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經雨胭脂透劇情介紹

1-6集

海棠經雨胭脂透第1集劇情介紹

  

  故事發生在十年前的一個雨夜,電閃雷鳴之中一個受傷的男子帶著男孩在樹林里狂奔躲避追殺。眼見持刀殺手越追越近,男子掏出一樣信物囑托男孩講此物帶給他的女兒顧海棠,隨后只身一人留下,而男孩在慌不擇路的奔跑中失足落入水中,一切的糾葛由此開始。

  十年之后,一位梳雙麻花辮身著月藍色旗袍手拎精致嵌螺花木箱的女孩步履匆匆趕往昆楊火車站接她久未謀面的弟弟和母親,她就是海棠。親人相見,自是無比歡喜。正當三人走出火車站時,卻被迎面疾馳而來的汽車濺了一身泥水,車上容顏倜儻的藍衣男子只是飛揚跋扈地留下一句“抱歉了”便疾馳而去,徒留海棠在原地氣惱不已。然而意外總是接二連三的到來,一名偷兒趁海棠不備搶走了箱子,二人就此開始了一場穿城追逐大戰。慌亂中小偷跑進了朗里春,并砸碎了其中一個展臺的商品。混亂中,海棠擲向小偷的一盒神仙玉女粉直直地砸在剛進門的藍衣男子頭上,引起一陣驚呼。原來此藍衣男子就是朗里春店鋪的少爺朗月軒,而此時小偷早已溜的無影無蹤,倒霉的海棠被扣下來賠償店里所有損失。爭執間,朗月軒故意夸大商品價格,還威脅海棠還不上錢就要把箱子留下,反被精通此道的海棠發現化妝品中的缺陷,扳回一局,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店門。

  從朗里春一路趕到面試考場的海棠竟又與朗月軒碰上了,為了報復海棠,朗月軒故意宣布在場所有考生除海棠外全部錄取。在一片謝謝“軒少爺”的聲音中,海棠咬牙切齒放棄考試準備離去,卻被軒少爺以還錢的名義攔下繼續考試。說是考試,軒少爺卻問了一堆諸如“你結婚了嗎”“嫁人了嗎”之類奇怪的問題。海棠不想回答,又沒錢賠償。她的無奈正中軒少爺下懷,他讓海棠答應三件事,完成以后欠債一筆勾銷,箱子也物歸原主,海棠興奮不已。

  另一邊,大帥府里的龍小姐正為昆楊名媛成人禮的禮服不合自己心意發脾氣,她想憑借自己的容貌在成人禮上一舉奪魁,吸引住心上人朗月軒的目光,但她不知,此時海棠已經在朗月軒的心上生根發芽。

  很快,一夜過去,昆楊名媛成人禮如約開始。海棠臨時被借去后臺幫忙化妝,然而人多易生變故。一位名媛的項鏈被失手掉在地上斷成兩半,龍家千金的頭發與人糾纏在一起急需重新打理。幸有海棠妙手,在成人禮開始之前力挽狂瀾。

  場上相逢美女如云,如朵朵鮮花盛開,賓客們的目光也隨著她們的身影流連不已。眼見場上的氣氛即將達到頂點,突然一聲刺耳的槍響,有刺客從四面沖出來挾持了朗斯年施濟周,千鈞一發之際,躲在柱子后的海棠猛地一扯地毯拽倒了一名刺客解救了朗斯年,又在女刺客開槍前及時護住了龍家千金,而后局面被趕到的大帥府兵控制住。

  大帥府內,匆忙結束騷亂的龍大帥一頭惱火,他本想借機鏟除朗斯年與施濟周,卻不想被意外變故險些兜了老底。不過,老奸巨猾的他旋即想到另外一條對策,就是借機召集全城商戶開會,追查此次事件兇手的下落。另一邊,同樣刺殺失敗的施濟周也憤恨不已,他已得到龍大帥全城大肆搜捕兇手的消息,面色陰沉地說,“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

海棠經雨胭脂透第2集劇情介紹

  

