾人議論紛紛,白曼寧覺得無地自容。吳廠長驅散圍觀的職工并暗示金燦爛扯下檢討書。

  吳廠長將對常漢卿的處分決定交給瓦西里,他誠肯地請求瓦西里同意冬妮婭返回車間。瓦西里拒絕說他們馬上就要回國了。吳廠長語重心長地勸瓦西里說,離他們回國還有四十八小時,而且誰也不知道未來的事情和發展。瓦西里最終同意了吳廠長的請求。

  吳廠長交代常漢卿爭分奪秒地從冬妮婭那里掌握更多的內燃機技術,這時冬妮婭來到車間。吳廠長意味深長地叮囑常漢卿時不我待,分秒必爭。接著吳廠長通知廠務的老姚馬上組織廠里六個專家組交給常漢卿負責。老姚一頭霧水。

  馮仕高在辦公室看到樓下吳廠長神色凝重地下令買飛機票。馮仕高十分不解,他覺得有什么重要的事要發生。

奔騰年代第4集劇情介紹

  

  金燦爛到辦公室找馮仕高,馮仕高準備把金燦爛暫時安排到招待所去住。金燦爛主動提出住到白曼寧的單身宿舍,她說常漢卿這次貼出檢討書讓白曼寧廠花變成笑話,擔心白曼寧想不開,正好住過去安慰她。馮仕高只得聽從金燦爛的安排,他說自己馬上要去省里,他提醒金燦爛多注意常漢卿和蘇聯專家。

  金燦爛背著行李來到白曼寧宿舍,她說總務科安排自己跟她住一間宿舍。一直住著單間的白曼寧十分不滿卻又無可奈何。金燦爛替白曼寧打抱不平說,未婚夫當著全廠的面承認做的錯事,白曼寧就該跟他解除婚約。白曼寧假裝有苦難言地掩飾說自己還要想想。金燦爛說自己已經幫她通知了廠婦聯和工會,一會他們就來。白曼寧大驚失色地指責金燦爛不該摻和他們的事。

  青工陳凱一直仰慕和暗戀白曼寧,他主動找白曼寧安慰她讓她想開一點。白曼寧卻一點也不領情,她禮貌地對陳凱道謝后匆匆轉身離開。陳凱倍感失落。

  冬妮婭幫常漢卿順利解決了引燃管方面的問題,常漢卿對冬妮婭非常感激。冬妮婭突然接到瓦西里電話,瓦西里警告冬妮婭說他們還有三十個小時就要回國了,電力車的核心資料冬妮婭千萬要保密。

  冬妮婭放下電話流下難舍地眼淚,她說沒想到常漢卿攬下過錯承認是他愛上自己。冬妮婭心下感動,她放棄吃晚餐主動傳授常漢卿更多的知識。冬妮婭最后試探地問常漢卿能不能去蘇聯,中國的電力機車技術太落后了。常漢卿堅定地搖搖頭。冬妮婭非常失落。

  金燦爛和王胖子晚上巡邏看到常漢卿正和冬妮婭在車間里加班。金燦爛若有所思地說是不是有人逼著常漢卿寫的檢討書,她決定要查個水落石出辦成鐵案。晚上常漢卿結束工作準備回家時,金燦爛追著他問他是不是被人逼著寫了檢討,她想了解更多的情況。常漢卿被金燦爛逼得沒辦法,只得答應會向白曼寧認錯并把醫院里自己亂涂亂畫的墻壁刷白。

  金燦爛為了讓常漢卿有更多的時間搞研究,她主動到醫院替常漢卿刷墻。就在金燦爛刷墻時無意間打碎常漢卿放在病房里的保溫桶。金燦爛在拾起保溫桶碎片時,無意發現保溫桶里常漢坤寫給常漢卿的紙條。

