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少年第46集劇情介紹

 

  

  青舟的義演獲得了在場所有人衷心的贊賞,而趁著大家鼓掌叫好的時候,錢白鐵給了早已等在一旁的陸橫開槍的信號,而后青舟便被一槍擊倒在了舞臺之上。觀眾們都嚇得跑了,青舟最后只留了一句“死而無憾”,就倒頭暈了過去,而紅衣大哭著抱著哥哥的尸體,心中只覺得萬分無助,想要找兇手但也早已曲終散場。一旁的吳乾見了這番情形,似乎突然想起了一些關于紅衣的記憶,但錢白鐵拉著他轉身便走了。

  紅衣一行人向巡捕房報了案,探長聽了消息正覺得十分頭疼,讓李鹿去把事情全權交于乘風自己決定,自己不打算插手,就派了兩個巡捕去敷衍他們,急得瀟瀟動手就要打他們。平靜下來的紅衣表示只想先給哥哥辦后事,這才將沖突平息了下來。

  乘風因為之前沒有把有人要殺青舟的事告訴紅衣而非常自責,但他又不愿承認青舟的死和自己有關,于是只好獨自一人在酒樓買醉,夏奕見狀主動和他搭訕,說要和他交朋友,乘風見他是個有頭有臉的人,便也沒有拒絕,只是回頭又讓李鹿去打探對方的底細。

  從戲院回家的錢白鐵路過青舟曾經住過的房間,心里還是非常難過的,還言辭令色地讓呂思蒂吩咐下人以后不能動房里的東西,這讓呂思蒂覺得非常失落,她原本也是個芳華絕色的美人,而且下午又才剛私下見了夏奕,對方的一番花言巧語讓她非常動心。

  棚戶區的大家聽戲院老板提起當天錢白鐵請了好多人去聽戲,推斷青舟的死可能和他相關,而且乘風最近也奇奇怪怪的,所以大家都非常想念吳乾。

  吳乾回了教堂,將當天的事告訴了利福中,他親眼看著青舟死在了臺上,心里受的刺激非常大,又時時刻刻都在想起臺上抱著青舟大哭的紅衣的模樣,十分為她擔心,而紅衣也將哥哥的死歸咎于自己沒有阻止他去義演,她心里非常的難過與無助,也更加思念吳乾了。第二天一早,紅衣就來到了錢白鐵家中,質問他為何此次突然大發善心請人去聽青舟的戲,可錢白鐵看起來也是一臉的憔悴傷心,還答得滴水不漏。

  從錢宅出來的紅衣來到了巡捕房,恰巧從抱怨的李鹿口中聽說了乘風早就知道青舟要死的事,于是立馬找到乘風質問,可乘風卻把事情怪到了紅衣頭上,說如果她不拒絕自己,自己就不會袖手旁觀,而原本就非常自責的紅衣聽了這話也非常內疚地轉身離開了。

  古董傷朱老板上次聽了利福中說的事,推斷吳乾很可能和入地無聲有關系,于是便來到教堂找他,見他失憶了便騙他說自己可以找人幫他治療,但利福中及時趕來留下了吳乾,還趕走了朱老板,還仔細囑咐吳乾以后不要和人亂跑。

  博文之前在巡捕房沒有扛住嚴刑拷打,交代出了青舟義演的事,在聽說了青舟被殺之后,他和雨辰都非常的內疚,紛紛向紅衣道歉,但此時的紅衣已經沉浸在了喪失親人的悲痛之中無法自拔。瀟瀟擔心她一個人待著想不開,趕來家里安慰她,這才聽說了乘風早知道青舟會被刺殺的事,于是她回到新閘路,將事情告訴了大家,吳法天和大錘都覺得非常意外,也怕是個誤會。

  秦麒麟再次找到了乘風,提點他需要從此次的事情中學到道理,青舟死只是因為他是個下等人,而要干大事的人不能拘泥于兒女私情,讓他再去著手查軍火的事。于是乘風當天晚上便來到了紅衣家中,質問她為什么也和自己一樣出現在萬國酒店,警告她不要再參與軍火一案,但紅衣冷著臉將他關在了門外,而回到新閘路的他一樣也沒得什么好臉色,雖然有大錘攔著,憤怒的阿蛙還是在大街上就大聲地質問了他為什么見死不救,而他卻想不出回答,也不想去想。

網絡微評
六肖中特什么波色