  這一廂,剛開車回家的軒少爺得到小廝通報,說太太知道他和他父親遇刺的消息,急的正發脾氣。聞訊軒少爺即刻趕往佛堂。見到兒子平安的母親瞬間松了一口氣,嗔怪他不早報個平安。問安之后,父子二人談論起今天這起刺殺事件。話鋒一轉,提起今天龍家千金驚艷奪魁之事,想要把為龍家千金化妝的人才納入朗家麾下。此刻,入夜的大帥府中,心性純良的龍家千金還在回憶著自己在宴會上的一舉一動。感念海棠為她所做的事情,第二天一早她就趕去了海棠的住處當面道謝。

  這一邊,龍大帥召集了所有商會老板商討刺殺事件并在會上表功,借機向眾人討要軍餉。在一片凝滯尷尬的氣氛中,朗、施二人打破僵局帶頭捐款,施老板話里有話提出希望大家推選他為商會會長,龍大帥滿意鼓掌,各位老板紛紛應和。見此情景,朗斯年坐在一邊沉思,心中另有打算。

  滿心心心念念著朗月軒的龍家千金一早便等在朗府門口,她含羞帶怯地遞給朗月軒一張請帖,不料被故意不解風情的朗少爺大聲念出來。回想起父親說過的話,朗月軒答應龍家千金去郊游,但前提是帶上在名媛大會上幫她化妝的人。龍莫婳興奮不已,纏著海棠當她的專屬化妝師。為了弟弟夏合的學費,海棠勉強應下龍莫婳的條件。

  第二天一早,龍莫婳拉著海棠候在公路邊急迫地等待著朗月軒一行的到來。原本面無表情的朗少爺一眼瞧見海棠心里樂開了花,面子上卻還強自鎮定地和海棠斗嘴。朗月軒帶著龍莫婳,施少爺帶著海棠兩路人在鄉間小道上騎著自行車悠悠前行。一路上朗月軒不停和海棠斗嘴,說不過海棠又提出要比賽騎車。不料施少爺的車一滑撞向了朗月軒,三個人紛紛摔倒。看見龍莫婳的腿擦傷流血,海棠著急跑去找止血的草藥,月軒甩下莫婳尾隨其后。海棠直言自己厭惡朗月軒的驕傲自大,反而引起朗月軒的興趣。朗月軒重新向海棠提起他們之前說好的第二個承諾,去朗里春工坊工作,卻被渾身戒備的海棠嚴詞拒絕。不過朗月軒也不著急,他看著海棠氣呼呼下山的身影,笑得更加開懷。

  回程的車上,海棠殷殷囑托莫婳回去記得找醫生換藥。兩個人在“朗月軒這個人”究竟怎么樣這個問題上又產生了分歧,莫婳對著海棠撒嬌耍賴,要海棠趁熱打鐵幫她追求朗月軒。兩個女孩嘻嘻哈哈鬧成一團,日光柔和地透過窗戶灑在她們身上,顯得無比溫和純凈。

  這一天,路過朗里春工坊的海棠偶然看見施杭露工坊的人敲鑼打鼓在招工,價格比朗里春多一倍。幾名動心的女工被趕來的朗家店員斥退,其中一名朗家掌事店員走路的姿態勾起了海棠久遠的回憶,關于她兒時生辰那天,去昆楊再也沒有回來的父親的謎團。

海棠經雨胭脂透第3集劇情介紹

  

  弟弟夏合的出現打斷了海棠的思緒,二人說起施杭露工坊招收女工的事情。雖然施家工坊給出的月銀遠高于朗里春,但海棠還是想去那個能給她心中問題答案的朗家。

  再次站在朗里春門口的海棠巧遇朗月軒開車帶著施家少爺來店里買胭脂水粉,二人一見面便話不投機不歡而散,海棠想要應聘朗里春女工的事又一次止步于門前。

  由于施杭露工坊借提高月銀使得朗家工坊熟手女工大量流失,致使朗里春每月生產產量下降,發往南洋的訂單眼見也無法完成。為了應對眼前的危機,朗家工坊重新打出朗家祖傳招牌鴻雁胭脂聲名遠揚的旗號,對外招聘未嫁適齡女子前來面試,試圖以此為朗里春的未來博得一線生機。