  金燦爛找白曼寧,她拿出自己發現的紙條。白曼寧嚇壞了。金燦爛卻認為白曼寧是受了常家的威脅,她替白曼寧打抱不平。金燦爛拉著白曼寧到常家興師問罪,她認為白曼寧是受了常家的收買威脅。白曼寧說自己是仰慕常漢卿主動愿意幫他的,她不想因此事耽誤常漢卿時間干擾他的研究。

  金燦爛覺得常漢坤和白曼寧負隅頑抗,她憤然下令讓白曼寧留在常家不得隨便離開。金燦爛拎著保溫桶去找常漢卿,在金燦爛咄咄逼人的質問下,常漢卿主動道歉,但卻不愿多做解釋,他說這事可以緩幾天再說。

  金燦爛認定常漢卿就是想拖延時間,常漢卿也怒了,他說自己會向吳廠長解釋,到時候金燦爛可以旁聽,但現在他確實沒時間。常漢卿說完匆匆想離開去車間找冬妮婭,金燦燦認定常漢卿就是想拖延,她攔住常漢卿不放他走。

  冬妮婭匆匆跑進車間問常漢卿去了哪里,工人們說常漢卿不在。冬妮婭來不及細說,她拿出一本重要資料讓工人馬上翻拍,能拍多少是多少。工人雖然疑惑,但還是迅速拿出相機拍照。

  就在金燦爛跟常漢卿僵持時,他們突然聽到廣播里正在播放的蘇聯歌曲突然中斷改播了中國的歌曲。金燦爛和常漢卿疑惑不解,常漢卿突然恍然大悟一般沖向車間。金燦爛追上去,常漢卿把蘇聯專家要撤走的事告訴金燦爛,他說自己寫檢討什么的都是為了爭取時間。金燦爛恍然。

  等金燦爛和常漢卿趕到車間時,蘇聯專家們正把一箱箱的資料和核心部件往外抬。眾人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仿佛身上的骨頭被抽走一般,沒了這些東西他們的電力機車研究就沒了方向。冬妮婭萬般不舍地與常漢卿道別,瓦西里不耐煩地拉走了冬妮婭。

奔騰年代第5集劇情介紹

  

  蘇聯專家撤走之后,工廠里的工人們工作激情大受打擊,大家伙都垂頭喪氣,燦爛看到這個現狀,她站出來鼓勵大家伙自己動手研究,她就不信沒有了蘇聯專家,他們還生產不出來機器了,盡管如此,大家伙的積極性依然沒有得到調動,要知道在當下,沒有蘇聯專家的數據和技術支持,自行研究難如登天。

  廠部電話打來,要求漢卿和燦爛參加蘇聯專家的歡送會,而且特意囑咐,一定要熱情周到,漢卿聽到這個電話,無奈冷笑,燦爛認為不管怎么樣,也要把該盡的禮數盡到,這是中國人的態度。瓦西里得意的告訴冬妮婭,上級已經同意不再追究她的責任,而且還答應了自己的要求,等回到祖國,他們就立即結婚,聽到這個消息,冬妮婭真是五雷轟頂。

  冬妮婭要去參加歡送會,瓦西里知道她不過是想要再見漢卿一面罷了,他冷言道組織考慮冬妮婭情緒不穩定,這次的歡送會就不讓她去了,自己代表她出席,冬妮婭氣的一時間想把手里的酒都撒在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臉上,但是她克制住了自己。

  漢卿神情落寞的坐在車間一角,燦爛看到他這樣,上前開導他,漢卿沮喪到自己還有很多技術問題想要請教冬妮婭,可是冬妮婭又被禁止參加歡送會,燦爛決定幫助他們,漢卿很是感激。漢卿想著自己怎么樣才能見到冬妮婭,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有人來給他送了一鍋竹筍炒臘肉,看到這盤臘肉,漢卿終于有了主意。金燦爛在蘇聯專家樓下力邀瓦西里參加晚上的歡送會,瓦西里提出一定要常漢卿也參加,不然他不會去。這時常漢卿端著用報紙包著的砂鍋走過來,他說姐姐親自做了小菜要送給冬妮婭嘗嘗。