  招工的第一天,前來工坊面試的海棠被恭候已久的朗月軒截了個正著,兩人的一舉一動被施老板派來臥底朗家工坊的新巧看在眼里。工坊中,月軒耿耿于懷海棠此前百般拒絕他的邀約,故意刁難海棠,讓她在一分鐘之內證明自己的實力,海棠隨手用一盒普通香粉制造出的美景引得月軒移不開目光。二人相視一笑,正式和解。就這樣,海棠用她的創意與智慧贏得了開啟朗里春大門的鑰匙,開始她的人生新旅程。

  上班第一天,朗月軒帶領眾女工了解了朗家胭脂水粉輝煌的歷史,特別是失傳已久的御用鴻雁胭脂。學識淵博、侃侃而談的朗月軒也算是第一次給海棠留下了還算正經的印象。經過三天的辨色學習,海棠與眾女工順利地開始她們的第一項工序擇花。

  路過學校但沒錢讀書的夏合滿臉羨慕地望著校園內晨讀的學生,不能進去只好踩著墻縫磚塊之間的間隙趴在圍墻上偷看,被幾個路過的女學生一聲怒喝嚇得摔了下來。好不容易湊齊弟弟學費的海棠被學校易主任以夏合個人作風問題拒絕入學。正當她一籌莫展之際,一位易姓女子走了出來,她是易主任之女。此前,她與海棠的母弟在街頭上有過爭執,又因請求海棠成為她的私人化妝師被拒懷恨在心蓄意報復,才有了夏合無法順利入學的事情,一時讓海棠委屈又不知如何是好。

  前來昆楊碼頭接貨的華吉利與朗月軒、施家少爺老友相見,分外高興。三人閑談之中,搬運工人不慎將其中一箱貨物摔在地上,盒蓋裂開香粉傾出,其中的古怪被朗月軒一眼瞧得分明。如此意外驚變讓他不免心生寒意,馬上帶著被掉包的香粉回去與父親商量對策,并通知工坊女工連夜加急生產。他意識到,名媛成人禮之后,朗家的風波,就注定沒有停歇的一天。

海棠經雨胭脂透第4集劇情介紹

  

  顧海棠在擇玫瑰花瓣的時候心不在焉,一直想著弟弟顧夏合被冤枉不能上學的事,不小心被花枝上的刺扎破手指,花枝殘梗就被混到擇好的花瓣中倒進花瓣池里,多虧朗月軒及時發現,把混進花枝的數十斤花汁全部倒掉,朗月軒狠狠數落了顧海棠一通,顧海棠連連認錯,承諾會彌補自己的錯誤。

  施濟周得知龍德水借口戰事吃緊封鎖了水路運輸,他氣得大發雷霆,如果原材料不能及時送到,工坊就得被迫停工,就在這時,朗斯年主動來找施濟周,承認是因為施濟周在他家倉庫里的貨動手腳,他才故意讓龍德水封鎖了施濟周的水路運輸,施濟周對此供認不諱,他也知道龍德水胃口很大,朗斯年為了報復他竟然不惜血本賄賂龍德水,可朗斯年不在乎這些,發誓要和施濟周斗到底,還警告施濟周好自為之,否則只會兩敗俱傷,施濟周氣得咬牙切齒。

  龍莫婳來工坊門口等顧海棠下班,可到最后也不見她出來,龍莫婳從凡真口中得知顧海棠因為弟弟的事走神犯錯,被朗月軒罵了一頓,她自愿留下來加班彌補損失。朗月軒正好開車路過,龍莫婳就把他埋怨了一通,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因為顧海棠拒絕易蓉蓉,她懷恨在心,就故意栽贓陷害顧夏合,導致顧夏合被圣約翰學校拒收,顧海棠因為此事煩惱才出錯,朗月軒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答應會去找易主任談判,龍莫婳心里美滋滋的,誤以為朗月軒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幫顧海棠。