  瓦西里當然是滿臉的懷疑,漢卿自己隨手拿了一塊肉放在嘴里,瓦西里查看覺得無誤,便只能同意燦爛把這道菜拿給冬妮婭,燦爛臨去的時候,漢卿給她偷偷塞了一包楊梅讓她帶給冬妮婭。瓦西里讓自己的手下看住冬妮婭,自己不在的時候不允許任何人和冬妮婭有來往,漢卿悄悄來到冬妮婭的窗戶下面,他將自己手里的楊梅似乎是無意間掉在地上,又撿了起來,這個動作都被冬妮婭看在眼里。

  在歡送會上,瓦西里被漢卿和燦爛纏住,他們千方百計的想瓦西里敬酒,一時間瓦西里的酒量也有些招架不住,而此時冬妮婭看著燦爛送過來的那一鍋竹筍炒臘肉,若有所思,她突然想起漢卿的動作,明白了漢卿這是在向自己傳遞信息,冬妮婭終于發現了包砂鍋的報紙,在上面找到常漢卿做的記號。冬妮婭馬上配制了堿性液體噴灑在報紙上,果然報紙上顯現出常漢卿用隱性筆寫的難題。冬妮婭馬上拿起筆抄寫并解答了難題,直到次日凌晨她才完成。

  瓦西里喝多了就趴在了桌子上睡著了,次日晨金燦爛叫醒瓦西里。瓦西里回到住處將帶不走的資料統統燒毀,冬妮婭這時無意間發現瓦西里私藏起來的常漢卿的三張圖紙。冬妮婭怒斥瓦西里。瓦西里緊張地說,這些圖紙上是關于電力機車的很重要的資料,對他們國家的電力機車研究有非常有價值的研究意義,他必須要帶回國。冬妮婭這時提出想把自己的筆記本留給常漢卿,瓦西里厲聲呵斥制止。蘇聯專家終于坐上離開的火車,冬妮婭眼巴巴地等著常漢卿來送行,可常漢卿直到最后一刻也沒有出現。負責安保的金燦爛終于松了口氣,她的責任就是禁止常漢卿接觸蘇聯專家。冬妮婭失望地坐上火車,在火車剛剛啟動時,冬妮婭聽到悠揚的手風琴的聲音。

  冬妮婭在火車經過一個拐角時發現了站在那里的常漢卿,常漢卿正拉手風琴。冬妮婭迅速地將夾著三張圖紙的筆記本扔下火車,瓦西里惱羞成怒卻又無可奈何。火車疾馳而走,常漢卿拾起筆記本剛藏好金燦爛就跑了過來。

  金燦爛聲稱自己看到了冬妮婭扔下的筆記本,常漢卿不得不把本子拿出來。可本子里的文字全是俄文,金燦爛要求常漢卿翻譯給自己聽。常漢卿說這些都是情詩,他翻譯給金燦爛聽,金燦爛聽得面紅耳赤。常漢卿回家后看到了圖紙,但無論他用什么辦法也沒發現筆記本里有任何隱藏的資料。

  馮仕高從省里回來,他第一時間檢查了瓦西里之前住的地方,他說要發現有沒有修正主義的東西。馮仕高仔細檢查了每個地方,甚至連垃圾桶也沒放過。最后馮仕高發現垃圾桶里的報紙,他發現這張報紙經過清洗了,馮仕高把報紙收了起來準備交到公安局檢驗。

  蘇聯專家的離開讓中國電力機車的研制限入僵局。所有的技術人員都沒了方向感,也沒有信心。姚工對常漢卿說他們的專家組也可以解散了,再存在下去也沒有意義,中國的電力機車研制也進行不了了。

奔騰年代第6集劇情介紹

  