  朗月軒回到工坊,拿來醫藥箱給顧海棠涂了藥,還特批她明天在家休息,顧海棠心里熱乎乎的。朗月軒一早來圣約翰學校找易主任,懇求他給顧夏合一次機會,可易主任一口咬定顧夏合作風有問題,擔心他會影響其他孩子的成長,朗月軒勸易主任不要聽信別人的一面之詞,他保證顧夏合人品很好,隨后,朗月軒開車送易主任來顧夏合家住的鳴羅巷口,讓他親自驗證顧夏合的為人,易主任知道這個巷子是易楊的貧民窟,從這里出來的學生都十分刻苦努力,易主任在巷口就親眼目睹顧夏合助人為樂,尊老愛幼的舉動,緊接著碰到了圣約翰學校成績最好的學生沈大鵬,得知他和顧夏合是好朋友,沈大鵬帶易主任來到顧家,宣布顧夏合被圣約翰錄取了,并且說明是朗月軒出面擔保的,顧海棠和顧夏合都很開心。

  朗家二少爺郎月圓七歲生一場大病,妙蘭自幼嫁給他沖喜,結果他還是夭折了,妙蘭從那時候守寡至今十五年,她深居簡出,每天給婆婆何春言梳頭,無意中看到自己繡的鴛鴦在何春言的桌子上,她嚇得魂不守舍,慌亂之中不小心弄疼了何春言,何春言氣得大發雷霆,警告她要信守婦道,對任何誘惑都要做到心如止水。管家全叔看何春言發脾氣,趕忙來工坊找一名手腳麻利的姑娘為何春言梳頭,尚師傅就推薦了老實木訥的凡真。

  顧海棠和女工們一起吃飯的時候,無意中聽大家議論朗家的奇聞異事,朗里春的胭脂水粉之所以名聞遐邇,是因為朗家一直養著一個胭脂鬼,每到五更時分就來到花園,采了花瓣上的花露化作精血,投入到胭脂熔爐之中,才有了世間最好的胭脂,據說胭脂鬼也不是白白為朗家點石成金,他需要朗家的血來滋養,三百年來朗家每一代都會有一個人為之犧牲,大少爺英年早逝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女工說得頭頭是道,本來膽子就小的凡真更是嚇得魂不守舍,讓顧海棠陪她一起給何春言梳頭。顧海棠自從見到全叔那一刻,就覺得他很像當年叫走父親的那個人,顧海棠也正想調查全叔的底細,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全叔卻不同意,朗月軒正好路過就替她們求情,全叔才勉強答應。

  當天夜里,凡真聽到外面有鳥叫聲,她嚇得魂不附體,顧海棠給她壯膽,還給她倒了一杯熱水壓驚,外面突然響起一聲炸雷,凡真嚇得大呼小叫,不小心用熱水燙傷了手。顧海棠擔心手受傷了沒法梳頭,想起花圃里有可以治燙傷的佛甲草,她趕忙出去采摘,被朗月軒當場抓到,顧海棠解釋是為凡真治燙傷,順便向他打聽府里有沒有胭脂鬼,朗月軒矢口否認,顧海棠借口迷路了,讓朗月軒把她送回去。

海棠經雨胭脂透第5集劇情介紹

  

  妙蘭得知新來的梳頭姑娘被趕了出去,便又來到朗夫人房中,提出為她梳頭,朗夫人卻一副不領情的模樣。妙蘭依舊笑吟吟的,自來熟地拿起梳子便給婆婆梳起了頭,剛梳兩下就故意弄痛了她,先前被不小心的丫頭撒了一身茶水的朗夫人正在氣頭上,又被兒媳婦揪疼了頭發,當即發怒,一巴掌掄了過去,妙蘭下意識地伸手去擋,被手里的梳子劃傷了臉頰,只得連連道歉退了出去。

  閑來無事在花園里信步閑逛的顧海棠,恰巧遇到了妙蘭。得知她是府里的二少奶奶,便和她攀談了幾句,說起她臉上的傷時,妙蘭敷衍了兩句便將她打發了,但顧海棠覺得這是個好機會,便打聽了她的住處,提著化妝箱上門,主動替她處理了傷口,又給她的臉上上化了妝,遮掩了那傷口。見妙蘭身為大戶人家的少奶奶,竟然對化妝品一無所知,顧海棠不覺奇怪,便隨口打聽,是不是二少爺不喜歡她化妝。妙蘭聞言,便指著房里的長生牌位向她介紹了二少爺的過往。顧海棠詢問之下,得知這位二少爺之死比父親失蹤早了一年,時間上似乎對不上,不禁有自言自語出聲,妙蘭對她打破砂鍋問到底,一直追問府里的事很不耐煩,便沉下臉提醒了她兩句,將她打發走了。

  第二天一早,顧海棠便被領進了朗夫人的房間,她見到傳說中朗夫人那一頭無與倫比的美麗秀發,不禁暗贊不已。梳頭之前,顧海棠先給朗夫人進行了放松按摩,又爭取了她的意見后,給她用了自己改良過的頭油,這才小心翼翼地替她梳了頭。朗夫人對這個能說會道,還會自己調配頭油的小姑娘很感興趣,被她伺候得十分熨帖。

  結束工作后,顧海棠又來花園里散心,她正在跟一株孤零零長在路邊的小花說話的時候,朗月軒又不聲不響地出現在她身后。見她那么喜歡跟花說話,朗月軒便隨手摘下了一朵康乃馨送給了她,顧海棠覺得氣氛有些別扭,連忙道了聲謝離開了。

  夏合終于如愿進入了圣約翰學校,這天上學的時候,他一邊騎車一邊回頭跟同學說話,不小心撞到了前面騎車的一位女同學,兩人都倒在了地上。好巧不巧的,這位女同學就是之前他爬墻頭跌下來不小心看了人家裙下的姑娘,小姑娘一見又是他,當場發飆,又掄起書包,打了他一頓。夏合連忙解釋,女孩就是不聽,連聲嚷著讓他賠自己被撞壞的車,夏合怕她再去告老師,只好忍氣吞聲,答應放學后替她修車。然后,夏合便提議讓她坐自己的車去上學,女孩不肯,夏合只得扛起她的自行車,在她身后路跟著去了學校。

  朗夫人對顧海棠很滿意,吩咐全叔為她另外準備房間、用品和上好的衣裳,并說以后就由她為自己梳頭,自己不想再見到妙蘭,全叔一一應下。這番話被門外的妙蘭聽到,心中十分憤怒。她正在想著怎么給海棠一點教訓的時候,正巧遇到放學回來的朗家大小姐——朗青青,也就是那位和夏合撞車的姑娘。聽她一路走一路嘴里嘟嘟囔囔的,似乎對海棠十分惱怒,便隨口問了一句,得知是和她弟弟起了小沖突后,假裝大度地勸說她,讓她不要和一個丫頭一般見識。這話提醒了青青,她忽然想到,自己是府里的小姐,顧海棠不過是個丫頭,給她點教訓也說得過去。于是,到了晚上,她便將顧海棠引到了花園,裝鬼嚇了她又一番,而此時,妙蘭則悄悄進了顧海棠的房間,在她的茶里放了點東西。

  顧海棠回到房間后,毫無防備地喝下了茶杯里的茶,之后便暈了過去,被一個身穿黑衣戴著帷帽的人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待顧海棠再度醒來,發現自己好端端睡在床上,嘴角似乎還殘留著一點藥渣,不禁心中泛起疑云,不知道昨夜的一切是夢還是真,她心中暗想,也許是父親在暗中保護自己。

  顧海棠在朗夫人眼前得寵,連帶伺候她的下人也對顧海棠十分客氣,顧海棠便趁機向朗夫人的貼身丫頭鶯歌打聽府里鬧鬼的事,鶯歌猶豫了半天,才告訴顧海棠,朗府有兩大秘密:一是胭脂鬼,二是西邊那個掛著“惠德”牌匾的閣樓,那里面住的什么人,誰都不知道,這在府里是不能說的兩大隱秘。

  顧海棠被勾起了興致,她悄悄來到那座閣樓前,想要進去探究一番,卻被朗月軒發現,訓了她一番將她拉走了,顧海棠越發覺得,那閣樓有問題。

  昆楊城要舉行一場慈善晚宴,龍莫婳特意來朗府,稟過朗夫人后,請顧海棠為自己化妝,和自己一起去參加晚宴。顧海棠本不想參加那種上流人士的宴會,但聽說這次募捐的款項會被全數捐給貧苦人,她已經動了心,又聽說在晚會上可以聽到許多大戶人家的秘辛,便答應了龍莫婳。