  自從冬妮婭走了之后,漢卿的情緒一落千丈,他不知道沒有了冬妮婭的幫助,自己還能不能高處電力機車,燦爛告訴漢卿,自己一定支持他,漢卿對于燦爛的支持覺得有些好笑,畢竟燦爛不是技術人員,她的支持對自己沒有什么意義,燦爛給了漢卿吳廠長的電話,讓他去跟吳廠長匯報工作。

  馮仕高一直在追查報紙上的迷信,雖然檢驗報告出來證明報紙上確實有迷信,但是卻實在看不出迷信上的內容,馮仕高眉頭緊皺,他決定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幫助燦爛,決不能讓漢卿那個特務毀了燦爛的政治生命,手下人來跟他匯報,燦爛從機要科要來了吳廠長的電話,并且把電話給了漢卿。

  漢卿給吳廠長打去電話,他告訴吳廠長,雖然蘇聯專家撤走了,所以現在他們別無所靠,必須靠著自己的力量把電力機車研究出來,他向吳廠長請示,如果廠里不支持自己,那么自己就打算親自向周總理請示,馮仕高把報紙的研究報告告訴了燦爛,并添油加醋道漢卿就是在利用燦爛的同情欺騙她,而且冬妮婭臨走的時候留下的筆記本上面到底寫了什么,誰都不知道,曼寧來找馮仕高的時候,正好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燦爛氣急敗壞的去找漢卿,而漢卿已經通過曼寧知道了事情的經過,所以在面對燦爛的質問時候,漢卿并沒有隱瞞,他承認冬妮婭的筆記本里確實有暗碼,那是關于電力機車解決方案的密碼,但是直到現在自己還沒有將密碼研究出來,所以自己不能把筆記本交給馮仕高,因為現在的每一份每一秒對自己都很重要,對研究電力機車都至關重要。對于漢卿的解釋,燦爛選擇再一次相信他,漢卿以誠相待,將筆記本拿給燦爛看,燦爛證實了筆記本里確實是密密麻麻的數字,而且燦爛驚訝的發現那些點里面竟然有自己的名字,常漢卿急忙接過去細看,兩人又一起研究后終于想到這可能是一種密碼,而破譯這種密碼必須拿到廠資料室的密碼破譯本。

  漢卿和燦爛去了材料科,他們想找密碼破譯本,保管資料室打的老馬看到是燦爛親自帶人來,沒有懷疑一路綠燈把他們放了進去,因為破譯密碼終于有了緊張,漢卿的臉上也終于有了真心笑容,等他們回去之后,馮仕高來找燦爛,想跟燦爛要那個筆記本,但是燦爛為了幫助漢卿,她謊稱自己已經把筆記本鎖在了保密柜子里,而且為了給漢卿爭取更多的時候,燦爛主動邀請馮仕高去看電影,對于燦爛的邀請,馮仕高當然是樂的屁顛屁顛的。

  曼寧在電影院無意間看到了正在看定影的燦爛和馮仕高,她趕忙去把這件事告訴了漢卿,常漢坤得知馮仕高對漢卿的懷疑,她勸常漢卿跟自己一起去廣州,不要再研制什么電力機車。常漢坤勸常漢卿燒了筆記本。常漢卿卻愿意相信金燦爛,他愿意賭一回。馮仕高次日還是去了保密科,他以上級的身份要求打開保險柜。他仔細檢查保險柜可并沒有找到金燦爛說的筆記本。

  金燦爛陪著常漢卿一起等資料室的老馬破譯筆記本的密碼。她向常漢卿解釋了自己跟馮仕高看電影的原因。不久老馬把破譯后的資料交給常漢卿,常漢卿發現這果然是冬妮婭幫自己破解的難題。常漢卿欣喜若狂,他突然抱起金燦爛轉起圈。金燦爛羞臊地狠狠扇了常漢卿一耳光。常漢卿不解,他說外國人慶祝就是用這種方式。常漢坤正好過來找常漢卿,見他挨打她怒斥金燦爛。馮仕高也過來,他看著金燦爛有些痛心疾首。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