  晚上,顧海棠替龍莫婳畫了美美的妝,穿了龍莫婳給自己提供的禮服,兩人一同參加了慈善晚宴。宴會開始后,一位富家公子上前請顧海棠跳舞,顧海棠借口不會想推脫掉,哪知那人不折不撓地再三相邀,顧海棠只得答應。龍莫婳見狀,也邀請朗月軒共舞,可她卻沒發現,朗月軒的眼神,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顧海棠。

  開場舞曲是恰恰舞,顧海棠在舞動過程中,不小心踢到了舞伴的襠部,疼得他當場變了臉色,朗月軒見狀忍俊不禁。舞曲漸漸激烈,顧海棠在旋轉過程中脫離了舞伴的手,朗月軒也故意放開了龍莫婳的手,卻將顧海棠攬在了懷里,換做了動作比較柔和的交誼舞。不疑有他的龍莫婳還以為這只是個意外,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新換的舞伴。

  晚會結束后,朗月軒順道開車送顧海棠回家,并說有她在的地方多了很多樂子,無聊的事也變得有趣了,還想約她下次再一同參加晚會,被顧海棠一口回絕了。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顧海棠撫摸著朗月軒紳士般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想著他剛剛說的話,心中似乎泛起了不一樣的漣漪,她有些心煩意亂,理不清頭緒,索性便起身離了房間,來到了那個讓她心心念念的閣樓上。她在門外叫了半天門,也沒有一絲動靜,便大著膽子走了進去。閣樓內剛剛還在回蕩著的悠揚琴聲,在聽到外面的腳步聲后戛然而止,顧海棠進來后,里面一片寂靜,她躡手躡腳上了樓,發現了桌上瓶子里有一只小烏龜,便逗弄了起來。此時,一帷布幔后面,卻有一張帶著面具的臉,正含笑望著她……

海棠經雨胭脂透第6集劇情介紹

  

  顧海棠在閣樓上到處查看的時候,看到了案幾上的一副畫,她正在欣賞的時候,藏在書架后的人不小心弄出了響動,她連忙跑過去,想要一探究竟,哪知那人卻大聲制止了她,一連聲地趕她出去。顧海棠連忙道歉,問他這里還有沒有別人,那人表示,這是自己的地盤,不許別人進來,顧海棠只得滿懷疑惑地離開了。

  回房后,顧海棠思索良久,她一直以為父親就在朗府中,說不定就在那個神秘的閣樓上,可剛剛那個聲音絕對不是父親的,但那肯定是個人,不會是鬼,他又為什么那么神秘呢?這讓她更加摸不著頭腦。

  第二天一早,朗月軒便去了閣樓,原來,這里面住的,正是他的兄長。得知顧海棠已經來過了,不禁有些吃驚。朗少爺告訴他,自己不是第一次見她了,前幾天晚上看到青青把她引出來裝鬼嚇她,自己還訓了青青一頓,救了昏迷的她。朗月軒聞言,終于知道顧海棠為什么總是問自己府里有沒有鬼這種無聊的問題了,他將顧海棠的性格跟兄長說了,并表示下次正大光明地帶她來見他。朗少爺聞言連忙阻止,他擔心自己丑陋的樣子會嚇到人家女孩,再也見不到她。朗月軒勸他早日走出陰暗,不能老囚禁著自己,應該試著和人接觸。朗少爺表示,目前自己還不能坦然接受這一切,他讓弟弟幫自己給顧海棠傳話,并說自己喜歡上了她,朗月軒聞言愣住,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因為他的心弦,也早就被顧海棠撥動了。

  忙完了自己工作的顧海棠,再次來到了閣樓,這次她還帶來了一盆盛開的韭蘭花。這次,朗少爺和她攀談了幾句,他自稱是一個被朗家遺忘的人,顧海棠得知他已經在這里住了十三年,而這邊一直沒有別人住過,不禁有些失望,便匆匆告辭了。朗少爺覺得自己的生活仿佛一下子被點亮了,當朗月軒再次來看望他的時候,他拿出一封信,拜托朗月軒替自己轉交顧海棠,稱是要給她一份回禮,朗月軒無法拒絕,只得答應。

  離開閣樓后,朗月軒在顧海棠回屋的必經之路上等著她,見面后照例又調侃了她一番,并取出兄長托自己轉交的那封信給了她,轉身就走。顧海棠追問那是什么,朗月軒郁悶地回答不知道,顧海棠以為他是故弄玄虛。回到房間后,顧海棠打開信封,見里面是一首藏頭詩,每句詩的第一個字連起來就是:三顧海棠。顧海棠此時心中已經對朗月軒生了不一樣的情愫,看到這首婉轉的情詩后,回想往事,便以為是朗月軒寫給自己的,不禁更加心動,但她一向以朗月軒為紈绔子弟,十分討厭,因此不肯承認自己對他有了心思,于是便將那封信塞進化妝箱里,煩躁地睡去了。

  妙蘭對于自己房中那塊冷冰冰的牌位十分反感,甚至是怨恨,這天,她正在房里自言自語地對著靈位傾吐自己的恨意時,恰好被朗夫人聽到,她走進來給兒子的長生牌位上了香,見香案和排位上到處都是灰塵,十分不滿,狠狠教訓了妙蘭一頓,又讓鶯歌去自己房里取些香灰,再取些山泉水來,給妙蘭好好泡泡手,去去業障,妙蘭只能在一旁唯唯諾諾地答應。

  自從顧海棠給朗夫人梳頭以來,她晚上睡覺特別香,醒來神清氣爽,別提多精神了,因此對顧海棠更加喜歡,便問她有什么要求要提,顧海棠趁機提出,自己家中還有生病的母親及弟弟要照顧,想要晚上回家住,以后上午給她梳頭,下午就回工坊工作。朗夫人正在興頭上,也便答應了。

  朗月軒從母親口中得到這個消息后,連忙去閣樓準備告訴兄長,卻發現他正在一個人喝酒,便問他是不是心里有事,得知他是因為看到了顧海棠的離開,卻無法挽留而難過 ,便安慰他說,自己一定會治好他的臉。可朗少爺卻根本沒有這個信心,他又拜托朗月軒在工坊里替自己多接觸顧海棠,朗月軒十分無奈,告訴他,有些事無法替代,只能自己面對,朗少爺聞言十分失望,又忍不住自怨自艾起來。

  顧海棠回到工坊上工后,新巧故意給她找茬,言語中對她多有輕慢,嘲笑她是個撿高枝不成的梳頭丫鬟。朗月軒在背后聽到后,便將新巧大大夸贊了一番,稱她是最有天賦的一個,應該得到重用,讓她去給所有女工都洗一遍頭,再寫出一份評估報告來,分析一下每個人的頭皮適合什么樣的頭油。新巧剛開始聽到朗月軒稱贊自己,十分高興,待聽到后面,才知道他是在作弄自己,急得快哭出來了,顧海棠也覺得有些過分,就替新巧說了幾句話,朗月軒便讓大家散了,不再提起這個茬。可是新巧卻對替自己解圍的顧海棠還是沒有絲毫好感,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

  下工后,顧海棠攔住朗月軒,請他以后不要在人前這樣回護自己,免得被人誤會,并問他為什么要給自己寫藏頭詩,朗月軒這才知道,兄長給自己的信里,竟然是一首藏頭詩,他忽覺心情低落,一言不發地驅車離開了。這時,陸凡真走來和顧海棠打招呼,兩人邊走邊聊,陸凡真看出了朗月軒對顧海棠的特別,稱這昆楊城里的名媛,論才情資質,只有她能配得上朗月軒,顧海棠卻有些害羞,不肯承認。

  第二天到了工坊后,顧海棠正在磨花漿的時候,朗月軒走了進來,他握住顧海棠的手,稱她的姿勢不對,要親自教她。這一幕立刻引得旁邊的女工全都悄悄看了過來,有幾個女工見了,嫉妒地直撇嘴,顧海棠囧得手腳都沒處放,朗月軒見狀,心中暗自得意,這才“好心”地放開了她。之后,顧海棠奉尚師傅之命,去倉庫拿花露的時候,又遇到了朗月軒,被他堵在了里面,朗月軒故意逗弄她,將她逼到墻角,用手去擦她涂到了唇外的胭脂,情形十分曖昧。而此時,龍莫婳恰巧來找朗月軒,見到了這一幕,心下暗恨。

網絡微評
? ?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